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鞋的记忆(原)  

2009-10-18 11:03:51|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威武一顶帽,精干一双鞋。弟弟告诉我这句话时,正是薄冬,北方的风已经很干燥,常常会生疼地吹着额头。于是,弟弟说,一定要戴一顶漂亮的帽子哦。那一年,我的那顶蓝色的贝雷帽已经过时,我正踅摸着能遮住我硕大额头的冬帽。——想起这件事,忽然感到时光的流转,竟然已经很多年,世纪的门把回忆分成两段,而那一段,已经被制成了标本。

  不过,那个时代,正是鞋与帽进行革命的年代,人们在衣柜变得殷实的时候,开始注意到了头和足。尤其是鞋子,除了睡觉的时候,日日护着我们行万里路的脚,真可以算作是最亲密的朋友了。

  我向来不爱逛街,外出购买总是有目的的前往,绝不作为消遣的爱好,也许我喜欢清静,人多的地方总觉得缺氧,所以较之姐妹,我的衣柜不免空荡了一些,鞋柜也一样,想更新了立刻到对面的商厦随手拎来,而不会到专门的鞋城讨价还价,也不会积累太多的存货。姐姐妹妹不一样,大抵因为都是儿子,少有那种目睹蓓蕾成长的心情,所以打扮的精力多半放在自己身上。她们是都市爱秀美腿的一族,无论春夏秋冬,都是裙装飘飘,筒靴飒飒,哪天若是着了裤装,倒让人不免狐疑。

  因为不爱逛街,所以不敢遑论对时尚了解,但毕竟是社会中人,拎一两件说说,也不是不可。既如此,就说说记忆中关于鞋的故事吧。

  我小的时候,班上整洁干净的城市女生流行穿白底白边黑面的一带布鞋。鞋帮一定要刷出白色来,哪怕这白色已经陈旧并且磨起了小球,走路的时候自然会有意无意地小心,看到积水一定会绕道,遇上打篮球的傻小子左冲右撞也一定要绕开,一个人走时,还爱时不时地翘起脚来看看白色的鞋底是否还干净。

  那时的我有着在乡村居住的经历,比起城市的女孩来多少有点土气。我经常穿着奶妈纳的千层底布鞋,红底雪花图案的灯芯绒面料,结实厚沉的鞋底,走起路来梆梆地响。不知城市的女生是否也向往有一双我穿的千层底布鞋,我是很渴望有一双俏丽的只有在商店能买到的白底白边的布鞋。冬天的时候,我的棉鞋也和大家不一样,仍然是花色的面料,却在夹层中间絮了不少新棉花,看上去是肉呼呼的,被称之为“窝窝头鞋”,虽然样子不甚漂亮,却很暖脚,不像妹妹从小在奶奶家条件好,穿的鞋子都是买来的,却不保暖,为此落下了冻疮的毛病,一双秀足总是红红肿肿的,到了春天天气变暖时,双脚痒痒的直在鞋里乱蹭。

  别小看我的“千层底”,也曾让同学们刮目呢!那时的学生没有现在这样繁重的学业负担,放学后,我们总爱在学校逗留一阵。一段时间,因为芭蕾舞《白毛女》的热映,女生们都爱竖起脚在教室里学芭蕾舞走步,一群小女生中,就数我走的最好来来回回的几趟不带喘气,自如而且潇洒,城里的女孩呢,软软的塑料底鞋连一圈都支撑不住,还把脚崴的很痛。同学们羡慕我的功夫好,纷纷向我讨教,其实她们哪里知道,是“千层底”的布鞋帮了我的忙。

  后来开始流行白球鞋,大概像《人到中年》里潘虹儿子渴望的那种。学校但凡举行运动会什么的集体活动,要求总是白衬衫,蓝裤子,白网鞋。每次清洗时一定要细心,要很匀称地涂上白色的鞋粉,这样才能保持干爽后雪白的颜色,没准用手指轻轻一弹还能落下点白粉。没有白粉就要费点事找来白色粉笔代替,当然,粉屑要粗糙一些。

  记得我穿的第一双皮鞋是在我小学即将毕业的那年,春节的时候,妈妈给我和姐姐买了一模一样的黑色丁字皮鞋,还有一模一样的黄色纱巾。皮鞋是猪皮的,家庭的拮据使妈妈不敢仰望那些价格昂贵的,所以皮面有些粗糙,甚至可以看到米粒大的毛孔,但毕竟是皮鞋,穿在脚上顿时觉得牛皮哄哄的。那时,同学中爱流行这样的话:牛筋皮鞋五块五,你妈叫你小地主。可见,皮鞋是蛮有“地主”的派头的。

  到我上了高中时,已经不多人在冬天穿布棉鞋了,皮棉鞋开始悄悄地流行起来,而且很快弥漫了校园。我的第一双皮棉鞋也是和姐姐的一模一样,黑色小腰身,内侧拉链,里面有毛茸茸的填充物,竟然还有一点后跟,好像价钱还不菲,大约两双就花去妈妈将近一个月的工资呢。那个冬天,我常常得意地欣赏着把脚包装的纤瘦的皮棉鞋,没事的时候就狂擦鞋,害得妈妈直抱怨,鞋油都用的快了呐!也是从那个冬天开始,我们开始告别了布鞋时代。

  再过了几年,参加了工作,拿着可以自己支配的5~20元的奖金,便开始了自给自足的生活,衣服、鞋子开始都是自己购买了。那时,一些发达城市的前卫女性已经开始穿高筒的靴子,配着卡腰的短皮衣,飒爽干练。我是在电视上最先看到这样的装束的,小百花越剧团的茅茅短发,黑色皮衣,黑色长筒靴,神采飞扬地唱着“路遇大姐得音讯,九里桑园访兰英......”正版正眼的小生唱腔,举手投足出洋溢着男孩子般的潇洒自如,在众多娘娘腔的越音越女中,玉树临风,大姐大的风范浑然天成。茅茅很快成为我的偶像,直到现在,我都会固执地以为,梅兰芳是最成功诠释古代女性的男性,而茅茅则是当今第一女小生。如今很多李宇春的粉丝喜欢春春的中性,其实他们不知道,早在20多年前,茅茅就引领了中性的时尚。

   绕远了点,再说鞋。我当时可是没有勇气像茅茅一样那样前卫地穿长筒靴,只记得姐姐当时对我的偶像嗤之以鼻,很爱古典的她看不惯这样新潮的打扮,谁知现在,长筒靴已成了姐姐的最爱,高跟的,平跟的,大跟的,小跟的,坡跟的,简单干净的,缀着流苏的,哎呦呦,鞋柜里可谓长筒成患。也是,谁让她们是美腿一族呢,大概唯有长筒的靴子能尽显秀腿的妖娆吧。我却惨了,没有纤细的腿形,自然就少了长筒的潇洒。我的鞋最多穿到中腰,还常常被长裤遮没。没办法,时尚也得跟人的整体相匹配,人云亦云的时尚从来不是时尚。

  还有凉拖,也是都市女性的偏爱,但我却无论如何不能穿它上班,尽管我们这吃着公务员饭的芝麻单位没有人会管,但毕竟在市政府大院出出入入,我已经自觉地把自己归为职员族,低胸衣,超短裙,凉拖都是不能出入办公室的。

  所以,我总是相对滞后地跟着时尚。好在现在的时尚已不单一,尽管不穿长筒靴,也一样能穿出足下风采来。尖头的,方头的,镂空后跟的,休闲的,光面的,软面的,牛皮的,羊皮的,鹿皮的,丝绒的,系带的,无带的,脸深的,脸浅的,每个季节都有它的特色,颜色更是已脱离了以前单一的黑色,棕色。应该承认,现在的鞋子,除了舒适,更在外表上进行了革新,样子好看多了。

  有时,时尚也像风水轮流转一样,不知什么时候,老北京布鞋店已在都市亮相,价格已不是当年的布鞋价格,据说,那样的布鞋也做的很考究呢!

  关于婚姻与鞋子的比喻已经不新鲜,但真正能明白婚姻与鞋含义的恐怕还是不多。只是大家的精神生活有了转向,鞋子要求漂亮,婚姻也一样,只要漂亮了,便也舍不得抛弃,毕竟,还能满足人的虚荣心嘛!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