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山西省 太原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有道博客魔方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列表加载中...
 
 
 
 
 
 
 
 

心灵悟语.超越自己(原)

2018-9-1 10:50:29 阅读12 评论4 12018/09 Sept1

    人活着,其实就是一次远行。

  遥远的路途,坎坷崎岖,难以预设,难以掌握,但风景依然,心依然;一路的奔波,尽管劳碌,难以寄托,难以言说,但旅途的感受却是独一无二。也许越走越累,也许越走越轻松,也许越走越无奈,可总得要走,不停的走,一直朝前走。

不怕陌路,不怕没有路,因为脚下就是路,路的前方也是路,可是却有回不去的路。

爱,不是一种心情,而是一种感情。时常会莫名的失落,那是因为心里有一座城堡,有一个美丽洁白的童话;时常会痴痴的发呆,那是因为心中有一方天空,有一抹绝版唯美的剪影;时常会静静的流泪,那是因为眼泪是一种呼唤,是一种撕心裂肺的震撼。

 

真情本无语,尽在不言。

  我们生命力相遇的彼此,是岁月里最诚恳的遇见,那刹那的悸动,尽情演绎,已成为习惯;彼此,是彼此心中的一杯清茶,那瞬间的融化,尽情流转,已化为眼泪;彼此,是彼此梦里永恒不变的主题,那刻骨的情怀,尽情澎湃,已凝成生命。

其实,明天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有的只是那份心的执著,心的坦然,心的相守。

梦想,其实就是孤独的旅行。尽管遥不可及,坎坷颠簸,只要有梦,脚步就会轻松;尽管几多嘲笑,几多质疑,只要有心,风雨就是洗礼;尽管遍体鳞伤,痛彻心扉,只要有爱,一切皆有可能。

  有梦想的岁月,是单调的也是斑斓的;有梦想的人生,是苦涩的也是甜蜜的;有梦想的生命,是自然的,更是精彩的,漂亮的。

抬起头,凝望的不是遥远的天际,而是自己的泪;闭上眼,聆听的不是熟悉的歌谣,

作者  | 2018-9-1 10:50:29 | 阅读(12) |评论(4) | 阅读全文>>

六一,回忆与向往(原)

2018-6-1 19:09:28 阅读49 评论9 12018/06 June1

六月的天总是很晴朗,万里无云,阳光炽热。

  今日亦如此,我走在街上,有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照,有明艳艳的花朵迎风笑,有稚嫩嫩的童声随花开。

“六一”儿童节,这个离我越来越远的日子却总会在这一天提醒我,让我用温柔的眼神凝视着那些小朋友的身影,无限感慨。

  前段时间,正逢“五四”,我给远在外地求学的女儿发红包,祝她节日快乐。

  女儿隔着手机屏问:你不过青年节吗?

  我一阵懵圈:我哪里还能过青年节?

  女儿说:过吧,难不成你过重阳节?

  我便忍不住笑了。我说:我可以过“三八”节,“五一”节,母亲节,还有七一节啊。

  昨天,儿童节前,我又给女儿发了小红包,依然祝她节日快乐。

  这下轮到女儿一脸懵圈:我都不是儿童了呀!

  我说:在妈妈面前,你永远是孩子,所以,你永远有儿童节!

  是的,做妈妈以来,总是越来越慈爱,忍不住絮絮叨叨,千叮咛万嘱咐,估计女儿的耳朵都磨出茧子了。分明已经是二十开外的大姑娘了,却总是有太多的不放心。扳着指头盘算女儿有多长时间没有微信或电话联系了,她在忙什么,想打扰却又不愿打扰,怕总在实验室忙碌的女儿断了搞科研的思路。而女儿,偏偏又是那种出的了门,放的下家的孩子,她一般很少主动打电话,反正觉着隔三差五地微信着,便没有必要事无巨细地和我汇报。也许,真的是我们越来越老了,便少了几分洒脱,多了不少婆婆妈妈。

  可是,我们在年轻的时候,不也一样不恋家吗,世界那么大,我们眼前的风景那么多,哪里能顾得上那么多儿女情长?

作者  | 2018-6-1 19:09:28 | 阅读(49) |评论(9) | 阅读全文>>

与生命相悦(原)

2018-4-16 19:22:24 阅读63 评论7 162018/04 Apr16

1.

虽然北国的春天很短暂,但毕竟是春天。尽管有春寒阵阵,依然挡不住草绿的姿态,花红的身影,依然挡不住燕子归来,柳枝摇曳。春天,毕竟是春天,鲜艳,明媚,空气中有蓬勃的力量。春天,不负诗人们热情的讴歌。“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红树青山日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

  想到了《论语》里那段著名的故事。某日,孔子让弟子们谈理想。于是大家七嘴八舌议了起来,有人称想管理一个外忧内患的国家,沧海横流尽显英雄本色。有人比较谦恭,说要管理一个方圆六七十里的国家便好,让国家风调雨顺,老百姓安居乐业。有人更加低调,说只希望做一个祭祀典礼上的司仪就好,端庄典雅唱圣歌传礼仪。老师对这些表述却都不置可否,径直点名说:曾点,谈谈你的理想啊。

  当时的曾点正在鼓瑟,一定是其神醉乎,其态雅乎。听到老师的问话,便铿然将瑟收住,说,我的理想没有同学们伟大呢。老师便说:没关系嘛,但说无妨。曾点于是说:“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段话说的是,暮春时分,穿上为春天新制的春衫,偕同五六个朋友,再带上六七个童子,到沂水边上,沐浴净心,迎着暖暖的春风,去舞雩台下,歌咏抒怀,然后,缓缓归来......

  《论语》的文字很简洁,没有铺排当时的气氛,也没有渲染曾点讲话的表情,但我猜想,曾点一定是微微地扬起脸,唇边笑意浮现,眼神清澈明亮,他的声音一定是平缓而温和的,一句句讲述着,春天的明媚风光便盛开在他的眼角眉梢。那种神往的表情,那份从容的姿态一定是非常动人的,连老师都被深深地感染了,说,我的理想,正和点相同啊!

作者  | 2018-4-16 19:22:24 | 阅读(63) |评论(7) | 阅读全文>>

乱弹.清明(原)

2018-4-5 21:29:08 阅读78 评论9 52018/04 Apr5

昨日的雪下了多久,我不知道。今晨起来,已是草木花朵上的积雪洁白地挂着,空气湿润,道路泥泞。春天的温暖星点不见,只有寒流阵阵,冷风扑面,俨然是冬天的延续。

  这个漫长而执拗的冬天,舍不得离开,舍不得让田野的庄稼早点耕种,舍不得让万物适时的生长,姹紫嫣红。莫非,就只为一年一度的清明来临,莫非,就是为祭扫的人们点缀一分悲凉?

  四月的阳光被多情的雪,捆在九天之外的银河,湿漉漉的空气弥漫着一丝伤感。雪打新枝,似在诉说一腔幽怨的呓语。

  踏着清晨的薄凉,我的脚步从往年的南向而转为东去。是的,随着市区的改造,公园的构建设想,父亲的骨灰已从小城的东南转向了东北——牛驼寨骨灰寄存处。他将在这个新建的新的环境里继续着天堂的日子,无论孤寂还是新鲜。

  那天,我们办理父亲的骨灰迁移时是一个三月的芳菲天。一帘春风,艳阳当空,戚戚天涯路。

  曾记,那年深秋。父亲在本不该离去的年龄溘然长逝,突如其来的悲哀如瞬间而至的倾盆大雨把心路堵得水泄不通。我们四个,还有未曾老去的母亲,一同送父亲远行。

  那个清晨,秋天的霜露浓重地结着厚厚的痂,我们抱着父亲的遗像,看着他永远定格在英年气盛的年龄,看着他嘴角漾过的一丝浅笑,看着他,明亮的眼睛,轮廓分明的脸庞,以及,还未来得及全部变白的灰发;我们抱着父亲的骨灰盒,感受着他的寸寸肌肤在一点点起皱,萎缩,感受着他曾经的体温在一点点地变成冰凉,感受着他曾经沸腾的血液在一点点凝固,然后,成为没有血色的苍白。我们就站在双塔陵园的台阶上,向着西方,一字的排开,以我们风华正茂的岁月写下了那份永远沉重的哀思。

作者  | 2018-4-5 21:29:08 | 阅读(78) |评论(9) | 阅读全文>>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原)

2018-4-4 18:10:46 阅读111 评论8 42018/04 Apr4

  

  正月初六,年味尚浓,窗外春雨未来,徒有阴云朵朵伴凉风习习。

  我们坐在一起,无论风尘仆仆,无论东西南北,无论脸颊铭刻着疲惫还是满足,无论鬓角是否又添一两朵霜花,无论我们是否渐渐的不胜酒力,我们必将相聚在一起,为这即将走过的“年”画上一笔。

  我们是从“幼儿园”陪伴长大的朋友,而这“幼儿园”是孩子们搭建的乐园,不过是短短的两三年,记录着孩子们的成长,最最纯真的少小时光,也记录着一份情缘的开始,最最忙碌却开心的时光。

  想起一句话: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初看这句话时,心中便无限温暖,多么美好的一句诺言,念着便会有一种明媚,柔软的心情。

  然而,时光何曾不老?从遥远的黄帝时期开始,经历了几千年的光阴,几代山河易主,万物枯荣,天地换颜,人生舞台,走过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可是,时光又何曾老去?我们不过是白驹过隙,沙中一粒,几万年,几亿年的光阴还在继续着未来,日月依然在轮转,万物依然在更生,每一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只是,时光不曾停滞,这世间总有人在老去,有人初生,有人成长。在时光的奔跑中,有些人渐行渐远,而真正能陪着你一路欢笑一路哭泣一路饱经沧桑不离不弃的,寥寥无几。

  就像我们彼此。

  也许我还是你眼中一袭紫衣飘飘一辆红色单车猎猎的傲慢女子;也许我还是你眼中对孩子毫不留情地责骂甚至动手的着急要赶去上班的凶悍母亲;也许我还是你眼中不多言语内敛沉静的“青衣”;也许我还是你眼中没有丝毫扭捏之气的爽快大

作者  | 2018-4-4 18:10:46 | 阅读(111) |评论(8) | 阅读全文>>

我和爸爸逛书店(原)

2018-3-23 17:27:44 阅读38 评论11 232018/03 Mar23

一辆旧火车,绿色的车身,冒着青烟,发动起来有那种“哐当哐当”的响声,这是旧影片还是旧记忆,被挖掘出来,满满都是怀旧的滋味。

  重要的是,我就坐在这样一辆老式的火车上,面对面的硬席,小小的茶几桌,还有,可以打开的窗户。 

    窗外是原野,典型的平原地貌,一望无际的绿,泛着青草的光泽,麦田,稻田,一垅一垅,整齐地画着方格。挽着裤腿的农民,头戴草帽,忙着插秧,天格外蓝,太阳格外地明亮,炊烟飞逝地飘过眼帘,应该还伴着若隐若现的歌声吧。——这景色像画布上的涂鸦,像胶片机转动出的定格,像内心深处难以抹去的一点点顽固的痕影,如今却怎么着也是奢侈吧。

  我和爸爸就这样面对面地坐在车厢里,靠窗,呆望着窗外。姐姐和妹妹在另一旁,她们早已笑成了花,——她们要去石家庄。买皮草还是逛街,抑或去体验另一个城市的新鲜,没错,足下的旅行,带着心里盘算的小愿望,这一路上便有叽叽喳喳的快乐。

  只是,我有点搞不清,作为邻省的省会城市,我们与石家庄之间,明明只是一个高铁的距离,个把小时而已,为什么这姐俩要坐这慢乎其慢的老火车呢?敢情是要怀念旧时光吗?

  那我和爸爸又是要去哪呢,不会也是坐着老火车体验从前慢的感觉吧!告诉你,其实我们只是陪她们一程,我们要去新华书店,华北地区最大的那个,就在轨枕伸向的远方。是的,它在高铁到不了的地方,在一个小小的城市,铁路下方的桥洞边左拐,两个十字口便是。毛主席的手写字“新华书店”横向铺开,在阳光下格外耀眼而夺目。好几层的高度,没有电梯,没有传送带,来买书读书的人着实体验着“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句话的含义。

作者  | 2018-3-23 17:27:44 | 阅读(38)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大寒.桃花开

2018-2-1 21:03:10 阅读78 评论9 12018/02 Feb1

N年以前,有一部电影,叫《大寒桃花开》,这片名真让我纳闷。大寒之中,应是梅花开放才对啊,何来的桃花,而且还能盛开?

  没错,大寒,是24个节气中的最后一个节气,正处于三九四九之时,寒流,霜冻,雪花,雾凇,冰柱,彻心彻骨的寒冷,一年中最最冰冷的季节。尤其是北国,那景致该是万物萧条,千里干涸,青山无色,绿水无息,少男少女,裹衣出行。

  林清玄在《煮雪》中有这样的句子: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只好回家慢慢煮来听......短短的文字,深藏着动人的故事。寒冬夜,炉火旁,把结成冰雪的话,煮成热气腾腾,煮成暖心暖意。真好!

是的,言语的情,有时太笨拙,太木讷,不如入壶煮一煮,虑去那些虚假的表白,沉淀那些默默的情怀,手里执箸,这箸或是月光下的琴弦,挑起一朵朵细碎的时光,或是枝头的几许红萼,刺绣着一段段美好的回忆,或是期待中即将飞来的新绿,搅动快要沸出壶的冲动,让情绪翻飞,再翻飞,然后化作涓涓情深。

  如果此时,有几枝梅,何其美妙!有怒放的朵,有含羞的蕊,有满满一室的疏影隐隐绰绰,有蔓延横生的暗香涌动。此时,那交流的眼神流转顾盼,那洁白的心绪,安然无尘。又或者,只一个人,对一枝梅,或沉静不语,或絮语叨叨,都很美,一壶的雪听得见你的心语,听得见你心灵里一股泉水的流动,你独自享受,独自清欢。

  大寒之后,在不久的日子后,就是立春了。虽然早春的风还似剪刀,虽然早春的寒流时时倒吹,虽然还有春寒料峭,但毕竟是春天,有了枝头的嫩芽,有了泥土的松动,有了鸟们嘤嘤的细语,有了河水潺潺的流动,所谓: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所以,大寒虽然是最冷的天,但,大寒之后,便是春天。

作者  | 2018-2-1 21:03:10 | 阅读(78) |评论(9) | 阅读全文>>

幸福在别人的眼睛里(原)

2018-1-8 9:21:04 阅读60 评论9 82018/01 Jan8

那天,晴朗,冬日里的艳阳高照着。我从一条曾经熟悉的街道穿过,宽阔,喧闹,早已没了往日的宁静。

  但是,我看见这都市里依然有闹中取静的人,比如坐在马路边博弈者,两个人对弈,三四个人指指点点。比如不远处的小情侣旁若无人地依偎着,男生正喂女生烤红薯吃。他们看上去都是眼里只有自己的人,我只做着自己乐意的事,一切都与他人无关。我看见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从容而发自内心,在我的眼里,至少,那一刻,他们应该感觉到自己是幸福的。

  漫漫人生,烦恼无数,小孩子们有着学习和上各种培训班的烦恼,青年人有着就业、婚恋的烦恼,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腰板都快驼了,老年人觉得该享清福了,有时也依然逃不过家庭问题、财产问题,甚至也有一些黄昏恋者的烦忧,唉,这一生,真是不如意者十有八九啊。所以,先贤们说,把心静下来,什么也不去想,就没有烦恼了。先贤的话,如同那个木瓜“咕咚”落水的故事,一声闷响之后,烦恼又涟漪一般的重新荡漾,而且层出不穷。

  大多数人对幸福和烦恼的理解是,幸福总围绕着别人,而烦恼总追随着自己。差学生以为能考高分便是幸福的事,学霸却却永远觉得自己离完美还有一点点,而这一点点也衍生成他们永无止境的烦恼;穷人觉得有钱一定是幸福的事,能够周游世界,能够宝马香车,美人在旁,可是有钱人呐,也许还耽想着“劈柴,喂马”的幸福生活。结果呢,有烦恼的人依旧难消烦恼,不幸福的人依然觉得幸福遥遥。

  烦恼,永远是寻找幸福的人命中的劫数。

  寻找幸福的人,大抵来说,有这样两类。他们好比在爬山,一类人气喘吁吁,穷尽一生去攀登,认为“无限风光在险峰”,

作者  | 2018-1-8 9:21:04 | 阅读(60) |评论(9) | 阅读全文>>

夜无语(原)

2018-1-4 10:37:46 阅读55 评论6 42018/01 Jan4

 

夜,安静下来,一朵一朵的云,藏在暮色里。一分一分的寂静,开在灯光下。

  不想说话,白天被高分贝的噪音烦扰了许久,午觉的梦里,复又被某种紧张攫取着,窒息,困顿,然后是一声叹息。

母亲住院了,一向要强,精悍,不能忍受种种约束的老人心绪不宁。而我们偏偏又不称手,除了理解的偏差,更兼手脚的笨拙。结果,苦叹儿女众多,知音难求,彼此都很心累。

  于是,会想,等我们老了,又是怎一番情景?独生子女的家庭,鲜有这么多儿女身边承欢吧,飞速发展的社会,我们与他们的距离,怕是以幂的方程式拉开吧,年轻的他们奔波在压力山大的路上,能奢侈多少光阴与我们作伴呢?

我们必将孤独的老去,褪去年轻时的朝气,迎来霜花满头的年华,面对那些安静的岁月。窗外芭蕉云作幢,梦采芙蓉隔一江。

  我们必将经历盛大的喧嚣最终平复成寂寞的流光,灯前一觉江南梦,惆怅起来山月斜。

  所以,我们必当学会平静的面对一切,不抱怨,不奢望,不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所以,我们必当学会欣赏安静的时光,即使屋外风声雨声,亦能将它化作快意的从容。斟残玉瀣行穿竹,卷罢黄庭卧看山 。

  所以,我们必当赋予自己丰厚的内心,纵使裹足于狭小的蜗居,亦能与青山绿水对话,与春花秋月共欢。风送水声来枕畔,月移山影到窗前。

  ......

夜无语,我独自在手机上写下这一行行汉字。

  好吧,不再多言,安静的睡觉。

  晚安!

作者  | 2018-1-4 10:37:46 | 阅读(55) |评论(6) | 阅读全文>>

天地悠悠,孤独来去(原)

2018-1-4 10:28:31 阅读72 评论16 42018/01 Jan4

还记得那个秋日的雨天,空气里湿漉漉的氤氲着清冷。我们去省美术馆参观迎十九大书画展,无意中踏进了吴为山雕塑馆。吴教授的系列著名的雕塑作品恢宏大气地陈列在馆内。《孔子》、《问道》、《庄子》、《鲁迅》、《弘一法师》、《齐白石》、《徐悲鸿》等等,那些作品透过冰冷的雕石,凿刻着分明的棱角,散发着深邃的思想。

  这些走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先贤们或坦荡潇洒,或清矍高标,或恣肆随性,或肃穆凝神。凝视这每一件雕塑作品,那一刻,我几乎能感受到每一尊人物都是冷峻的,每一个灵魂都是孤独的来去者。

  是的,它们体现着艺术的至境--孤独。

  其实,独孤的又何止是艺术。我们每个人都会孤独,只是程度深浅不一,有的人偶尔孤独,有的人孤独一生。我们在自己的啼哭声中来,在别人的哀哭声中去,两种不同的哭声之间,就是我们孤独的旅程。

  如果用一种颜色表示孤独,我想,它应该是黑色吧。漆然的黑,幽深的黑,浓郁的黑,所向披靡,吸走所有的光亮,化五彩为单调,将斑斓的世界无情地吞噬成沉重的虚无。人,就是那虚无中的一点,不知来路,不知去向。

  极致的黑是有硬度的,比如,煤。煤是曾经鲜活于大地的蓬勃植物,在无声无光的地底下沉息了千万年而化作晶体。煤是孤独的集大成者,它在孤独里诞生,有在孤独里轮回,化身为一缕缕青烟。

  煤的性格让我想到路遥笔下的孙少平,沉默,执著,内敛,倔强,吮吸过风霜雨露,历经过酸甜苦辣,走在沧桑的人生路途,终将土埋水淹,结束轰轰烈烈,兀自滋生孤独。

  孤独不是孤单。

还有影子相伴,固然是孤单

作者  | 2018-1-4 10:28:31 | 阅读(72) |评论(16) | 阅读全文>>

心的季节(原)

2017-12-17 18:14:45 阅读102 评论7 172017/12 Dec17

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悄悄飘,不知不觉间,撒落在城市的每个角落。这是今冬的第一场雪,带着对新年的祝福,带着季节里盛开的心情,带着已经渐渐走远的童话故事。可是,它还是来了,在越来越吝啬的景致里,姗姗地来,却又很快地,把白色的土地化作泥泞,化作片雪不留。

是啊,城市的雪,已然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川流的汽车,地表下面热乎乎的供暖管道,清洁车勤快而忙碌的撒盐,环卫工人们忙不停歇的清扫,仅仅一天,街面已无雪的踪迹,树梢亦无雪的悬挂,或者,只有偏僻的接壤着乡村的地方,或是小区里背向阳光的被忽略的小角落,还隐隐地泛着白色,但它们是那样的稀薄,堆不起一个单薄的小雪人,它们又是那样地漂浮着灰灰的尘土,不足以还原一小块银白的世界。

  如此静谧的雪天,缓缓流淌的音乐环绕于耳际,轻轻飘至心灵深处,在这样宁静的时刻,容易让人拾起一些细碎的心情,内心的一角被隐隐地牵引着,思绪蔓延舒展......

  想起女儿小的时候,我给她讲过的一个故事《雪孩子》:

  村庄里住着小姑娘和她的奶奶,冬天来了,下起了雪花。小姑娘在自己的门前堆了一个大大的雪孩子,黑色的大眼睛,翘翘的红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巴,漂亮极了,小姑娘把自己心爱的他们小红帽给雪孩子戴上,把漂亮的围巾围在雪孩子的脖子上,她们在一起快乐地玩耍。正是半晌时分,小姑娘的奶奶去集市买东西,小姑娘累了美酒回小木屋去睡觉,雪孩子眯着眼在院里打盹。不小心,小姑娘踢翻了屋里照明的小油灯,小油灯燃着了帷幔,然后,火,由一星两点渐渐地蔓延开来,烟雾飘出了小木屋,呛着了雪孩子,雪孩子叫着小姑娘的名字,小姑娘却听不到,仍然酣睡

作者  | 2017-12-17 18:14:45 | 阅读(102) |评论(7) | 阅读全文>>

心的季节(原)

2017-12-17 18:10:01 阅读28 评论0 172017/12 Dec17

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悄悄飘,不知不觉间,撒落在城市的每个角落。这是今冬的第一场雪,带着对新年的祝福,带着季节里盛开的心情,带着已经渐渐走远的童话故事。可是,它还是来了,在越来越吝啬的景致里,姗姗地来,却又很快地,把白色的土地化作泥泞,化作片雪不留。

是啊,城市的雪,已然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川流的汽车,地表下面热乎乎的供暖管道,清洁车勤快而忙碌的撒盐,环卫工人们忙不停歇的清扫,仅仅一天,街面已无雪的踪迹,树梢亦无雪的悬挂,或者,只有偏僻的接壤着乡村的地方,或是小区里背向阳光的被忽略的小角落,还隐隐地泛着白色,但它们是那样的稀薄,堆不起一个单薄的小雪人,它们又是那样地漂浮着灰灰的尘土,不足以还原一小块银白的世界。

  如此静谧的雪天,缓缓流淌的音乐环绕于耳际,轻轻飘至心灵深处,在这样宁静的时刻,容易让人拾起一些细碎的心情,内心的一角被隐隐地牵引着,思绪蔓延舒展......

  想起女儿小的时候,我给她讲过的一个故事《雪孩子》:

  村庄里住着小姑娘和她的奶奶,冬天来了,下起了雪花。小姑娘在自己的门前堆了一个大大的雪孩子,黑色的大眼睛,翘翘的红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巴,漂亮极了,小姑娘把自己心爱的他们小红帽给雪孩子戴上,把漂亮的围巾围在雪孩子的脖子上,她们在一起快乐地玩耍。正是半晌时分,小姑娘的奶奶去集市买东西,小姑娘累了美酒回小木屋去睡觉,雪孩子眯着眼在院里打盹。不小心,小姑娘踢翻了屋里照明的小油灯,小油灯燃着了帷幔,然后,火,由一星两点渐渐地蔓延开来,烟雾飘出了小木屋,呛着了雪孩子,雪孩子叫着小姑娘的名字,小姑娘却听不到,仍然酣睡

作者  | 2017-12-17 18:10:01 | 阅读(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天地悠悠,孤独来去(原)

2017-11-30 19:09:19 阅读61 评论11 302017/11 Nov30

 

 1.

 还记得那个秋日的雨天,空气里湿漉漉的氤氲着清冷。我们去省美术馆参观迎十九大书画展,无意中踏进了吴为山雕塑馆。吴教授的系列著名的雕塑作品恢宏大气地陈列在馆内。《孔子》、《问道》、《庄子》、《鲁迅》、《弘一法师》、《齐白石》、《徐悲鸿》等等,那些作品透过冰冷的雕石,凿刻着分明的棱角,散发着深邃的思想。

这些走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先贤们或坦荡潇洒,或清矍高标,或恣肆随性,或肃穆凝神。凝视这每一件雕塑作品,那一刻,我几乎能感受到每一尊人物都是冷峻的,每一个灵魂都是孤独的来去者。

是的,它们体现着艺术的至境--孤独。

2.

其实,独孤的又何止是艺术。我们每个人都会孤独,只是程度深浅不一,有的人偶尔孤独,有的人孤独一生。我们在自己的啼哭声中来,在别人的哀哭声中去,两种不同的哭声之间,就是我们孤独的旅程。

如果用一种颜色表示孤独,我想,它应该是黑色吧。漆然的黑,幽深的黑,浓郁的黑,所向披靡,吸走所有的光亮,化五彩为单调,将斑斓的世界无情地吞噬成沉重的虚无。人,就是那虚无中的一点,不知来路,不知去向。

极致的黑是有硬度的,比如,煤。煤是曾经鲜活于大地的蓬勃植物,在无声无光的地底下沉息了千万年而化作晶体。煤是孤独的集大成者,它在孤独里诞生,有在孤独里轮回,化身为一缕缕青烟。

 煤的性格让我想到路遥笔下的孙少平,沉默,执著,内敛,倔强,吮吸过风霜雨露,历经过酸甜苦辣,走在沧桑的人生路途,终将土埋水淹,结束轰轰烈烈,兀自滋生孤独。

3.

作者  | 2017-11-30 19:09:19 | 阅读(61) |评论(11) | 阅读全文>>

路过.忆

2017-11-11 17:31:13 阅读55 评论11 112017/11 Nov11

1.

车子从北向南飞驰。我靠窗而坐。

心里盘算过种种,比如列车,剧场,高校,比如医院,人群,白大褂,比如婴儿,没有什么排列组合的规律,就那样在眼中放电影般的穿梭。也许思维本不需要逻辑,又也许,潜在中有环环相扣的齿轮连接着。

车子在飞驰。我靠窗发呆。

只那么几分钟,哦,不,几秒钟,我惊讶这一片熟悉的风景已渐渐向着车窗外的两边迅速地后退。

树,真绿。沿街铺开,十里,更长。

回忆打着卷,漫天飞舞。

曾经,灰白。桥还只是横亘在河面的水泥墩,尘土,飞扬。

2.

我推开窗,鼻子里灌满琐细的沙粒,屋内一片土黄色蔓延。我站在未封闭的阳台,树木零落而枯凋。一条小径蜿蜒伸展,篱笆,庄稼,一块块方形的菜地。玉米,豆角,茄子,西红柿,爬满藤架。

我站在小贩前买菜,很爽气地挑选着自己的所需,没有学会讨价还价。我牵着她的手,任她挑选着一枚枚彩色的发夹,任她的眼睛流连在一件灰色的棉服上。很廉价,却很实用,我们叫它“灰姑娘大衣”。

车子飞驰,绕弯弯曲曲的砸道,上桥,东行。身后的桥,在满满的河水上彩虹一般卧着。

曾经,干涸的河床飘满风筝。我们在追逐,飞机,蜻蜓,蝴蝶,每年都有新朋友。线,长长缠绕,收缩,像一颗好奇的心,自由放飞后,又收回。

曾经,坝堰,斜坡30度,我们一路翻滚。雪,真厚,我们行走,留下拖拉机般的脚印,笑声,那么清亮,那么欢快,那么,把长长尾音撒在岁月的年轮中。

校园,已被耸立入眼的新教学楼挡住。小学生们手拉手穿过马路,小黄帽醒目地移动着,一如当年的她,和她的同学们。

作者  | 2017-11-11 17:31:13 | 阅读(55) |评论(11) | 阅读全文>>

一天(原)

2017-10-23 19:04:06 阅读72 评论11 232017/10 Oct23

  1.

  嗨,你好!我站在门口的玄关处,向她打招呼。

  她向我微笑。有些惺忪的眼神,一件青花瓷图案的旗袍裙,青蓝色中间或有米白色,看上去沉静而清爽。她刚刚新做了头发,短至肩膀。或许,这个年龄该收敛锋芒了,不宜那高高的马尾张扬个性。

  我也是这样想的,觉得这样刚刚好,虽然发尾毛躁了点,但毕竟毛躁的还不至于飞扬跋扈。

  这是早晨8:40分。一个有些无精打采的周末,天空阴暗却无雨,红日不见却滞闷,早秋无风少凉意,残夏仍留热浪情。

  我们入座。我为她沏茶,色泽清丽而口味清香的菊花茶,一朵朵黄色的菊花盛开着,几粒红色的枸杞任性的翻飞,打开了一天的时光。

  我们先聊些不咸不淡的话,永远说不清的家务事,费人琢磨的渐行渐远的亲情,不成理由不合常理又不可选择的无奈,心中些许疼痛,却也不那么重要了。我们本就生活在一个无可奈何的世界,何必为无可奈何的事伤神。

  不如写字吧。继续我们的抄书工作。小楷,毛笔,自由体,不为附庸风雅的临摹,只为内心一份充实,只为,把那些曾经爱过的书重新在墨迹间展读。

  抄的是《人间词话》的附录2,被王国维引来做典举例的诗句。抄了十阕王鹏运和冯延巳的《鹊踏枝》词,哎呀,这半塘老人洋洋洒洒一挥笔,费我抄了好一阵,直感到腰酸手困还没进入自由书写的状态,看来,写字抄书这事不仅是功夫活,也是技术活。

  话说半塘老人的这十阕和词,虽也不乏“似雪杨花吹又散,东风无力将春限”,“蜡烛有心灯解语。泪尽焦唇,此恨消沉否。坐对东风怜弱

作者  | 2017-10-23 19:04:06 | 阅读(72)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