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山西省 太原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有道博客魔方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列表加载中...
 
 
 
 
 
 
 
 

私语.一隅(原)

2017-8-23 10:21:36 阅读13 评论7 232017/08 Aug23

  岁月忽而老了,光阴的屋檐下,多了一份静谧,安静中可以听到花开的声音,可以听到窗外的鸟鸣,也可以听清自己内心的声音。

  夏天的画布,色彩越来越浓了,有绿染诗心,也有色彩斑斓的花色,唯独少了一份清淡,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那绿的清亮的叶子,一样美得让人心动,那盛放的花朵依然美得惊心。

  生命的色调本来就该丰富多彩,浓也好,淡也罢,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日子。

  清晨的阳光细细碎碎的,掩映着窗外的蔷薇,越发显得明媚,寻常安暖的日子,走走停停,忙忙碌碌中,有着一份踏实安稳。

  岁月的枝头依旧是繁花盛开,只是,时光用一份宁静,将夏的门楣注满了诗的韵脚,爱着这样的光阴,不惊不扰,淡淡的喜,浅浅的爱,心若懂,最是怡人。

  端坐在季节的门楣,看远山如黛,花染诗海。岁月,终是将时光的经卷折叠成一朵沉香,越发喜欢那些沉淀下来的美,有了亲情的陪伴,友情的温暖,还有爱情的芬芳,香染心海。

  时光的素笺上,总有一种暖挂满了你我记忆的老墙,最长的情总是平淡,最深的念总是无声,那些刻骨的疏离的,在曲曲折折光阴的巷口,透过斑驳的阳光,泛着光泽,即便山长水阔,也从未远离。

  越来越喜欢一种慢生活,看一朵云悠悠飘过,淡淡映入眼帘,在花树的间隙里去收集阳光,在一盏茶的清淡中,听小荷素素开,用带露水的诗句,轻描老去的时光,只一低眉,风中便带来花草的清香,慢下来,总能遇到相通的灵魂,寻一份沉淀后的安稳。

  

  一辈子很快,转眼便白雪便覆了春花,将一些纠结的人和事,月白风清的放下,将爱与慈悲,交给岁月来供养,光阴回廊处,依然能走出最美的步调。

作者  | 2017-8-23 10:21:36 | 阅读(13) |评论(7) | 阅读全文>>

念君在远方——致Z君

2017-8-3 11:06:01 阅读41 评论16 32017/08 Aug3

是哪一缕风

            吹开记忆的门

            往事 在风中徘徊

            年轻的校园 年轻的白杨

            年轻的我们

            洒下汗水 孵开一朵花

            留下灿烂 写下一行诗

            那些泪水还没有干

            那明亮的眼神还在

            那些梦想还垂挂着紫色的流苏

            系在青春的树梢

            你说 青春正好

            我说 霞光正艳

            那一刻 窗外的白云便笑出了声

是哪一怀温情

            荡开时光之桨

            昨天 在雨中轻颤

            河湾的一道曲径是夏日阡陌的蔷薇

            默默地诉说着心语 

            又 悄悄地呢喃 

            悄悄地 打量光阴

            你远道归来

            携花田万亩的芬芳

            你旋转裙裾

            采南国甜蜜的湿润

作者  | 2017-8-3 11:06:01 | 阅读(41) |评论(16) | 阅读全文>>

感悟生命(原)

2017-7-15 18:30:59 阅读38 评论10 152017/07 July15

有时候,会自嘲,偶尔也会狂妄的在心里嘲笑别人,说的最多的也许是:别自以为是,其实,没那么重要,也许什么都不是。

  很多时候,人们在正常渴望被重视、被尊重、被认可之外,总是不自觉地希望或者认为自己很重要,不可或缺,无可替代,于是在自己编织的梦幻世界里上蹿下跳,欢呼雀跃,可等到某一天遍体鳞伤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可有可无,以至于可以忽略不计,而后退却让步,承认那轻若鸿毛的躯体只是天地一沙鸥,于是学着让一颗野心、不甘之心趋于平和,最后成了一颗平常心。

  这样的历程有人经历的时间长,有人则短,又或许与人的悟性有关,达到了,是一种飞跃,也是一种成熟,更是思想的质变,体会到得越早就会越早地避让狂妄和天真,让心灵回归常态而不是总是悬浮于自己编织的梦幻空间,也只有触地的幸福才会真实。

  尽管如此,仍很怀念那些有些狂妄的年少轻狂的日子。那份自以为是的自我重要感会给人一份傲气,而这傲气也会让人一次次抬起高贵的头颅伴着高贵的自尊行走于世,毫不妥协,也有一份自诩的自信并蒂而生。它令人傲视群雄,俯瞰众生,那是一种舍我其谁,唯我独尊的英雄霸气。若是一个改写历史、扭转乾坤的人,必少不了这份气魄,因为他们确实很重要,尽管打开历史的画卷,他们只不过是蝼蚁,如今早已荒草满冢,可是在某一时刻,他们确实很重要。

  然而,诸如此类人物是多么的凤毛麟角啊,多数都如你我般皆为凡夫俗子, 所以,心里时刻告诫自己:其实,没那么重要。或许这样想着,就会放下很多,淡然许多,而不会执着于斯,更不会痴念于谁,也就不会有莫名的心灵束缚。

  曾经,生活中有这样的

作者  | 2017-7-15 18:30:59 | 阅读(38)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匆匆那年(原)

2017-7-8 19:16:31 阅读38 评论8 82017/07 July8

1.【关于写作此文】

  平时,我极少刷微信,手机上网时也多半看看戏曲,书法,抑或诗词类的美文美图,绝少去看心灵鸡汤,也绝少去转发流行的内容,比如形势分析,拉赞助票,求医保健等等,偶尔加个群也只是为了信息传递的方便,不干我的事一向疏于理会,虽然间或也去群里溜达,但也只是潜水而已,绝不冒泡。

  某天,看着手机的提示灯明晃晃地亮着,随手一滑,就进去了。是个初中的同学群,一位昔日的老同学晒了两张照片,是同学和同学的,并没有我,但还是有些思绪的勾连,便忍不住冒了个小水泡,这水泡冒过后,便有了一点想回忆点什么的冲动。

  然而,毕竟走过了青春年华,毕竟走过了那情绪澎湃的岁月,一连几天,竟写不出丁点文字。也许,是那段光阴已然走远了,不复能惹我回忆满怀,也许,是一份感情疏远了,已不复让我再有青春里的留恋。我对自己说。

  好像又不是这样,几十年的时光,的确让我心里蓦然的惊悚,原来岁月已经这么久;可照片上的同学我却还认得,笑靥一如当年的明媚青涩,他们的名字熠熠闪光地定格在某个时空,原来记忆可以这样深。他们,连同着那个曾经熟悉的校园、班级,以及青春里的碎片一时间撒了一地,俯身,拾起的却是一串莫名的温馨。

  那时,我们是十四五岁的少男少女,我们在小学的校园逗留了太久,我们相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开启了近70人的崭新岁月。那段岁月太短,仅仅一年。这一年,我们为备战中考而来,我们短暂的相识是为了今后彼此更高更远的飞翔。

  2.【关于学校】

  我们的新学校是市里的一所老学校,光看校名就知道它成立的时间是很早的。

作者  | 2017-7-8 19:16:31 | 阅读(38) |评论(8) | 阅读全文>>

夏日小记(原)

2017-7-8 19:08:30 阅读16 评论4 82017/07 July8

傍晚,去妈妈家。

路堵的慌,车子悠悠,穿过人流,穿过车海,穿过夏日里的燥热,足以让人在焦灼中黯淡了心情,在昏昏欲睡中无聊了心事。

淡淡的岁月,寂静的时光,在夕阳下细数流年。那些经年的况味,此时淡若清风。

我该庆幸自己是个云清风淡的人吗,才能做到不乱于心,不困于情,拂去心上的灰暗,像一株小草,吸纳大自然赐予的清新,独自芬芳。我该庆幸自己是一个执著诚挚的人吗,才能做到于安寂中展一张素笺,将所有的失落,挫折,困惑装入一方砚台,研墨成诗,独自吟唱,独自翩跹。

其实,我也许并不能完全读懂那平仄后的含义,但这又何妨?因为我不是诗人,我只是一朵陌上自由行走的花。

落霞的嫣红醉了天边,星月跳动,鸟儿归巢。儿时记忆里的田园风光--瓜果飘香,蛙声一片,月下小径,都只是遥远的回忆了。霓虹灯闪烁着,汽车的马达声笃笃着,街边的小吃香香着,或者,这也是我未来某一天的回忆,觉得亦是一种淳朴。

妈妈在那个屋里独自看着婆婆妈妈的肥皂剧,我在另间屋里凌乱地翻一本夏承焘审定的《韦庄词校注》,心还停留在“香灯半卷流苏帐”的迷乱中,谛听“弦上黄莺语”。读书的年华梦幻般浮现,竟让我生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的感慨。

明月星空下,最宜沏一壶茶,享受这慢时光,慢生活。慢慢的把一壶茶喝到无味,无色,看一枚枚茶叶从卷曲到舒展,在水的浸润中从容走完自己的一生。在一壶清茶中,把细碎的日子经营的有声有色,慢慢领悟从容的禅意。

夜色开始浓郁了。万家灯火明媚着城市,喧闹着夜晚。夜风渐有了凉意,随机听一曲《车站》,或者《河流》,或者《浪迹天涯三长载》,刷刷微信,写一点小感想,想念着远方的女儿。

作者  | 2017-7-8 19:08:30 | 阅读(16) |评论(4) | 阅读全文>>

烟火人生(原)

2017-5-27 11:32:46 阅读49 评论11 272017/05 May27

  暮春的一天,雨潇潇。天空灰暗着,仿佛窒息着许多还没说出口的话。

  中午,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并没有撑伞,雨,淋不湿身体,却在漫不经心地撩拨。突然,就有一种很清爽的感觉。

  这样的天最好,不必狼狈逃窜,不用烦躁忧雨,走着,保持风度,走着,感受雨滴,走着,心生清凉,走着,不慌,不忙。

  回到家,听得他正在和一个朋友通话,询问另一个朋友的情况。好久不见,他隐隐觉得什么,果然,走了。

  还未到夕阳晚景,也还不至病入膏肓,性情开朗,不见抑郁暗生。婚姻破碎,日日放纵酗酒,家中父母尚在,白发人送黑发人,怎样的无奈与绝望。

  从前,觉得这样的消息离我们远而又远。我们在年轻的时代,蓬勃,昂扬,充满生机,那些生离死别,只是文学的剧情,与己无关。

  后来,便也在不该承受的年龄体会亲人的远离,父亲走了,匆忙的人生,来不及享受,来不及两鬓皆霜,来不及颐养天年。

  再后来,身边的同学,朋友也有间或离去的,每每听到,还是那样盛时年华,还是那样亲切熟悉,心中不免唏嘘无限。不懂这世界,不懂这人生,不懂这崎岖长路上,总有人,在最好的年华被光阴舍弃。

图片

  日子,曾在仰俯之间,留下一份向往和欣喜,如果存在便是一种幸福,那么所有的过程,都是找寻幸福的过程,生命,便会因此而美好。

  所以,我们更当珍爱生命,珍惜生活,把自己放在一片梦的土地上,有向往,有寄托,有浓浓的情怀滋养。比如,你可以是大妈舞中的一员,比如,你可以是引吭高歌的一族,比如,你可以吟风弄月的一个,比如,你可以是莳花种草的一位。

作者  | 2017-5-27 11:32:46 | 阅读(49)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梦想,孤独的旅行

2017-5-14 22:45:54 阅读32 评论7 142017/05 May14

  

  有时候,喜欢一首歌,没有原因,只是喜欢;有时候,痴迷一份执著,没有借口,只是痴迷;有时候,沉醉一份念想,没有奢望,只是沉醉。

  星光下,舞动自己,和风一起徜徉;舞台上,唱响自己,和心一起飞翔;岁月里,穿越前进路,从容走过人生路。

  人生是一条路,有泥泞,有坦途,有鲜花,有荆棘,努力前行才能走得更远;人生是一盏茶,人便是哪水中茶叶,有起有伏,茶叶落定,茶香四溢;人生是一本书,书里春生、夏来、秋至、冬去皆有,书里喜怒哀乐悲俱全;人生是一次战斗,要得到胜利不仅要有力量和勇敢,还要有智慧和坚强;人生是一片宁静的湖水,偶尔泛起阵阵涟漪;人生是一缕阳光,照亮每一寸土地。

  生活是精彩的;人生是美丽的;快乐是无限的。

  体会人生,回味无穷。

  人生犹如一杯咖啡,苦中带涩。

  生活途中有苦也有乐,与其让生活从苦中度过,还不如让生活从快乐中度过。

  咖啡是苦的,从中我们可以多加点糖,可以加牛奶。但是人生呢?人生会不会如咖啡那样多加点糖多加点牛奶,便可以不苦了。人生是靠自己度过的,是苦是乐不是由一点糖一点牛奶便能解决的,而是由自己解决的。

  遥远的路途,坎坷崎岖,难以预设,难以掌握,但风景依然,心依然;一路的奔波,尽管劳碌,难以寄托,难以言说,可不再重来,也回不到最初;许是越走越累,许是越走越轻松,许是越走越无奈,可总得要走,不停的走,一直朝前走。

  不怕陌路,不怕没有路,其实脚下就是路,路的旁边也是路。

  

作者  | 2017-5-14 22:45:54 | 阅读(32) |评论(7) | 阅读全文>>

经典.传承(原)

2017-4-18 19:22:13 阅读45 评论7 182017/04 Apr18

  三八节时戏曲频道播放浙百小花们的《五女拜寿》,尽管不是原生代奉上的盛宴,但在开幕前还是有一点小期待。话说,就算原生代的花儿们能够聚齐,也早已过了最风华正茂的年龄,历经沧桑后,她们恐怕已失去了最初青涩的味道吧。

  提起《五女拜寿》,资深的戏迷们一定不会陌生,她出品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成就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

  当时,一群20左右的女孩子们,来自于各个县剧团,经过层层选拔,汇聚杭州,培训,组团,赴港演出,然后是迅速地火遍大江南北。

  原以为赴港演出的任务完成后,这临时组建的演出团也就该散了,各回各的县剧团去,但省里领导觉得这样一分八散的真是太可惜,于是乎,破例的成立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省里给了最优秀的编剧、导演、作曲、配乐人才扶持着这个年轻的剧团,一时间,同名戏曲片获奖,何赛飞董柯娣摘得长影“百花奖”,茅威涛摘得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榜首,风头可谓一时无二。

  其实,我也没看过浙百原生代的舞台版《五女拜寿》,看到的已是更适合银幕表现的电影版。讲真,花儿们真漂亮,虽然大多挂着婴儿肥,但满满的胶原蛋白,嫩生生的能掐出水来。这个戏最大的特点是热闹,双双对对多,俊男靓女多,唱腔流派多,舞台幕布新,故事内容新,衣饰面孔新,大家热热闹闹的簇拥在台上,老爷老夫人,女儿姑爷们,丫鬟家丁们,你有唱腔,我有表演,真符合剧团的名字“小百花”。

  几年前,央视戏曲台也播放过这出戏,那时我恰在妈妈那里值夜,便陪老人看了全本,大约是团庆20周年是的演出吧。已经在影视圈风生水起的何赛飞,漂洋过海的何英、方雪雯,相夫教子的吴海丽都

作者  | 2017-4-18 19:22:13 | 阅读(45) |评论(7) | 阅读全文>>

清明.雨(原)

2017-4-4 17:25:14 阅读60 评论15 42017/04 Apr4

 

昨日,艳阳高照,暖风千里。

  踏满枝的花朵,为父亲扫墓。

  一份永恒的怀念,被埋在心底,很长;

  一些尘封的往事,被藏在昨日,很远;

  一种无言的离殇,被扎根在岁月,很痛。

  我破例地没有和父亲唠叨许多,要说的话,我已经在梦里和他说过。

  尽管,他来我梦里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少,但每一次仍是清晰的。

  每一次,都会如同那些个曾经花开满枝的夜一样,我们安静地坐下来,说很多的话。

  这些话,从来没有被分隔在两个世界,也从来没有,陌生。

  他说,你们要安好,宽厚待人,真诚做人,不要什么高官厚爵,却要内心满满当当。

  他说,岁月很短,必得珍惜生命中的点滴。

  他说,下雨的时候,要记得关窗。累了,便不要逞能,要学会示弱。

  他说,天很大,但属于自己的世界,其实很小......

  我们的每一次谈话都会被最终的分别而中断,都会被似梦非梦的困扰而惊醒,都会被一阵阵惊悸而丢失。

  我最终很清醒地站在岸边,看一丛丛芦苇摇曳过心事,看一朵朵苇花淹没回忆。

  我最终很冷静地醒在夜里,听远去的日子迈着渐渐远去的足音,躲在流年的幕后。

  我最终很惊讶自己已少了泪水,任凭心中无限伤怀,却只化作越来越生涩的笔下表达。

  想来,是分别的日子太久了吧。

  昨日,没有雨。

  似乎是风干了的点滴,干裂地挂在枝头,经不起摇曳,经不起吹拂。

作者  | 2017-4-4 17:25:14 | 阅读(60) |评论(15) | 阅读全文>>

小小的风,很美

2017-4-1 17:37:20 阅读77 评论9 12017/04 Apr1

【某年,某日,汀的文字,贴在此,一行回忆的足迹...】

小小的风,很美

  这个冬天很冷。我很肯定。 

  一直一直飘着雪花,可惜是我没有心情去欣赏。

  很多人都问过我:你是不是雪天出生的?可能是吧,听说雪天出生的孩子是寒冷的,她们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取暖。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出生的那年偏偏是雪选择了它,而阳光却放开了它?于是,我期待,一场三月的雪的降临,而,现在,天气已经很暖了...

  我翻开记忆,零星的,散乱的,没有时间、地点、背景,只有人物。



  他说,我要勇敢,去面对一切,他不能陪我了。

  但现在,我依然还是老样子,遇到麻烦的事情就想躲开。

  所以,我很早的时候想过,将来,我想住在海边的渔村里。暖暖的阳光,岸边的浪花。一把竹椅,一杯热咖啡。还有只小狗,小狗的名字我都想好了,我要让它成为最幸福的小狗。Mr.right,坐在对面和我聊天,我们静静的听着老式的唱片,就好像泛着雪花的记忆,美美的陪着我。听你讲好多的故事,从我们相遇开始。我想在那里躲避开所有的悲剧。

   但是,那天我去到真正的渔村,那里却是个不幸福的地方。那里只有简易的竹棚,潮湿的竹制家具,掉在两棵树之间吊床沾满了雨水。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可以避雨的屋檐,只有伤悲。它们不是我要找到的小美丽。它们不是可以收留我的地方。

  好像是世界欺骗了我,或许,就是现实与理想的梦幻。我不能抱怨什么。

  她说,我不能太懒了,生活不能太零乱。

作者  | 2017-4-1 17:37:20 | 阅读(77) |评论(9) | 阅读全文>>

聊寄家乡一枝春(原)

2017-3-31 20:30:17 阅读20 评论2 312017/03 Mar31

  打从前两日起,桃花就打了朵,等一场风凛冽的来过,今晨便飒飒的开了。

  真好,春天的消息透过花枝,暖融融的传递着,天气如此明媚,让人的心也忍不住痒痒了起来。

  今年的桃花,比去年早开了三天。

  去年,我压根没有注意到桃枝上的蓓蕾,直到先生拍了楼下盛开着的桃花照片传给千里之外的我,才恍然觉得春天来得正是时候。那照片拍摄的时间是3月20日。

  去年的此时,我已经安身于大东北的沈阳,一个小客栈里。

  原想着东北的寒流会让残冬苟延残喘很长一段时间,结果,一下飞机却是超乎想象的暖,虽然,桃花还未开。一路辗转着乘坐机场大巴,再打车,到预定的客栈安顿,居然也花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到楼下对面的小饭馆吃饭时,阳光正热烈地烘烤着远道而来的我们,我记住了那个我刚刚落脚于陌生的土地上的小餐馆,叫永芳。

  等待汀考试的时间,在东大的校园里来回的走着,看刘长春体育馆的双翼在坚实地沉默着,看草坪间冒出的新绿,坐在金诚信桥不远处的长廊,空对着不曾涌放的喷泉,独自出神的想过去,想远方。有着迷离,更有着坚定。因为,我相信春天已经来......

作者  | 2017-3-31 20:30:17 | 阅读(20) |评论(2) | 阅读全文>>

都要和春住(原)

2017-3-31 20:22:03 阅读48 评论9 312017/03 Mar31

  仰头,一树桃花,已灿烂地挂在枝头。在春绿尚未蔓延的院中,冷艳着,独自美丽着。

  春色还未满园,但已关不住这蠢蠢欲动的春意。 

  是谁说过:“人读桃花,桃花读人,字里字外,都是明媚。”

  天空晴朗,烟入云天。读着“二月春风似剪刀”,“春风又绿江南岸”,心里一半明媚,一半落寞。

  想象那些美好的景致,总是活在臆想之中,隔着天青色的烟雨,隔着诗意里的朦朦胧胧,恍惚了记忆。

  有天,在手机上又看《江南好人》的视频,心随着那伞,那歌,那丝竹声声,一起悄悄地飘着:“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的雨巷,自古以来,淋湿了无数文人墨客颗敏感的心,洇浸着无数女人心中那缕迷濛却又伤感的情。

  是雨巷的身影,还是那把有着印花的油纸伞?是敲响青石板的高跟鞋孤独的私语,还是那份擦肩而过的缘分?枝头香絮凌乱了多年,暮帆点点,却不是那归人的身影。那个忧伤的女子,是不是走着走着就丢失在了岁月的缝隙,让世人为之着迷并流连在笔尖、素稿;寂寞的丁香,撑开了雨季的緾绵,一把小花伞,就那么寂寂的演绎着情长。

  水墨江南,梦里飘摇,如轻柳翠竹,如羞涩的低眉,在烟雨缥缈里兀自染韵。

  竹笛吹醒了江南,笙歌伴醉了相思。在那样一个爱的流年,是谁徘徊多年,寻找着思念的残影?是谁,在江南云水深处,一个人,独行。采一枝桃花,不知送给谁。临街情更怯,只好偷偷的弃在长亭,只等有缘人,看见那一枝曼妙,两眼一亮,欣喜地捧在掌心。

 

作者  | 2017-3-31 20:22:03 | 阅读(48) |评论(9) | 阅读全文>>

生活琐记.起名(原)

2017-3-15 20:04:46 阅读36 评论3 152017/03 Mar15

  有天,一位相识很久的朋友突然打来电话说,她侄儿生了孩子,是个女儿,让她帮着起个名。她思来想去,觉得她认识的朋友中我还算个有才情的人,便寻思着让我帮帮忙。

  我还真是愣了一会,受宠若惊还是自愧不如,说不清。因为我还真没给人起过名字。包括女儿的名字,之前我们虽然也商量了许多,但都是她爸说了算,诗意也好,重名率低也好,反正功过都不在我名下。而这位朋友又吃斋念佛的,我真不知她会不会有什么讲究。

  没错,起名如今成了学问,乳名倒也没什么,起得贱一点也无妨,可是学名,就得有模有样,能登的了大雅之堂。一段时间,起名字的学问被渲染得甚是了得,有人专门卖这样的书,什么天格、地格、人格,说的这名字如同力主沉浮一样,主宰着一生的命运。我不知道现在年轻的爸爸妈妈们怎样给孩子起名,反正我的弟弟妹妹的孩子的名字,据说可是找深谙起名学问的人算了来的。

  所以,这档子事,还真是难为我。

  从我们家的兄弟姐妹的名字看,可真是流俗的不可以再流俗了,既没有体现书香之气的诗意情怀,也没有济世情怀,隐世情节,完全像是随便捡来的,一溜的顺口而已,而且乳名也是大名,只有我是顺了姐姐排下来的。据说我那颇有学问的祖父还给我们改过名,想让纪念大庆精神叫成什么“三老”“四严”,哎呀,这脑洞大开的叫法也是没谁了。

  其实,我倒蛮喜欢琼瑶阿姨笔下的人物的名字,女生的名字一水的轻盈柔美,有着大家闺秀的端庄,也有小家碧玉的灵动,有时让你我见犹怜,有时又有孤傲标世的飘逸。我最早读到的她的小说是不太有名的《浪花》,女主叫秦雨秋,一个诗性与温柔并存的画家,名字里

作者  | 2017-3-15 20:04:46 | 阅读(36) |评论(3) | 阅读全文>>

书店.小猫(原)

2017-3-14 16:59:26 阅读43 评论5 142017/03 Mar14

 

 1.

  自从养了猫咪,不觉已二余载。

  无意成了猫奴,在微信订阅号里查看最多的便是猫事,猫趣,猫闻。

  羡慕那些把猫奉为主子的铲屎官们,把爱心凝于小动物,既有暖心,亦有凄凉。这里面有多少细微深入的敏慧之心,又有那么丁点不为人所知的寂寞。因为,当所有的爱在转换,不知心灵的阴翳是否还罩着一丝无奈?

  羡慕那些国外的猫,有专门的收养机构,体检,看病,绝育,喂食,被招领。然后,过上幸福的日子。

  之前看到一则题为“高校之猫”的图文集锦,列举了国内一些知名大学的猫咪们,它们多半是被师生们志愿随意地豢养着,不是单独地属于谁。它们自由地出入于校园以及校园的图书馆、教室、实验室、考场,或在课桌上认真听讲,或在考场上威风地监考,或蜷伏于某个同学的书包内鼾声大作,或自由出没于学生宿舍,或慵懒地躺在草坪上晒太阳,那神情,一个个真是惬意极了。于是,禁不住会想,理想的瞄生或者大抵如此吧,有人疼着爱着还能自由散漫着。

  也看过国外的猫奴们晒的秀猫图,海上旅行,沙漠探险,抑或那些喜欢做超市、咖啡馆、美容厅的猫们,一脸的懵逼,一脸的生无可恋样。只是,我们的生活中绝少把它们供养在这些比较高端的场所,多半是一些小饭馆,黑乎乎的地上一团,喵喵地叫着,脏兮兮的样,疑似从某个地方流浪进来,引得顾客烦,店员们更烦,有时还会操起扫帚,一划拉赶出去。

  2.

  某天,也是因了某些事的耽搁,中午便没有回家。吃过午饭,看着时间尚早,想着该溜达溜达消化一下,便信步走到了离单位不远的古籍书店。

作者  | 2017-3-14 16:59:26 | 阅读(43) |评论(5) | 阅读全文>>

桃花诗里赏桃花(原)

2017-3-3 18:25:48 阅读127 评论16 32017/03 Mar3

  1.

  二月刚刚走过,三月里的天便明显的回暖了不少。要问这二月里什么最火,一定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飘逸的神仙,玄幻的仙境,愣是掰扯的震惊四海八荒的轮回爱情,着实让追剧的嫩粉们在虐恋中爱着恨着,随着人物几万万年的生活着。

  我自然已经早过了追剧的年龄,虽然免不了底气不足地弱弱说声还在追着茅越,可毕竟,比起年轻的时光,的的确确是理智了许多。较之于这些因网络小说而走红的电视剧,知者多却看者少,或者说,我宁愿追纸质的书。不过,依了这活色生香的书名,我还是有一集没一集地看了些许。

  三生三世的爱,我不敢轻信,那得有多大的修为方能拥有,我只为看那十里桃花。

  没错,十里桃花真美,一片粉红,几多灿然,溪流涌动,花瓣纷纷,青山,石桥,木屋,仙洞,还有白衣青衫的男男女女,养眼。

  折颜的桃花醉就在这里酿出吧,一壶一壶,采天地之精华,集桃花之芳香,会青溪之甘醇,凝仙人之慧心,炼人间之深情。醉人。

  看这十里桃林美景,最让人陶醉的不是那隔了屏的桃花醉,而是那隔了年代的桃花诗,纵是烟尘阻隔,纵是相距遥远,仍然美着。

  2.

  小时候,最早入耳的是白居易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拾阶而上的山林,青绿中桃花探出头来,你会欣喜这春的绵延,这桃的姗姗眷眷的情怀,一山的树都活了,冷寂沉着的古寺都有了生机。不过是寻常的文字,不过是自然的写实,却让人看到山林中的桃花,不染纤尘地开着,点缀着一片空灵的世界。难怪白居易还无限深情的吟咏:“村南无限桃花发,唯我多情独自来”。

作者  | 2017-3-3 18:25:48 | 阅读(127) |评论(1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