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相识不恨晚(原)  

2009-06-13 11:14:06|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的白昼总是特别长,夜总是姗姗地来,且携着凉爽的风。

  吃过晚饭,正和女儿看“金牌魔术师”,便听到朋友的call,在我的楼下。急忙换了衣服,绾了头发,顺手拿两张坐的报纸,下楼。

  昏暗中,看到马路对面的朋友一袭白色长裙已在风中袅娜,心里便暗叹,总以为朋友古道热肠,侠骨丹心,不爱裙装爱裤装,没想到也有如此女人风情。

  朋友在短短的一年零两个月中相继失去了父母双亲,言谈之中,落寞伤感的情绪时时浮在神采飞扬的脸上,其实,我很理解她的这种“家,越来越远”的感觉。我刚过而立之年,便永远地送别了父亲,家,便有了一种支离破碎的感觉,一首歌唱到:有妈的儿女才有家,有家的孩子才是花。我以为,这歌词有些偏颇,父亲和母亲,实在是谁也不可替代的角色,不同的表现方式,同样的爱,没有谁能够复制这份感情。但我还庆幸,我有四个血缘上的兄弟姐妹,而朋友,只有孤零零的兄长。于是,我便对她说:就把我当作娘家的姐妹吧。

  我说的是实话,但朋友却不缺少像我这样朋友层面上的兄弟姐妹。

  我和朋友相识于11年前,秋天。相识的原因很离奇,竟是因为孩子。那时,女儿和她的儿子在同一个幼儿园,其时,他们同园已经一年多,但因为我实在不是个会交际的人,所以和任何家长都是陌路人。倒是朋友,偶尔听说了我的“才”名,便笑吟吟地与我搭讪了,继而开始了我们漫长的友谊之旅。

  朋友是那种开朗豁达的女子,能饮善交,骑摩托,开汽车,打乒乓,展歌喉,样样在行,加上人缘颇好,最适合做办公室工作。所以她的周围,总有不少“铁哥”“铁姐”,且她们单位的作风与我们单位也大不相同,经常是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义”字当头。我们单位呢,也许因为一把手是老北大的,就少不了一些知识分子的“秀”气,大都含蓄内敛,就少了那种“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的侠士作风。况且,我是从外来单位介入机关的,就常常有一种不适应的感觉,想起父亲同学说过的话,我最适合做教师,编辑这样的职业,机关,实在不是她的栖身之地。暗暗佩服。

  我一直以为,我和朋友能成为非常的闺中密友,实在是应了天时地利人和。我常常想,倘若我当年和她是同学,我们必定是毕业后再也不会往来的同学,淡淡如水,恐怕会被她淹没在一个陌生的角落,甚至想不起姓甚名谁。她和她的小学初中高中技校的同学都能形成一个友好的圈子,而这个圈子里的朋友都是那样热情开朗活跃,谈笑风生,有着极强的办事能力。这也印证了朋友的为人——真诚,爽直,热情,善良。而我恰恰相反,从小学到大学到工作,好像从来没有找到过一个适合自己的圈子,我从来都是孤独地行走,不屑于也不善于交友,我把太多的梦想寄托在文学这个虚幻的世界,我总是生活在童话中,我总是在逃避着,唯恐窗外灼热的太阳刺痛我的双眼。

  但是,我们到底成了好朋友。也许因为我是别样的一道风景出现在朋友的窗子外吧,让她习惯于热闹的眼睛有一种清凉的感觉,也许是前世上千次的回眸吧,换来了今生不只是擦肩而过,而是驻足欣赏的缘,也许是应了席慕容的那首诗“无缘的你,不是来的太早,就是来的太迟”,而我,却像是“小雨来得正是时候”,也许,我只是她众多朋友中最默默的一位,但是,无须抱怨,无须去改变自己,因为我的美丽就是因为我的个性。

  人们总爱用“相见恨晚”来形容知音莫逆之间的感叹,其实,真正的缘分永远不会晚,真正的缘分永远是必然中的偶然,偶然中的必然,“缘分”二字实在是暗藏玄机,千古难解。

  相见不必恨晚,相识皆是缘分。

  真正惜缘,就永远不晚。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