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我和我的姐妹(原)  

2009-03-26 17:31:12|  分类: 世情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来无事,无端地想起冯骥才先生的一篇写日历的文章。作者说,他喜欢那种小小的可以钉在墙上的日历本,一页页地撕去,感受到岁月的逝去,生活的流动。现在,我们城市的家庭已经很少能看到这种日历本了,即便是挂历,也似乎走过了作为馈赠礼物的时代。

  日子还是如流水一般地逝去,然而留在记忆里的日子却不会褪色——至少,在我是这样的。

  比如,我们家庭中每个成员的生日,父亲的祭日,结婚纪念日,甚至和朋友间的聚会等等,那都是刻在我脑海里的日历。

  这样胡思乱想之际,便在某一天,趴在墙上查看日子,不料却被骤然一惊:妹妹今年的生日,阳历和农历居然吻合!

  忍不住给妹妹发短信询问,很快便接到美女妹妹的回信,也是一通惊讶,末了是一贯撒娇的作风:才女姐姐,准备怎么给我庆生,开个party?

  呵呵,这个,我倒没有想过,因为按照推算,那天应该是小女中考前一模考试的日子,大概我的心情还没有闲适到无视女儿的考试而逍遥在party上。但这不会冲淡姐妹之间的情感,我会用很细腻的心思梳理我们过去的岁月,我也会用很温暖的祝福铺垫我们今后的血脉之路。

  说起妹妹,那真是我们三姐妹中最艳丽的一朵牡丹花。尽管在姐姐的眼里我是“第二眼美女”,(这个我已经在《三世姐妹》中有过记述)但凭我的良心讲,还是妹妹风姿绰约,风情万种。除了年龄上的优势还有日常护理的功夫和天性中的爱美,这些都远远超过了我。说起女人爱美的天性,甚至我都不及姐姐。

  姐姐和妹妹,原本不是很亲密的,只因为中间夹了我。在兄弟姐妹中,我排行第二,用三毛的话讲,属于夹心饼干中间的那一部分,谁都不太在乎。姐姐是家中的老大,父母爱情的初次结晶,没有理由被冷落,加上自幼体弱,一副我见犹怜的楚楚动人样,自然倍受疼爱。到了我,父母原本希望生一个男孩,却还是一个不争气的丫头,不免有些失望。于是,不到满月,便离开了父母的怀抱到了奶妈家——当然,父母是觉得姐姐身体弱,希望奶妈能把我带的壮实一些。而妹妹的出生,实在也有些多余,因为在她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儿子,按照那时的逻辑,最小的如是男孩,再多的姐姐也不多余。这样看来收官就不太漂亮。

  我的记忆里,妹妹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奶奶家度过的,有几年我已经不清楚,反正长过我在奶妈家的3年,等她接回来时已经上了小学。这样势必加速了我和姐姐的亲密,我们成天在一起厮混着,常常忽视了弟妹的存在,和院里的其他小朋友也比较生疏,多少有些孤独的感觉。也由于这样的原因,妹妹和同学的关系远远强过我和姐姐,妹妹交际的能力也远远强过我和姐姐。

  但我自以为自己是很有善心和爱意的——起码在做姐姐上。因为在弟弟妹妹的记忆里,还有不少我在一起玩耍的回忆,但这回忆里却没有姐姐。我还记得我带弟弟到动物园捉小鱼,回来时天已擦黑,惹得性急的母亲对我动了拳脚;我还记得我带着弟弟妹妹一起躲避陌生人的追赶,我背着妹妹,牵着弟弟一起躲在一个不相识人的院子里,瑟瑟发抖的情景;我还记得我常常在我家附近的学校后院给妹妹编故事,惹得妹妹总是缠着我要听下文,现在回忆起来,自称爱把过去都统统忘记的妹妹还记得我故事中的主人公杜兰兰和某些支离破碎的情节(呵呵,可惜不是杜拉拉)。

  最让我和妹妹亲密的时间是姐姐参加工作后的一段日子,因为在外地,即使和我心有灵犀,却也只能鸿雁传书,而妹妹自然是近水楼台,和我同居一室,常常聆听我的“教诲”。那时,我爱把日记念给妹妹听,常常是我念得津津乐道,妹妹听得五体投地,末了,我们都大大地感叹,又更加努力地写作,然后彼此交换。不知是天赋还是影响,妹妹那段时间的作文写得非常棒,清纯的语言,如水的灵感,风头直逼我这个“才女姐姐”,而且,若论起小说的功夫,我真的是逊色不少,她曾经构思过一部类似《红楼梦》情节的鸿篇巨制,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罗列了好几页,还动手写过一篇金庸式的武侠小说,可惜的是仅仅开了个头没有下文,当然也有几篇完整的短篇小说(我只是不明白,曾经灵气四溢的妹妹现在已经不似当初)。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我在写小说方面自惭形秽。等到姐姐回来,我和妹妹已经非常的“铁杆”,看着我和妹妹在一起嘀嘀咕咕,姐姐常嫉妒的红了眼。

  当然,姐妹间的嫉妒也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依了我们的厚道,姐妹们一直和睦相处,直到都成家另起炉灶。

  说实话,影响我们姐妹一如既往友好关系的竟是各自的家庭。

  姐姐的婚姻来自于妈妈的强力支持。那时我总不能理解姐姐为什么能看上来自外地的姐夫,姐夫固然厚道本分,人也招人待见,但和我们家庭中的小资情调颇不搭界,其实姐夫说的好:你妈妈是个明理人,有这样的妈妈教育出来的孩子不会坏,我也正是看上了你妈妈的这点。但这话也只有受益的姐夫能说出来,到了我老公那里,就变成了振振有词的不可思议,他只会戆戆地说:我只是看上了你。而妹妹的婚姻并没有得到老妈的赞成,但妹妹却是我们姐妹中爱的最坚决最彻底最如火如荼的,最终到了谁也不可能阻挡的地步,这样的爱情含金量远远高过了我。——我的爱情,说到底很惭愧,我对爱情的奢望原本不高,对牵手一生的人不求爱的深入骨髓,只求看得下去,不讨厌罢了......一段时间,我们都忙着打理自己的小家庭,彼此间竟觉得不似从前的相亲相爱。

  我们姐妹的婚姻应该是比较美满的,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却彼此相互体谅,各自的小日子经营的有滋有味。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其实婚姻无论是否般配,是否爱的天翻地覆,重要的是在婚姻里彼此的呵护和宽容,这才是幸福家庭的本源。

  我们渐渐地复又亲密起来,是在我们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是谁说过,女人,因为孩子而变得兼容,女人,也因为孩子变得更加亲密。也许是生活的磨砺,也许是岁月里的成长,也许是母性的潜质,也许是血脉的渊源,我们自然而然地亲密,竟没有明显的分水岭。

  我和姐姐的走动胜过和妹妹,这期间姐姐主动的成分居多,客观地讲,父亲去世后,姐姐在我们家中能够和她谈文论史的就只有我了,虽然,我远不及历史系毕业的父亲博学,但我还有1/3瓶可以晃荡,况且也多多少少有一点日积月累的灵性可以贩卖,于是,单纯的姐姐便对我很刮目,认定了是她的“才女妹妹”(见《三世姐妹》);而妹妹与姐姐之间的走动联络胜过于我,(这点,姐姐真的是承上启下的人物,她总能游刃有余地行走在我们姐妹间)她们也有共同的联盟,用她们的话说,她们最终有同样的角色,即婆婆和奶奶,我呢,将来是做岳母和外婆的。她们一起逛街,买衣服,互相串门,妹妹总是站在时尚达人的队伍中,姐姐总是爱搭城市丽人的末班车,娇俏的两人总能在冬天旋开迷人的裙摆,尽显女人的妖娆。  

  而我,在姐妹中却显得老土。粗壮的小腿让我对裙装不敢自信,常常蜗居的“宅女”生活又让我懒于梳妆。我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就看着大把的时光流逝了,然后,总会有许多后悔的事。不过,聊以自慰的是,我还是当初的我,犹如做学生时期。难怪一位小学兼初中的老同学见到我,还会啧啧地惊叹:怎么还和当初一样!她说的一样,我理解,不是容貌而是本质。

  我想,生活能够磨蚀许多,比如才情,浪漫,单纯,梦想。但不变的是血缘,它植根在我们的血管里,流淌在岁月的河流中,蔓延在生命之树的枝头,开出一路的花朵,这花朵也许并不那么夺目绚丽,但一定很馨香。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