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茶里故事(原)  

2009-02-24 18:14:28|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壶三沸的水,一撮碧螺春茶叶,一盏宜兴紫砂壶。客来敬茶,在我这个清心寡欲绝少饮茶的人来说是一种礼仪,更是一种敬重,因为不单是因为朋友嗜茶,更因为朋友如茶。

  说起茶,我真的只有惭愧。是谁说过,文人必爱茶,饮茶必读书。一杯香茗在口,一卷诗书在手,袅袅茶香伴浓浓墨香,或者,再有管弦丝竹的隐隐约约,真是一种绝妙的享受。而我,至少在朋友同学的眼中,算一个小小的“才女”吧,却少有这等闲情逸致,岂不大煞风景?

  其实,不是不爱茶,实在是遗传基因吧,一天之中,我连水都饮得很少。尽管从参加工作以来,无论在工厂还是机关,我都是在“坐”办公室,却绝没有养成“一壶水,一支烟,一张报纸度一天”的官僚作风,更遑论饮茶。记得在工厂的两年,我桌上的玻璃杯和我是那样的陌生,竟从没有打开过,直到那年我要去无锡培训,我才把它当做朋友带在了身边。所以,那时熟悉我的朋友都会说:你纯粹是属骆驼的啊,适合行走在沙漠!

  真正接触茶,应该就是在那年培训的途中,23岁的我玩性正浓,把行李包往培训地一放就和那些老练而胆大的同学“私奔”了。记得和同舍的一位学姐乘火车跑到杭州住在她父亲的老战友的家,主人当时为我们泡了上好的西湖龙井茶,在那个午后,我坐在毫不相识的别人的家中,竟没有一丝陌生,(想想真是年轻的傻的可以)在主人营造的雅致宜人的气氛里,我透过淡青色的玻璃茶具,看杯中轻雾缥缈,一枚枚旗枪分明的芽叶在杯中徐徐舒展,在水中慢悠悠地漂浮降落。杯中茶汤,澄清碧绿,芽叶朵朵,亭亭玉立。观之已是赏心悦目,及至闻香啜饮,已不由唇齿生香,别具风趣了。——这就是我,多年过去,对当时居住的地方或故人的模样早已忘却,却单单记住了茶的优雅风姿和饮茶的心情。

  后来我们这里也开始流行“红茶菌”,由邻居家传来,一片毛茸茸的东西像是水生植物,被放在一个大的玻璃容器内,泡了水任由它不停地发酵、生长,然后再派发给别人,据说可以败火、提神,我不知那算不算是茶,只记得吸入口中总有一种微微的酸味。好在我们“老醯”素有吃“醋”的功夫,因此对付这“红茶菌”真像是小菜一碟了。

  从此,便留心上了茶,当然仅仅局限于文字中的“茶”。

      我国文人对茶之钟爱和对茶的最早记载,应该是在《诗经》吧,“采茶新樗,食我农夫”、“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周原朊朊,董荼始始”等,经有关人士考证,其“荼”字,指的就是“茶”,而且赞美了茶像糖一样甘美。文人对茶功效的记述,在《神农食经》中即云:“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千百年来,文人为茶著书立说,记茶,述茶,绘茶,品茶等歌咏其间,层出不穷。唐人陆羽写下了我国最早的一部茶叶专著《茶经》,同是唐人的张又新也有一本专论茶汤与水质关系的《煎茶水记》。所以在我看来,真正对茶上心,不仅仅在“饮”,更在“品”。品茶中故事,品茶中楹联,品茶中诗歌,品茶中文化。

        宋朝的诗人们,与茶结缘的不少,无论是晏殊,秦观,晁说之,还是范仲淹,林逋,陆游,都留下了不少写茶的诗歌,但没有一位能像苏轼那样品茶,烹茶,种茶钧在行,对茶史,茶功颇有研究,又创作出众多的咏茶诗词的。一首《浣溪沙》中的名句:“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便写出了苏子爱茶的闲趣。还有那首著名的《水调歌头》更是记咏了采茶、制茶、点茶、品茶,绘声绘色,情趣盎然。“已是几番雨,前夜一声雷。旗枪争战建溪,春色占先魁。采取枝头雀舌,带露和烟捣碎,结就紫云堆。轻东黄金碾,飞起绿尘埃。  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好一个“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真让苏子羽化成仙了。

        更妙的是,苏轼在另一首诗中,直接把茶比作了“佳人”。诗云:“仙山灵草湿行云,洗遍香肌粉未匀。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武林春。要知冰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此外苏轼还写过《论茶》一文,介绍茶可以除烦去腻,用茶漱口,还可坚固牙齿等等的作用。看来东坡品茶,可谓品到了极致。

        还有鲁迅、郭沫若、老舍等等,个个都是嗜茶的君子,饮茶的高手。鲁迅先生生长在茶乡绍兴,喝茶是他终身的爱好,所以在他的文章和日记中,提及茶事很多,一篇《喝茶》的杂文中,先生这样写道:“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不过,要想这‘清福’,首先要有功夫,其次是练出来的特别的感觉。”看来,感觉这东西还真重要。我常常以感觉推断人和事,朋友常常嘲笑我的意气用事,可是,谁又能说的清这“感觉”是不是也是一种先知先觉呢?

       譬如这个黄昏,我沏好了香茶,单等朋友的来访。虽然最终被朋友告知因为电摩的储电量不够而放弃了来访,但我丝毫没有沮丧。因为在我心里,朋友已然如茶,飘过了清香,沉淀了醇厚,在渐渐行走的岁月中,我们经营的友谊已结出了茶花朵朵。——既然心有灵犀,这便足够。

       于是,手持一本范曾的《吟赏风雅》,听猎猎长风从远古走来,看范曾先生恣肆汪洋的豪情任意挥洒。捧一壶热茶,任由酽酽茶香从唇齿穿过喉结,在这样的安静的黄昏,在这样暖暖的缕缕茶雾中,别一番惬意。

       我想,这惬意来自茶,更来自茶里的故事和沉淀在故事中的悠长的韵味。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