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夏日夜话(原)  

2009-07-17 22:56:38|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守着夜流泪,我守着空寂伤感。在这样的落着绵绵细雨的夏夜,让雨滴滋润我冷彻的心,让清风吹走我无边的梦。

我不相信自己陷入了这样的困惑,但我却无法让我释怀。我注定是痴情的守望者,但每一次守望,都给我留下深深的叹息。我不知道为什么走过这么长人生之路,我仍然这样单纯,把这一切情感写在痴情的天空下。

朋友曾人戏谑我为“冷血”之人,但在今日,我忽然发现我的血管里却流着滚烫的液体,这足以将我淹没,也足以让我在这滚滚的热浪中猛醒——为这不惑之年的困惑,为这又一次痴情的守望。

黄昏后的失望伴着夜半时分的难眠敲打着我空寂的心灵。辗转的夜里,无数次告诉自己不必太认真,又无数次不能自已。我愿意相信一切都是我的多虑,我的小人之心,我的鸡肠窄肚,我的庸人自扰……但我却不能坦然地说服自己,我战战兢兢地守着一片空白的方寸银屏,等着那一抹绿色照亮这死寂的夜空,但最终是一片杳然。我的心仿佛被撕裂似的痛,我活得好累。

此刻,也许我只能告诉自己,那边的朋友一定正处于一种忙碌的颠峰状态,而那种忙碌足以让她无法顾及我的无理,那种忙碌后的疲惫又足以让她忘记了这一盏深夜不息的灯,忘记了我们把悄悄话写在手机“晚间有约”的承诺。

她是对的。在这个让每个人都焦躁的年代,她没有理由拒绝现代文明的侵入,她没有理由把我的小小的无理感受沉甸甸地放在心上。

我只是生活舞台上一个匆匆的过客,因了几分迟钝,因了几分迂腐,因了几分不合时宜的孤芳自赏,便愈加的寂寞,愈加的单调。所以便这样倍感唏嘘,企图抓住生命中飘来的一缕霞光。

我也没有错。也许不该有太多的奢望。这一份奢望让我在不知不觉中贪婪起别人的眼光。而别人的眼光,却不会只在我这个匆匆的过客身上做过多的停留。这正是我的悲哀所在。

世界就这样不停地旋转着,我却常在这旋转中飘飘然忘乎所以。自以为天生我材必被赏,自以为碧海见证夜夜心。然而,谁又怎会知道,“嫦娥应悔偷灵药”的心情,谁又会知道在这样的夜,哀伤的我一如孤独的嫦娥寂寞舒广袖,却难舒出一片潇洒的天空。

其实, 我是一个木讷认真又有点傻的女人,我不可避免地踏入了这个社会。尽管世界很大,但我心的领空却很小,我一转身,就可以触及一切亲切或木然的眼光,而在这眼光里流露的爱与恨,情与理,也在不自觉中被我看得很重。我最终不能摆脱这只网,我只有独自咀嚼这个中的滋味,让心灵在一次次挣扎中沉湎又苏醒。

我想我是被恶俗小人的几经折磨伤害得太深了,在那种虚伪人情的面纱后,我常常警示自己:这世界并不那样纯净,它时时隐藏着欺诈,处处埋伏着倾轧。于是,我开始犹疑,不信任人,或者会毫无根据地推测别人。这充满私欲的过程让我触目惊心,这一切让我活得太累。

今夜,我独自解剖着我的心灵,窥视自己的内心,我不断地审视着自己的行为,让我毫无遮掩地“裸露”在一夜长风中。这是一次灵魂的洗礼,这一次洗礼会让我铭记在心。因为我忽然在一夜间明白:一个人应当怎样生活。

也许崇尚逍遥的庄子正为我诠释了一个全新的做人理念。那高渺、深邃的境界为我洞开一片窗,让我懂得“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诽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乃是一种高妙,让我懂得“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乃是逍遥的最高境界。是的,无所依凭,无所牵挂,这才是生活的本质。我开始渴望在尘世中坚信自己的判断,抛去一切杂念,做心灵自由的自己。

面对一缕伏天里吹来的凉风,我舒展四肢,舒展心灵的叶片,不再流泪,不再独守寂寞的挽歌,让几日来的烦忧随风远去。

这一唱夏日的雨,我想,它也曾飘过春秋的天空吧,也曾陪伴过睿智的庄子的行吟吧,而这雨后的一缕清风,莫非正是吹过了几千年的逍遥仙风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