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清明节里忆父亲(原)  

2009-04-03 18:46:54|  分类: 心语低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渐渐褪尽寒意的春天,终于衔着满枝的绿柳翩翩而来。

  清明节,会把小城的季节如分水岭般岔开。从此,严寒锁进回忆,温暖,会踏着春色留下短暂而匆匆的步履。

  这个时候,我却最爱忆起父亲,有意无意间,便悄悄啜饮了回忆的苦酒。

  “宠柳骄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这是父亲离开我的第13个清明。13年的日子如水般流泻,13年的回忆如月般时圆时缺,一直以为,时光可以洗尽曾经的泪痕,可以荡平曾经悲苦纵横的沟壑,可是,走在中年的岁月,才知道怀旧是什么滋味,才知道亲情是怎样在岁月中沉淀的。

  于是,总爱描摹幼时的时光。

        一街空旷的风,一路愉快的行程。那时父亲的28型自行车上总是载着我们姐弟三人,姐姐和弟弟坐在自行车的前梁上,比姐姐矮多半个头的我却要在车子行驶时勇敢地跳上自行车的后座。其实,每一次看着一路前行的自行车,我都很害怕,我总是跟在父亲的后边跑啊跑,5米,10米,甚至20米,我才敢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踩着自行车支架旁的小横杠跃身上车。直到有一次,技术没有处理好,我崭新的布棉鞋被转动的车轮绞了一个洞(幸亏是棉鞋,否则我的脚趾总开花),我委屈的泪水像雨水般流个不停。可是,只要我再一次坐在父亲的背后,听着他一路上给我们唱现代京剧《海港》的唱段“自从离了上海滩,时刻把码头挂记胸怀......”我所有的委屈都会烟消云散。那时,我小小的臂环不住父亲的腰,可我贴着父亲的背,听着北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感觉好温暖。

  还有那些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小小的屋子里弥漫着水样的温情。我们一边烫着小脚丫,一边听父亲给我们讲故事。东周列国,三国,水浒,隋唐,包公,岳飞,甚至斯巴达克斯......新奇的世界就在那一刻打开窗子,让我看到远古荡来的浩浩长风,让我感受到诸多个鲜活的历史人物和域外风情。我还记得电视剧《水浒》开拍时,我们还和父亲开玩笑说要给摄制组写信推荐爸爸去演宋江这个角色,因为听父亲讲宋江这个人物太深刻太精辟了,虽然我并不喜欢宋江,但父亲的剖析却也着实让我懂得了许多。

  后来,我在同学当中多多少少享有“爱读书”的虚名,每当我侃侃而谈甚至敢和老师单挑对质时,我虽然不免心虚,但想到父亲这个坚实的后盾,我就显得那样胸有成竹。如今,我却再也享受不到父亲给我的这“便捷”的“文化快餐”了,我得靠自己的阅读给自己“充电”了。这个时候,我总会无不惋惜地和姐姐说,要是老爸在,一定会和我们兴致勃勃地品三国、论诸子吧!语气里除了叹惋,更有一份落寞的伤怀。

  让我不能释怀的是我和父亲的一次不愉快。那年的暑假,我在家等待分配工作,父亲便一再催促我让我去爷爷奶奶家小住几天,但是,青春的年华总被郁闷窒息着,于是我执意不肯去。很快,我便接到了派遣证,兴高采烈地踏上工作岗位。我报到上班的第一天,父亲送我,把我亲自安顿给厂部办公室主任,还不知怎样七拐八绕地找到两个在那里工作的学生,啰啰嗦嗦地做过请多关照等等的吩咐,搞的我好没面子。毕竟,已经20出头,还被像小孩子一样娇宠,让我这一贯并不受宠的心里多少有点别扭。

  几天后,一向健康的奶奶竟突然走了,那几天,父亲一直阴着脸,我便知道他心里有些隐隐的埋怨我当初不肯去奶奶家。果然几天后的一个早上,父亲终于把他心中的埋怨说出了口。少年气盛的我当时根本容不得大人的数落,便出言不逊地和父亲顶撞起来,当即便被父亲甩了一个大耳光,我破门而出,从此,不和父亲说话。那样的日子真长,每天下班后我总看到父亲欲言又止的无奈表情,心中充满了矛盾却要死撑面子地高挂一脸秋霜。这样的僵局大约延续了一周或者更长,后来是在母亲的千般斡旋下我们才和好如初。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懂得父亲内心的悲凉,开始学着长大,学着善解人意。

  也许就是从那时起,父亲开始迅速地衰老,十年后,还处在人生壮年末尾的父亲便也郁郁地抛下我们而去了。

  他是带着一种对友情的重温之情去的。那年,父亲就读的中学搞百年校庆,那所中学是我们这里最好的中学,父亲当时曾以全县第二名的骄人成绩赢得众学子的钦佩。那段日子,父亲的心情特别好,而我当时正忙着准备跳槽的考试,小女只有两岁半,生活基本上呈马踩车的状态。我孜孜不倦地学习,两本必考书被我在一个月内就翻得起了毛边,快要烂记于心了,我踌躇满志,专等着考试日期的到来。记得临考前的5天我回到家,父亲和我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两天后的同学聚会,并乘兴给我演唱了他准备的歌曲《九月九的酒》:又是九月九,重阳地难聚守,思乡的人儿,飘流在外头。又是九月九,愁更愁情更忧,回家的打算,始终在心头。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他乡没有烈酒,没有问候......我们一家听着父亲老迈的声音高唱着流行歌曲,简直乐翻了天。谁知,那竟是我和父亲的永别。

  两天后,正在备考的我接到父亲在赶赴同学聚会的路上病发被送去医院的消息,三天后,正是我考试的日子,凌晨3点,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那时的我还怔怔地摩拳擦掌,一副千里走单骑的决心,我想,此番背水一战,我一定会赢来人生的转机。可是,在兄弟姐妹们斥责的眼神中,在老妈模棱两可的态度中,我终于出师未捷身先死,理想的小船还没驶出港湾,已被风暴折断了桅杆。

  那一年,我的灵魂经历了生与死的洗礼。我一度徘徊在道义的自责和理想的失落中,徘徊在现实的困顿和“孝悌”的名节下,我极度的困惑与迷茫,很长一段时间,愁绪萦怀,内心孤独而寂寞。

  多年以后,我已经被过早地磨蚀掉了曾经的风华正茂,面对功名利禄,心静如水。其实,我想,这也是天堂的父亲所希望看到的吧,因为父亲生前是不得志的。依我看,他最大的失误就在于入错了行,他心地善良,与世无争,本应该潜下心来做个学者,致力于自己喜爱的历史研究,可是六十年代的政治风云是那样激励着一代青年的心,而父亲又有着可靠的出身背景和在大学时就赚得的党票,自然成为又红又专的培养对象,于是,一脚踏上的所谓“官场”。几十年摔打下来,父亲身心疲惫,伤痕累累,还没有退休就被“高挂”在家了,我知道不是父亲没有能力,而是单纯而率真的他没有真正懂得官场的“潜规则”。而我,在骨子里也秉承了父亲,实在不谙于仕途的门道,只是为了谋生,才在机关落草,我也许更适合那种云淡风轻的日子。

  ......

  生活在继续,而父亲,永远地留在了天堂。都说时间是最好的洗涤剂,能漂洗心中累累的伤痕。其实,时间也是最好的沉淀剂,它把最美丽的忧伤清晰地过滤,然后,让我铭记一生。

  也许,清明节就是那结晶的沉淀剂吧,它把美丽和哀愁都结成透明的晶体,放在心灵的角落,让我在有意无意间触摸时,都有一种隐隐的伤痛。

  不知天堂的父亲是否还在唱《九月九的酒》:亲人和朋友,举起杯倒满酒,尽情的享受,回荡在家门口。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他乡没有烈酒,没有问候。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家中才有自由,才有九月九......

  家啊,离父亲越来越遥远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