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那些年,那条路,那些人和事......(原)  

2008-10-18 10:06:22|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北方的秋天,忽然变得很温暖,太阳竟有些热辣辣的感觉,秋衣加外套已觉得有细密的汗珠悄悄爬上额头。

  走在通往某专业报社的路上,心情不错。女儿的勤奋学习终于在最近的月考中换得了不错的成绩,这对一个母亲来讲,真是比吃了蜜糖还甜蜜。

  然后,便觉得走过的路也分外亲切,就算是擦肩而过的人流,仿佛也带着善意的笑容。

  想起上次来这里,竟是将近一年前。如今这条路更胜去年的热闹繁华,马路的两边已被林立的高楼挤兑得没有一片多余的空地,综合商场,手机大卖场,沿街的各种便民小店铺,还有站在街口不停地向行人散发宣传单的推销员,加上喇叭里不时传来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叫卖声,真是有一种小县城般的嘈杂的感觉。

  我走在路上,忽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这已经不是我当年几乎天天走的那条路。

  当年,我在这条马路往南的3公里以外的一家工厂上班。这条路是唯一的通道。

  每天,班车载着我从这里走过,我常常倚着窗注视着这条马路。窄窄的路面,稀疏的绿树,大片大片的田野,随着汽车奔驰而飞扬的尘土,一家挨一家的重型工厂。

  其实,追溯起来,认识这条路应该是在我小学的五年级吧。那时,班上转来一位女同学,和大家不熟悉,竟和我这个一向内向的人交上了朋友。一个星期日,她带我去她以前待过的住地看望老邻居,老朋友。只我们两个孩子,好像也是换了几次车,从这条路直向南去。

  儿时的记忆里,路是那样漫长,到站后还需走好一阵才能到达,我们在她曾住过的筒子楼里出来进去,到楼下的田野里肆意地放歌,和她以前的同学一起打扑克......一直住在城市中心的我虽然不乏有回乡下老家的经历,但和同学单独出门,却是第一次,真是有说不出的新奇。中午我们在她的邻居家吃了饭,玩足了,天擦黑时才回家。

    大约近30年后,我又偶尔遇到了这位同学,当年胖乎乎的同学已变得憔悴瘦弱,有着超出了这个年龄的疲惫,——完全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而我,已经是同学眼中的“白白胖胖”者。谈及那次“疯狂”,老同学已愕然得完全没有记忆,但却证实了我说的地名,甚至街名,和她不会忘记的筒子楼,寒暄之余直佩服我的记忆。其实,我知道,那一次出游对我触动很大,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和同学结伴去那么远的地方,更是第一次看到更为朴实的邻里之情。多年以后,回想自己的人生之路,我对心灵中鲜有的经历总是铭记在心,很多时日都不曾忘记。

  我们工厂所在的位置,似乎还是比较繁华的,如果那是一个小镇,我们正处在镇子的中心。但这小镇是古朴的,不加雕琢的,不远处有学校,国营商店,新华书店,电影院等。中午吃过午饭我常常会独自一人在附近转悠,为了操近路,我总是踏过一条沟面上架着的摇摇晃晃的小木桥,走过坑坑洼洼的土地,穿过一排排平房,看着每户人家飘出的袅袅炊烟,甚至,还嗅着时远时近的菜肴的味道,听着一些窗口飘出来的收音机里的音乐声,内心总是有一种特别亲切而温暖的感觉。

  记得我也会偶尔在中午的时间独自去看电影,下午迟到后会谎称去附近看同学了,因为我一向文静老实,坐在办公室几乎可以不挪窝地看“家”,老主任也甚是放心,会在班上时间偷偷出去打麻将,所以从来不曾怀疑过我的谎言。有些时候,我也会故伎重演地说谎说下午家中有事,然后不等下班的时候坐班车,而是不怕麻烦地换乘3次公共汽车提前回家。

  想起自己在分配工作时不知好歹地和学校闹腾,放弃了去学校的机会,而偏偏选择了这家地远人稀的工厂,只是想离家远些,而真正踏入社会,才感到两眼茫茫,恋家的感觉悄悄一寸寸滋长,才懂得,最温暖的地方还是家,最亲的人还是父母和兄弟姐妹。

  日后我竟在这条路上奔波了5年,这大约是一种缘分的密切吧。虽然,我后来住在了工厂的单身宿舍,但依然总把心放在了家里。

  不由地,那些年的那些人和事就会像影片一样在我脑中叠现——

  在车上和哈工大毕业的一位老科长交流时下敏感的话题,包括国际国内的新闻等等,因为我当时完全不像一些女孩子只注重打扮或者热衷于织毛衣,而是喜欢看《参考消息》《体育报》《半月谈》,所以老大学生们就算没事也爱到办公室和我一起聊聊;当然,班车更是一幅流动的画面,我的耳边也会传进一些年轻的母亲在彼此交流带孩子的经验,有时还穿插着她们孩子的哭笑声,打闹声;甚至,我也会目不转睛地欣赏“美女”——两朵“厂花”,一个姓尹,一个姓陈,尹姓女子苍白瘦削,瓜子脸,丹凤眼,盘在脑后的发髻显然一副新婚燕尔的甜蜜,而和尹同龄的陈姑娘却是健康而黝黑的皮肤,大眼睛黑白分明,楚楚动人,当时还待自闺阁,两个美女惺惺相惜,常手牵手地站在一起,像是盛开的白玫瑰和黑玫瑰占据了车上的风光。这两位美女都在车间,所以我这厂部办公室的“小秘书”从来没和她们搭讪过。——只是,现在想起欣赏美女的感觉真是好养眼哦。

  5年后,开始现实的我不得不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尽管那时工厂还不萧条,我们单位还是盈利大户,尽管我心中已经培养起这片土地的深深依恋之情,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算是苍天照顾我,在市里最后一批公务员考试中,我过关斩将拿到了一个小机关的通行证,那时很难符合年龄、工龄、性别、专业的具体条件。(之后市里公务员的考试就冻结了好几年,等解冻时,我已经超了年龄)

  我办好调动手续即将离开时,正是八月的一天,厂部办公室为我饯行。想到日后将离开工作了整整5年的工厂,我不由百感交集,忍不住多饮了几杯,当时就被爱好交响乐却从不饮酒的厂长耿耿地说,早知这小姑娘如此善饮,一定不放她走,把她留在经营科跑业务。我当时暗自庆幸,厂长也算是我我们班车上的车友,中午不回家,有时有客饭也会偶尔招呼我一块去,开厂务会加班了(我作记录)也会和他一块由小车队的汽车送回家。但是无论面对多么重要的客户,我都极尽淑女本色,滴酒不沾,所以在大家的印象里,我是极内敛也非能言善饮的女子,也因了这种“不露真容”的平淡个性吧,结果厂长很顺利地放我一马。

  宴后,我又趁着酒兴,骑车带一位栗姓女友一同去她家,一路上同事不停地问我骑车带人安全否,是否喝多了酒,我当时已经和所有的醉者一样,四肢虽不灵活,但脑子异常清醒,我拍着胸脯很豪气地说,一点都没事的,放心。结果就已到了她家的门口,酒胆包天的我没看到马路的路沿,径直往过冲,立时车倒人歪,恍然中我完全酒醒,很机灵地跳了下来,而女同事却被我摔倒在地破了膝盖....后来,我再没有见过这位朋友,不知她心里是否还记得我留给她的这份特别的“分别纪念”。

  ......

  关于这里的记忆总是黑白而清晰的,像贴在岁月墙壁上的老照片,透着一种光阴流转的沧桑。

  而今,我转过身,远离了这条喧嚣浮华的路,它渐渐地又复原了旧时的模样,成为我记忆中的那条路——

  灰色的天幕下,狭窄却空旷的马路,不很茂密却很苍老的古树诗意地立在马路两边,大片的田野上生长着多种茂盛的植物,浓重的乡野气息让人心醉,一家挨一家的大中型企业,风中伫立的教堂,在黄昏时都被夕阳镀上了沉静中不乏热烈的橘红色,一切都那样静谧,一切都那样古朴,一切都那样透着淡淡的诗情......

    现在,工厂破产了,人员散了,马路也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了,只有那座教堂在保护公民宗教信仰的政策下,像一位历尽沧桑的老人一样还孤独地立在风中,却显得和周围的环境是那样的不和谐。

    光阴里的故事已变成了碎片,零零落落地撒满一地。

    我可以留住记忆,却再也回不到过去。

    唉,那些年,那条路,那些人和事......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