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钥匙(原)  

2008-06-22 11:56:06|  分类: 世情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口气爬上四楼,扣了门环的手却犹豫了起来,惴惴的,心里就有些不安。虽然已经在电话里告诉妈妈我会在今天下午过来,但我仍然不能理直气壮地去敲门。

  每一次,都是这样,站在自己母亲的家门口却不敢敲门。我总是要在门外沉默许久,才敢缓缓地举起手。

  我知道,老妈在家中午睡。自父亲走后的日子,确切地说,是自从弟弟一家和老妈分开过以后,她就总是孤单地一人独守在屋中。

  家庭,总是有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一言难尽。妹妹就在隔壁的学校上班,中午也常回来,但现在,已是她上班的时间。

  我终于还是举起了手,轻轻地敲门,没有声响。于是,叩门声一声高过一声,甚至,有邻居探出头了,我便惶恐起来,仿佛一个走错门的贼,心底不免空虚着,像是在朝着一个无底的深渊一直坠着,坠着......

  为什么,自己的家,竟这样让我战战兢兢?

  我在自己的包里乱翻起来,有金属碰撞的声音。那是我随身的一串钥匙,有自己家门的,有单位的,有各个抽屉的,等等,但却没有一把娘家的钥匙。

  娘家的钥匙,我曾经有过,在做姑娘的岁月里,我也曾肆意地将它随身带着,让它发出在我看来是很温暖的声音,如佩环丁冬;我也曾毫不犹豫地冲上四楼,哗啦啦抖出钥匙,像主人一样地打开门,把鞋随便地丢在地板上,惬意地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

  可是,自从我结束了闺阁时代,娘家的钥匙就不再属于我。

  记得很清楚,结婚后不久,妈妈就和我说:把家门的钥匙留在家中吧,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家。我怔怔地,说不出一句话来。在妈妈看来,从来如此,嫁出去的姑娘,就是别人的了。以致于父亲离去的三年后,妈妈就告诉我们说,三年已过,扫墓就是儿子的事了,你们已经分别是苏家、杨家和金家的了。但令我当时不解的是,姐姐当时已婚多年,却仍然可以保留着娘家的钥匙,而我,却这么快地,成了娘家的“客人”。当然,姐姐最终也成了“客人”。

  我从此不像姐姐很勤快地回家。我一直告诉自己,我和姐姐不一样,姐姐从小身体弱,需要母亲的庇护,及时在添了小宝宝后,也得一家人驻扎进娘家。我不行,也许在我的字典里,没有溺爱,没有懦弱,没有撒娇,没有小鸟依人,我只有依靠自己,自强兼自立。

  我知道我不应该像怨妇一样抱怨生活,只是,每一次来妈妈这里,我总是把握不好时间,来得太早,又恐惊了妈妈的梦,来得太晚,又不能多陪妈妈,因为我须得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回家为我上初中的女儿烧饭。有时,我就想,如果有一把娘家的钥匙,我就可以悄悄地打开门,静坐在母亲身边,等她慢慢地醒来,我就可以不这样一声高过一声地敲门,惊醒了邻居,却叫不醒妈妈,甚至有时不得不站在门外,用手机给家中打电话,等妈妈揉着惺忪的眼来给我开门。

  可是,我终究没有娘家的钥匙。渐渐地,我竟有些习惯了,不再那样地渴望那把钥匙。

  但我却会不止一次地对我自己说,将来,无论我的女儿栖息在哪一片天空,我始终会给她留一把家中的钥匙,告诉她,随时回来,随时开门。妈妈的家永远是你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