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留守的痛(原)  

2008-11-21 10:57:24|  分类: 吟赏烟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守儿童

                                                    张绍民

          他们的父亲可能叫广州也可能叫上海

          他们的妈妈可能叫深圳也可能叫北京

          家中挤不下几座城市

          留下来的孩子

          变得像老人一样又静又慢

          孩子无法让村庄快乐起来

          只有父母在饭碗里

          在城市飞奔

          孩子成了父母的陌生人

          父母成了孩子的陌生人

 

          某个时候

          父母可能从电话中

          溜进孩子的耳朵

          童年的目光

          看不到耳朵里的妈妈爸爸

          童年唯一的玩具叫做孤独

        

          父母把孤独扔给孩子

          孤独被迫静静地长大

          童年的孤独叫做一

          无论怎么也不能把一数到二

 

  翻开我的日记本,看到了以前摘下来的这首诗,有一种沉重而凝滞的感觉,我的身边少有这样的留守儿童,但我们一样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存在,毕竟,他们已经是一个单薄的群体,载着很沉重的负担和无奈的现实。也许,我的人性中还残存着所谓“文人”的悲悯情怀吧,我忽然涌上一阵心痛。

  仿佛触及心中那根叫做忧郁的弦,触摸到灵魂深处的无依,我感到了那种孤独的颜色,——应该是铅一样的灰色吧。灰色的迷茫中的等待是遥远的相望,白色的空洞中满眼绿色已成为身后的风景。平淡中渐渐有被伤口舔舐着的裂痕在蔓延,一丝冬日的冷风中只有眼泪在飞。

  对父母的记忆已这般遥远,遥远成一个个陌生的城市,有着陌生的味道,陌生的气息,陌生的容颜。票根被撕成碎片在空中飞舞着,也许不久,它就成了一片片破碎的回忆。

  孤独。那真是一个个留守儿童独一无二的玩具,也是童年的精神伴侣。

  其实,当心灵横亘在陌生的网中时,孤独,也不只是留守儿童的专利,只是,这种伤痕,须得体验过寂寞的人才能感知。

  喜欢这首诗的后半部,让我看到那种形单影只的过去,那种在沉默与倔强中长大的小树。始终有一种冷色,清峻而凛冽,淡漠中有一种遗世独立的傲岸。这冷色,源自岁月,源自年幼时对世界的认同。

  我慢慢地合上笔记本,让一种情绪入诗,让一种味道久萦我心。

  用不着多加述评,情感的认同强过任何语言。

  也许,这才叫做“诗”。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