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绿叶对根的情意(原)  

2009-02-28 17:38:38|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问我到哪里去,

           我的心依着你;

           不要问我到哪里去,

           我的情牵着你。

           我是你的一片绿叶,

           我的根在你的土地,

           春风告别了你,

           今天这方明天那里......

                       ——绿叶对根的情意

绿叶对根的情意(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二月春风吹过柳枝的时候,我收到了千里之外寄来的摄影集《新疆之恋》。

  沙漠.牧群.飞扬的尘土,在深褐色的底片上烙刻着时光的流转,那广漠中星星点点闪烁的是沙砾,还是追寻千万里的星星般的眼睛?竟在这古朴而凝重的封面上点缀出灵动的思绪。

  新疆,那个遥远的只在歌曲里熟悉的地方,那个瓜果遍地香,石油满街流,冬不拉的琴声悠悠的域外似乎就浓缩在这本厚厚的摄影集中,让我在“春眠不觉晓”的早晨醒来,心中还残留着在梦中行走的足迹。

  关于新疆,在我四十几年的记忆中似乎只有很清浅的一抹。

  1991年,北京。我独步行走在大观园,嶙峋的假山,清澈的湖水,试图还原《红楼梦》的九曲小桥,只让我滋生着一种孤独的流浪感,一个人的旅程何其寂寞。于是,不知怎么就和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搭成了旅伴,一路下来,他把我相机里的胶卷填得满满,分手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陌生的旅伴竟来自新疆,那个好像滞留在远古的地方。两个月后,我把有他的照片按地址寄去,很快,就收到了来自乌鲁木齐的来信,充满感激和惊讶,——缘自我年轻的单纯和信守承诺。

  后来,后来当然没有了后来,但我的记忆里却有了一片关于新疆的憧憬。

  去年秋天,老同学小玉从新疆旅游回来,带回一大摞关于新疆的风光照片,一本记载王洛宾老人的书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的石头。她告诉我,那个地方有一种不同于内地的独特的美丽,你应该去那里写诗。我只是苦笑着,写诗的年龄早已过去,这纷纷扰扰的世界,还有诗的意境吗?

  但我到底还是留意起了新疆,这个在我心中蛮荒的古老的维吾尔族人群居的羊肉串飘香的陌生的远方。

  我轻轻地打开了画册,正如王文澜先生的序写的那样,这是“一位咂摸着幸福秋实的果农那不由而咏的山歌”。它带给我的是一份心灵颤动后的感动,这感动里镌刻着雄厚,恢弘,宁静,辽远,这感动里编织着深邃,恬淡,自然,率真,这感动里沉淀着淡淡的诗意和依依的眷恋。

  也许,时光的一枚叶片就能把我的眼睛牵扯,我随着的作者走在辽阔的牧场,草原,大漠,风情,感受那来自西域的古老而强劲的风。

绿叶对根的情意(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那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茵茵的草地,那黄沙铺就的千里牧场,那荡涤了胸中块垒的博大的沙漠,那在寂寞的沙漠上如同雕像一般屹立却风情万种的胡杨好像昭示着生命的不朽。

  喜欢那天真无邪的婴儿的眼睛,喜欢那少女微笑的眼睛,喜欢那简陋的民房前安详的眼睛,喜欢那满是皱纹的维吾尔族老太太深邃的眼睛,他们探究着生活,捕捉着生活,同时也安享着生活赐予他们的点点滴滴。

  喜欢那浓墨重彩的秋景,繁茂的树叶金黄一片;喜欢那温驯的骆驼翘首而望,仿佛谛听着忽远忽近的牧歌;喜欢那草地上耳鬓厮磨的马儿,情话绵绵唱落了夕阳,哦,它们是否也在郑重地承诺: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喜欢那深褐色的背景占据整个图片,很凝重肃穆,似乎还有一点点压抑,但奔跑着的牧群扬起了阵阵黄沙,蜿蜒曲折的小道尘埃中印刻着纹理清晰的大漠,甚至隐隐的牧民,一切在朦胧的半明半昧中,一切在影像的半昏半黑中,一切都因如烟雾般的尘埃而衬托出动感,交织出岁月的沧桑和淳朴的遗风。

  喜欢走进“山魂”,感受一种神圣的庄严与崇高。

  那裸露着脊梁的群山绵延起伏,似乎一直通向天的尽头,山顶上的天总是那么蓝那么深远,那历历可数的山的脉络在夕阳下那么清晰,那么透明,仿佛在丈量着时光的长度;那常年积雪的山顶皑皑如雾,把季节的遐思凝固,还有棕色的山丘,黄色的土山像根脉般纵横匍匐着,是雄壮,是苍凉,还是铭记在岁月里的沉重?这一切也许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通往我的心灵深处,让我悄悄地震撼又感叹:一向自诩为山的女儿,却不曾领略过这般异彩纷呈的山魂。

  喜欢徜徉在“水韵”,触摸那汩汩流动的思绪。

  那被密密匝匝松林环绕的水是沉静的,幽蓝幽蓝像是笛声吹出的牧歌,缭绕过山的那边,飘逸在云朵的衣裙边;那明丽的蓝色湖在矮矮的低草边缓缓地流淌,鲜亮而夺目,仿佛是钢琴弹出的小步舞曲吧,细碎的波纹推开水面,漾起的是诗意的梦境还是九寨的风情,为什么我眼睛触及的明丽竟是这样轻柔曼妙?

  那青山脚下涌动的暗流,松林间岩石边簇拥的浪花,或安详或湍急,莫非是一曲一波三折的咏叹调,竟让我感到转音处滑落的华美乐章;那夕阳下映照的傍晚的湖面则以另一种独特的颜色呈现出它特有的美感,橙色的湖面,橙色的夕照,和陶醉在暮色里的浣纱的女子和闲散的人群的背影,像一幅幅皮影画,投影在波心,炫出浪漫和温和,这,应该是小提琴奏出的优雅曲调吧。

  还有,那水草肥美的岸边,两头悠闲自在的牦牛,深蓝色的湖面静止地铺泻在前方,依偎在隐隐的起伏的山峦下,淡蓝的天幕辽远而静谧,这诗意的一幕被作者的摄像机巧妙地捕捉下来,色彩由浓渐淡,场景由繁到简。我的感觉像是排箫掠唇,有颤音轻轻地滑过,然后渐渐地,渐渐地,弥漫成阵阵袅袅的余音,沁入灵魂的深处。此时,我闭上眼睛,甚至会无端地联想到,在经历过人生路上的漂泊后,这会是作者向往的一种恬静却绝不寂寞的理想的生活状态吗?绿叶对根的情意(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一直以为,摄影不过是光与影的艺术,是色与泽的融合。但是在欣赏这本《新疆之恋》的过程中,我忽然发现,摄影还应该是心灵与世界的沟通。正如作者在自序中陈述的;“这片神奇的土地,成了令我魂牵梦绕的地方”,“——为了让更多的人赏心悦目,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多彩的世界,尤其是儿童。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个世界原本是这么的美丽!”。

  又回到作者自序页上的一幅黑白图片上:一峰孤独的骆驼站立在寂寞的沙漠,它微闭了眼帘,安详而沉静地面对着远方,仿佛什么也不想,又仿佛想着许多,许多......

  其实,笨拙的我对色彩斑斓的世界总是不够敏感,甚至迟钝。说实话,我实在没有理由来品评这样一本厚重而美丽的摄影集,但是善感的心却让我感受到人性中最柔弱的部分,它是那样细腻,那样温润,那样透明,又是那样包涵着深情。——这是谁也割舍不断的依恋的情怀。

  想起毛阿敏唱过的一首歌《绿叶对根的情意》:

           不要问我到哪里去,

           我的路上充满回忆。

           请你祝福我,

           我也祝福你,

           这是绿叶对根的情意......

           无论我走在哪片云彩,

           我的眼睛总是投向你。

           如果我在春风中歌唱,

           那歌声也是为着你......不要问我,

           你不要问我到哪里去,

           我是你的绿叶,

           我的根在你的土地,

           这是绿叶对根的情意。

  这,也许正是《新疆之恋》作者李华的赤子之心。

绿叶对根的情意(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