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盛夏记忆:旅馆的故事(原)  

2009-06-30 17:20:55|  分类: 世情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酷暑盛夏夜难眠,经过白天三十七八度高温的烘烤,心也是懒懒的。

  夜间乘凉的人越来越多,一杯凉茶,一把蒲扇,一块搭在腕上的湿毛巾,都市的风情画便跃然眼前了。

  那天,我也是和朋友这样在楼下坐着聊天的。有一搭没一搭,只为一种心情的释然。这时便走来三个青年问宿,两男一女。我住的地方离火车站不远,所以,附近的大街上豪华的旅馆不少,我便顺手一指告了几个大旅店的名称和方位。待他们道谢离去,我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妥,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举止模样,不像是纨绔子弟大把花钱的主,一定是刚下火车不久又嫌火车站附近的旅馆昂贵才徒步走到这里问宿的,便急忙叫回他们,告诉他们马路的对面就有旅店,简易的三层楼,想来不会太贵,又不在主干道上,环境也不会很吵,但不远处有夜市,生活极为方便。这一回,他们很是满意地微笑着一遍遍道谢,然后很惬意地离去。朋友说,你好耐心也好涵养,告的如此仔细透彻。我便在路灯下浅浅笑了一笑,说实话,不是耐心和涵养,倒是脑中关于旅馆的记忆太深刻,我没有理由冷漠。

  我记忆中的第一站旅馆,应该是南京,白下区。那一年,我去无锡培训,约上了本地一同前往的即将成为的“学友”,踏上南下的火车。两个“男生”大约也是第一次出远门,诚惶诚恐,只担心会误了开班的日子,我虽然年龄不大,却有着中学大学翘课的经历,所以竟老道的很,很顺利地,便“拿下”同行的“女生”,——一位长我许多的大姐,于是有了南京白下区一个小旅店的两夜。

  那时,南京给我的印象显然没有现在雄浑,但满眼的浓绿却一直诠释着她的妖娆。到南京时,正是“天街小雨润如酥”的四月,密密的雨帘缝合着江南细腻的情思,一柄柄雨伞撑开了雨里的一朵朵彩色的花。我行走在雨中,脚步踏过青石板缝隙中隐隐探出头的绿苔,听着滴滴答答的雨滴像是钢琴上的旋律盛开着简单而幸福的感觉,年轻的思绪伴着年轻的诗情,脑中萦绕着戴望舒的诗,竟觉得有一种忧伤的美丽。

  到中山陵明孝陵雨花台踏青,到秦淮河莫愁湖行走,带着许多历史风尘的积淀,我便沉沉地睡在雨滴奏成的乐音中。第二天,我枕着艳阳醒来,倏忽间看到街道上不高的居民楼密密匝匝地挨着,一根根竹竿探出头晾晒着大小不一的五颜六色的衣物,好像晾晒着秦淮人家的简单心情。那场景一直存在我的心底,以至于N年后我再次造访石头城,却已经寻不到当年浓浓的生活气息,寻不到当年荡着秦淮风月的遗迹,也寻不到白下区那样一个简单明净,能听见雨落檐前的小旅店。也许人们更喜欢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但我却固执地喜欢那简单中透着地方特色的旅店,因为置身在小小的旅舍,推开窗便看到市井人家的模样,那种感觉着实亲切,仿佛能看到名震江南的秦淮八艳就是这样肆意地行走在江南小巷里,轻绾的发髻上还滴淌着那个岁月的露珠......

  但简陋并不就是美好,接下来的两处旅馆记忆同样让我难忘,但一点也不美好。

  那是我们的蜜月之旅,正是盛夏里最热的三伏天,从青岛海滨到泰山再到济南。青岛的住宿自不必说,因为我们寄宿在舅舅家,不仅有独立舒适的环境,更有夜听海风的惬意。后来,我们去登泰山,为了想看到喷薄的泰山日出,我们决定在半夜爬山。之前就在泰安泰山脚下找到一家简陋的旅店,是国营的,我们出示着结婚证,户口本,身份证,才被确认为新婚夫妇,分到一间鸳鸯客房,看上去倒也干净,但卫生间和洗漱间均为旅客共用,好在我们都是老百姓家的子女,没有那么娇贵,只想着早早休息保存夜间爬山的精力。但蚊虫的叮咬实在厉害,加上闷热的天气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凉席也觉得是发烫的,无意间便掀起了凉席,这一下却让我们惊魂难定,凉席下面,竟是蛰伏着好多生龙活虎的虫子,想是蟑螂吧,我们不敢多看却也再无倦意,呆呆地坐在凳子上不敢上床,匆匆地收拾好细软退掉房间启程。

  之后便是济南。这一回我们不再相信国营,特意找了一间私营旅馆,叫“泰华”,当时的私营企业还不多,服务和质量上却是比国营强许多,虽然也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却在济南比较繁华的地带,站在楼上便能清楚地看到济南居民的生活百态。已是黄昏后,我们带着登泰山仆仆风尘和丝丝倦意,很快便进入梦乡。第二天,我们没等到红日高照,就被济南的热流熏醒,心里暗暗感叹,济南的盛夏可真是名不虚传的热,只五六点的光景,山东汉子们已被热得只留下短裤在身,即便这样,仍然汗流浃背。但年轻的我们似乎有许多多余的精力,大明湖,趵突泉,李清照纪念馆等等,一天玩下来,已是下午,这才发现,我们的房间经过一下午太阳的烘烤变得更加之热,才知道,异地来的我们辨不清东西南北住的是东西房,难怪价格不太贵......

  后来,后来我的身后就跟上了毛毛虫,以后的许多旅馆记忆就和女儿密不可分。比如我们的北京之旅,成都九寨沟之旅,华东五市之旅,山东半岛之旅等等,所到之处我们都是住的双人标间,电视、空调、独立卫生间、旅店餐厅,伸手可触的现代文明给了我们许多方便,只是那些旅店的摆设、装饰、服务都像是复制品,并无许多特色。其实,我们居住的家不也是在经过一番装修后,变得越来越像旅店吗?

  难怪有句话说:“人在旅途”,细细琢磨,这话还真是精辟,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不过是一个漫长的旅程,这样想来,家,只不过是最长久的旅馆。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