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盛夏记忆:七月的巧克力(原)  

2009-07-10 17:38:55|  分类: 世情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月的巧克力是怎样的滋味,或者会有人告诉我,是浓烈浪漫又有一些高温下的黏糊吧。是啊,七月的高温孵化下,握在手里的巧克力一定不那么坚硬有形,它会是柔软细腻的,散发着浓郁的芳香,诱人,又让人感到嗓子间涌动着干涩。

  在我的记忆里,七月的巧克力是那样特别,它承载着全家人的希望和我的一段特别待遇。

  那一年,我17岁,在盛夏的热风中忙碌着,迎战高考。我是家中第一个参加高考的考生,当然最后成了唯一的一个。姐姐身体弱,进来妈妈单位办的中技学校,我或者因为在老师的眼里还是不差的孩子,所以就成了家里的希望。妈妈为了给我增加营养,变着法地为我做饭,希望我在高考中金榜题名。那时住房条件差,我并没有专门的学习房间和写字台,只能在饭桌清理干净后点了台灯学习。爸爸当时是一所中学的校长,有着很好的办公条件,而且别有用心地在一个房间里布置了两张床,让我和另一个即将中考的女生学习完后到那里睡觉。于是,每天晚饭后,我便会乘公车到爸爸的学校。

  记得有一天,妈妈很认真地递给我一个精致的盒子,上面印着英文巧克力的字样,妈妈告诉我学习累了可以吃一枚,很能提神并且能够增加能量。我打开盒子,看到了12枚在锡纸包裹下的圆形物,很饱满地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备受疼爱的姐姐,嘴馋的弟弟,最小的娇宠的妹妹眼巴巴地看着,露出羡慕的眼神,但我却有着特殊的理由独享这美味,用妈妈的话说,特殊时期的我理应受到特殊的待遇。一时间,我便成了家中的宠儿。

  那个时候的巧克力,实在是普通老百姓家中的奢侈食品。我们大概也只是品尝过有数的几次,而且多半是父母的同事从上海或广州探亲时带回的。在我们的记忆里,巧克力,这个从国外传来的深褐色的东西实在是太诱人,含在嘴里慢慢地咀嚼,唇齿间便有浓郁的异国情调,有时我们还会品尝到一股淡淡的夹杂着清凉的酒味,刺激,新鲜,爽口。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叫做“酒心巧克力”,一个贴切又浪漫的名字。

  少不更事的我那时不懂得爱护姐妹兄弟,我独捧着属于我的巧克力到了爸爸单位。放在爸爸办公桌的抽屉里,很多次地拿出来观赏,细细地把玩,于是,七月的巧克力便在我的手中慢慢地变软,香味愈加的浓郁。12枚,我一次次地数着,每次消灭掉一颗都会呆呆地看着那个空出来的位置后悔着,幻想着能变成24枚,36枚......它们会变成红红的报喜的灯笼吗?

  我最终独吞了那12枚巧克力,这时,高考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那些七月的巧克力终于没能成为令我一生骄傲的大红灯笼。我的闲散,我的不勤奋,我的贪恋“闲书”和“追星”最终让我与我心仪的北京上海天津武汉的名校失之交臂,我最终在本地上了大学,然后便是工作,没有走出太行山。

  那个秋天,我傻傻地站在太阳下望着远去的风景,看上去平静如水,心中却掀着波涛巨浪。巧克力的味道慢慢地浮上来,由淡到浓,由远到近,甜蜜中竟夹杂着一丝苦涩——那是我滞留在七月的梦想,从此,我每一次吃到巧克力时,那种苦涩的味道就格外明显,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学会了品味。

  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不然,七月的巧克力一定是诗意和美好的。

  多年以后,妈妈谈及往事,还会振振地说,那时的巧克力真的很贵,我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买的......我的姐妹兄弟们谁也没有觉察到我的微妙的表情,我真的只想哭。

  在父母庇荫下的兄弟姐妹后来都谋到了很好的工作,而我,从工厂到机关,从忙碌到赋闲,总是在机构改革的浪潮中一次次挣扎,一次次辗转,身心疲惫。

  如今,在七月的阳光下,我静静地回味着滞留在17岁的巧克力,莫名其妙地伤感着。

  再也没有了回头的路,再也没有了七月的巧克力......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