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柳絮.春风.人断肠—观越剧《陆游与唐琬·题诗壁》有感(原)  

2008-06-21 10:34:31|  分类: 美文长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雨过后,一阵轻风,柳絮在湿润的空气里舞蹈着,春色中飞舞几片残红;薄雾飘过,夕阳微斜,枝条间垂下无情丝绦。三三两两的游人,优哉悠哉的弈客,黄昏里,太阳被镀上浓重的橘色,惨淡的光辉映红了断肠人的相思。

沈园,一个记录着千古绝唱的地方,一个有情人相聚又永别的地方。

浪迹天涯三长载,暮春又入沈园来,输与杨柳双燕子,书剑飘零独自回。曾经的海誓山盟,曾经的长相厮守,曾经的琴瑟相和,在这风中的沈园清晰地闪过,渐渐地走远,留下的是负剑长歌,是一怀愁绪,是眉间唇边的隐隐的痛。

这是爱情的痛,这是婚姻的痛,这是生命的痛。痛中只有含泪的目,哽在喉间的语言,如杜鹃啼血,惊醒黎明的梦;痛中只有咽泪妆欢,藏在青丝里的希冀,如秋天的落叶,铺三千丈深渊。

骤然相逢的瞬间,时间的手翻过笑语盈盈的昨天。——沈园踏春,那莺声燕语里长满爱情的花朵。一串脚印,一行缠绵的诗句,一曲相谐的恋歌。

沈园的柳,你该记得那些个被温馨溢满的黄昏吧,——书房绣春,那窃窃私语里缀满飘飞的云朵;一个眼神,一份默契的传递,一点相通的灵犀。窗前的红烛,你该为这人间至情流泪吧,——红楼藏春,那轻捻慢拢的琴弦里分明已是幽怨声声。一曲琴音,一缕伤情,一夜情话,一朝无奈的相别,——深巷的杏花,你该记得镌刻这伤心人的痛楚吧!

为什么红楼一别蓬山远,为什么重托锦书讯不回,为什么情天难补鸾镜碎,为什么寒风总打雪中梅?人间多少情,总在无奈中,有多少疑惑在心头,有多少忧虑难排遣,是情,是礼,是义,是爱……似这般难理头绪,是这般催人老去。

爱亦苦,恨亦难,心似浮萍自飘零。思也苦,忘也难,柳絮沾泥总伤怀。一曲《钗头凤》,两心相唱和,心更痛,魂似游,梦里秋千总被雨打风吹去。

春日的梦曾被纤纤素手描绘,而今,只一杯苦酒在心头。无情的是他,还是她?有意的是柳,还是杏?飞絮蒙蒙的春天,二月杏花著枝头的春天,为什么爱情的树上挂满长长的珠泪?是苦意的相逢,是生命的诀别,是埋葬爱情的挽歌?为什么人间有爱,天地无情?这是命运的骞弄,还是上苍的安排,难道这一切都是错?错,错。错!

一曲《题诗壁》,千古爱情绝唱。让我唏嘘,让我不忍,让我欲语泪先流。——因为这泪,已被血融化,已被情揉碎,已被心灵之火吞咽。每一次,看这样的精品剧目,我都会长长的吁嘘,静静中回味这写真之美,这诗意之美,这静默之美。

——这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为我们奉献的《陆游与唐琬·题诗壁》这是年轻的茅威涛为我们演绎的爱情悲歌。它不是街头俚曲,它不是案上陈香,它突破了以往越剧表现人物的程式,为新越剧的发展做出了大胆的尝试,它是一曲悠扬之音,一阕人间雅调。它集昆曲的高雅,京剧的大气,话剧的凝重为一体,越剧的婉约;它超越了传统越剧的单调唱腔,呆板的表演方式而引领越剧,赋予它了深刻的内容。

——这是茅威涛和小百花团探索二十年来迈向的艺术高峰,何其艰难,何其辛酸。它承载了一个女子为越剧的苦苦守望,它记录着一个个梦想开花的过程。

其实,享誉海内外的茅威涛无须这样辛苦,她只要在越剧的故纸堆里找一些陈戏,长袍加身,凤冠霞帔,就可以吸引戏迷们的眼球,赚足他们的泪水,守住自己不可动摇的地位。然而个性的茅威涛注定是一个不满现状的探索者,更是一个思想者。她不惜折断翅膀去迎接风浪,只为了更高的飞翔,她不惜像蝴蝶一样忍受痛苦破茧而出,却只为七天的生命历程。

相信越剧会记住《陆游与唐琬》,相信我们重新感受这柳絮春风人断肠的悲哀时不仅仅是获得艺术审美上的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