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棋诗.棋事.棋韵(一)(原)  

2009-11-26 17:05:47|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生喜欢围棋已是多年,且有相当的业余段位,但常常因为玩得太疯,耽误了许多“正事”。比如,深造,升官,或博一些虚名。

  年轻的时候,我也曾不停地数落他,偶尔一阵,他也会痛下决心,金盆洗手罢玩多日,但最终总会故伎重演,难收玩心。只是会很“理智”地想起来回家睡觉。终于明白,我还不是标准的“悍妇”,没有能力把他训导成一名哲学家,只好由他去了。

  其实,我也并不反感围棋。比起麻将桌上的赌博,男人们的纵酒寻欢,围棋真是风雅的很呐。而且,历来文人与围棋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先生不嗜烟酒,喜诗好赋,执教讲台,多少也算一个“酸腐文人”,文人喜棋,大约也是情理之中吧。

  只想说说宋朝文人与棋。宋朝是一个特殊的朝代,断裂的两代,飘摇的江山,但却有着文化的峰起峰落,宋朝的文人总是很幸运,可以倚江而叹,一吐心中块垒,大约因为宋朝的皇帝多半儒雅好文吧。瓦舍构栏、茶楼酒肆、蹴鞠棋会,处处谱写着宋朝文化的繁荣。其实宋太宗本人就是一个围棋高手,能亲创棋事。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之,那些当政或欲参政的文人势必投皇帝所好,用心揣摩围棋。围棋当时已被列为标志文人修为的四艺之一。宋代文人的围棋活动可以概括为:下棋,观棋,论棋三个方面。

  【下棋】围棋小世界大宇宙的精神已经融入到宋代文人的血液里,他们以独立的人格在围棋的小世界和社会的大世界中进行思考,用围棋把自己与社会隔离,又用围棋把社会和自己连接。在他们看来,棋局俨然是一种浓缩的人生,痴迷于围棋正是痴迷着人生。

  欧阳修、黄庭坚、王安石为代表的棋士把下棋作为一种休闲方式,在繁重的工作外排遣着时光,品味着人生。

  欧阳修与围棋的情缘贯穿着他的一生,从他晚年的《六一居士传》中就可见一斑:“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题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他的《六一诗话》《归田录》中就记载了不少棋坛韵事。他曾写过一首约好友下棋的诗:“竹树日已滋,轩窗渐幽兴。人闲与事远,鸟语知境静。春光霭欲事,山色寒当映。独收万虑心,于此一枰竞。”(新开棋轩呈元珍表臣)在这首诗中,我们看到了心情平静,沉浸在方寸之间棋枰上的欧阳修,竹树,轩窗,鸟语,闲人,棋局,加上迷蒙而醉人的春光山色,真是绝好的一幅对弈图。

  身为苏门四弟子中老大的黄庭坚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围棋迷,他曾写过《棋经诀》,这么高水平的著作可不是一般棋迷能写出来的。黄庭坚还有一首不错的棋诗这样写道:“偶无公事客休时,席上谈兵较两棋。心似蛛丝游碧落,身如蜩甲化枯枝。湘东一目诚甘死,天下中分尚可持。谁为吾徒犹爱日,参横月落不曾知。”(《弈棋一首呈任公渐》)看看这首诗是不是很有趣,酣战棋中,不觉光阴游走,诗人略显劣势,大棋只有一眼,难以成活,诗人正在殚精竭虑地寻找妙招,以期挽回局势。

  《冷斋夜话》记载了北宋另一位文学家同时也是卓越的政治家的王安石的与棋有关的故事:一次王安石与薛昂下棋赌梅花诗,结果第一局王安石输了,随即作出一首梅花诗,第二句薛昂输了,却支支吾吾作不出一句来,王安石急了,便替薛作一首。后来薛去金陵做官,有人便这样讽刺他:好笑当年薛乞儿,荆公座上赌新诗。而今又向江东去,奉劝先生莫下棋。一时传为笑谈。王安石也有过两首有名的棋诗,我们也不妨在此一读:“莫将戏事扰真情,且可随缘道我赢。战罢两奁收黑白,一枰何处有亏成。”(《棋》)“北风吹人不可出,清坐且可与君棋。明朝投局亦未晚,从此亦复不吟诗。”(《对棋呈道原》)诗中自是透着风林儒雅,自由潇洒之态。

  当然说到棋中的潇洒之态当推的还是苏东坡,他可以算作是以棋养身的代表人物,他们爱在棋中思考,参悟棋理,参悟人生,从而求得精神上的超脱和升华。

  大名鼎鼎的苏东坡大约可以算作一个棋迷,但棋艺大约差强人意,因为他下棋总是输多胜少,这就养成了他胜败坦然的心态,而此种心态亦从反面影响着东坡的棋风。可以说,苏东坡最可贵的是把棋趣和禅意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把围棋的阴阳宇宙观和自然的胸怀融会贯通,形成了他的宇宙情怀和超然心态。这种精神大约与日本的超一流棋手武宫正树和大竹英雄追求棋形的美而不计输赢的心态貌似相似。于清幽之地,优哉游哉地行走于棋盘。心境一片空明。这就是苏子的围棋,也惟有东坡,能把围棋下得如同人生般通透。苏轼有这样一 首调侃的小诗:“一杯连坐两髯棋,数片深红入座飞。十分潋滟君休赤,且看桃花好面皮。”(《春日与闲山居士小饮》)调侃与超然的味道俱现,劝朋友不要为输棋懊恼的同时,看落红乱飞,品酒赏花的乐趣跃然纸上。

  说到棋诗,不能不说到永嘉四灵之一的南宋文人赵师秀,他的那篇非常著名的诗《约客》是多少年来谈到围棋必说的话题:“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诗中描述了诗人在一个清幽的落雨的夜等待友人如约前来下棋的悠闲之态,清静淡雅,空灵绝妙。赵师秀对于围棋的领悟,可谓得其灵气,周围环境的秀灵之美,主人公闲敲棋子的轻灵姿态,静等友人的空灵心态,加上落灯花下的飘零寂寞,都体现了一个“灵”字。

  还有一些文人,他们在棋中体会着复杂的世事风云,磨砺斗志,韬光养晦,意图获得朝廷的重用。他们多半是现实不如意,多向棋中取的爱国志士,比如,陆游,文天祥,宗泽。

  陆游堪称高产诗人,他的棋诗同样也高产,笔者曾收录放翁的百首咏棋,颇为有趣。他的棋诗充满着队故国的思念,情调深沉忧伤却并不消极,而是不断地在棋局中磨炼着自己,时刻提醒自己不忘靖康之耻,亡国之痛。举两首为例,《雨夜》:“一雨遂通夕,安眠失百忧。窗扉淡欲晓,枕簟凛生秋。画烛争棋道,金尊数酒筹。依然锦城梦,忘却在南州。”和《湖上遇道翁乃峡中旧所识也》:“大骂长歌尽放颠,时时一语却超然。扫空百局无棋敌,倒尽千锺是酒仙。巴峡相逢如昨日,山阴重见亦前缘。细思合辱先生友,二十年来不负天。”这是真正的将士风采啊,展示着无比的豪情斗志。

  爱国诗人文天祥的围棋水平也是可圈可点的,《宋史.刘沐传》记载了文天祥与刘沐的对弈,经常穷思忘日夜。文天祥身后,遗留下近20首描写弈棋的诗篇,辉映着铮铮硬骨,智慧谋略。

  另一位爱国名将宗泽不仅文武双全,也很爱好围棋。《宋史.宗泽传》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说宗泽在金人离汴京不远时,仍和客人对弈。当时人们都很惊慌,问宗泽退兵之计,他却笑道:何必如此惊慌,有刘衍等大将在外,一定能抵抗住敌人。说完继续弈棋。然后他设伏敌后,与刘衍前后夹击,杀的金兵落荒而逃。这则故事让我们看到了智慧的宗泽,巧运谋略,谈笑从容,真可以和谢安一较长短了。这也验证了一句老话:棋与兵通,棋法即兵法。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