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网络歌曲看过来(原)  

2010-01-16 10:49:48|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歌曲何时流行起来的,我一定不是最先了解的。

  听说香香的时候,我的电脑还没装宽带,只听得女儿插着MP3的耳机哼哼呀呀地在唱: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猪!你有着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猪!你的耳朵是那么大,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猪!你的尾巴是卷又卷,原来跑跑跳跳还离不开它,哦~~~  于是,很奇怪,那么不雅的猪的形象怎么会在歌曲中以一种流行的姿态出现?

  后来又听到了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好像是那年颇盛传的一句爱的宣言。那时,我才恍悟,原来网络歌曲表现的题材之广,内容之多正是专业歌曲所缺失的,尤其在这样一个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们似乎开始厌倦正统,希望以一种放松的自由的状态来释放自己在城市的洪流中迷失的情感和压抑。

  于是有了胡杨林和她的《香水有毒》:

  我曾经爱过这样一个男人

  他说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我为他保留着那一份天真

  关上爱别人的门

  也是这个被我深爱的男人

  把我变成世上最笨的女人

  他说的每句话我都会当真

  他说最爱我的唇

  我的要求并不高

  待我像从前一样好

   可是有一天你说了同样的话

  把别人拥入怀抱

  ......

  一时间,那低回的乐曲,隐隐的伤痛,有些绝望而无奈的忧伤在城市灰蒙蒙的上空悄悄地飘荡起来,击中那些被爱伤害的女人的心,颇像《蜗居》中宋太的心理写真。说实话,我也喜欢那首歌的曲调,低迷,抒情,委婉,一个女人爱恨交织的内心世界被展露的一览无余,一份红尘里的爱被苦苦地搁浅,平淡而舒缓的乐音中镌刻着涌动过的痛的情感。

  后来又有了庞龙的《两只蝴蝶》:

  亲爱的你慢慢飞,

  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亲爱的你张张嘴,

  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

  亲爱的你跟我飞,

  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亲爱的来跳个舞,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追逐你一生,爱恋我千回,

  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

  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唯美的爱情,浪漫的追逐,心灵缠绵的约会被一个在音乐圈摸爬滚打15年默默无闻的东北歌手用深沉,粗犷又不失细腻柔情的嗓音诠释出新版梁祝般的化蝶情缘,这,大约也是疲惫的都市人所渴望的爱情。

  到了去年,网络歌曲因为被大量的草根们喜爱着,一样当仁不让地挤兑着正统的流行乐坛。80后也玩起了怀旧,继《韩梅梅和李雷现在怎么样了》的帖子发出后不久,一首名为《韩梅梅李雷之歌》便出现在网络上。由一位声线纯净的男歌手演唱,煽情的歌词,忧伤的曲调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怀旧情感:

  一切从那本英文书开始的,

  那书中的男孩李雷,

  身边的女孩叫韩梅梅,

  一只会说话的鹦鹉叫polly,它到处飞。

  好多年没有再一次翻开它,

  但那一段说的谁和谁,

  偶尔还能细细回味。

  书中他们的喜与悲,

  书外身后的是与非,

  还有隐隐约约和我一起长大的小暧昧。

  后来听说李雷和韩梅梅,

  谁也未能牵着谁的手。

  一样的是我们都有,

  当初不曾遥想的以后。

  还好polly它还活着,

  就像我们当年的小美好。

  它永远都不会老,

  在心底飞不走。

  这首歌所表达的,是已经长大的80后的怀念,不仅仅是怀念李雷和韩梅梅,而是那一段曾经属于自己的小幸福和小暧昧,那样的幸福和暧昧是清清浅浅的,在岁月的日历上印着淡淡的痕迹,当这一切蒙眬的过往都已成为历史,还好,有这样一首歌让行色匆匆的80后在幽暗的灯光下凭吊。

  《偷菜歌》的传播毫无疑问是伴随着偷菜现象出现的。偷菜最早发源于开心网,其后范围渐大,偷菜的游戏甚至弥漫到了QQ、校内网站或空间。偷菜的队伍越来越多,从白领学生到社会总动员。有一种说法说经常上网的人总有一块属于自己的菜地,种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偷点别人地里的菜。当然,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但足见偷菜的诱惑:

  还没成熟的时候,菜地已被伸手,

  N多人在等候,点灯熬油,格外有劲头;

  还没有看清楚好友,番茄黄瓜都被偷,

  只怪我太落后,慢人一拍,该收都没收......

  滑稽而真实的歌词真的很应景,把迷恋偷菜的众多网友的形象描绘的真真切切。

  说到去年的热点,绕不过《蜗居》的热播,它受观众追捧的原因不是那被一些人放大了的名词“小三”,而是它清晰地道出了众多房奴的压力。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已经靠银行按揭贷款买了房子,但是,相当的按揭购房者并没有生活在幸福之中。购房除了给了他们一套可以居住的房子外,还给了他们都市压抑症:紧张,压抑,委屈。脆弱,以及心底的迷茫和愤愤不平。

  于是,这首《房奴之歌》也就在大家嘴里传唱开来:

  自从拿到新房钥匙的那一天,

  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彻底改变。

  我不敢打牌不敢旅游还戒了香烟,

  革命的小酒也成了对过去的怀念。

  哪一天,哪一年,我才能还清房贷回到过去,

  哪一天,哪一年,我才能还清房贷活出精彩?

  歌唱的真是惨兮兮的,当然,你要全信就完蛋了,网络的歌曲免不了有一些恶搞和戏谑的成分,但多少可以窥到一点生活的面目。

  作为妈妈,我还想提一首《妈妈之歌》,创作这首歌曲的是美国喜剧女演员安妮塔.兰弗洛,她是3个孩子的母亲,为了照顾小家伙们的起居,她和许多妈妈一样整天唠叨不停,于是有感而发,创作了这首歌,配着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的《威廉泰尔序曲》一经在网上播出,就引起强烈的反响,被译成多种文字,成为多语版的网络歌曲。

  《妈妈之歌》的歌词简单明了,却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

  起床,起床,快起来!

  去洗脸,去梳头,记得刷牙!

  这是你的衣服,你的鞋子,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别忘了叠被子

  ......

  老天爷,多么可怕的喋喋不休的一个妈妈,多么真实生动的一个妈妈,她就在我们的生活中。这样的歌曲一经播出便引来满堂笑声,实在是太熟悉的妈妈,太熟悉的我们自己。伴随着《妈妈之歌》的出炉,安妮塔也收的了许多男性寄来的投诉信,他们渴望着也有一首《爸爸之歌》,安妮塔还真有心,和“爸爸”们一核计,也搞了一首《爸爸之歌》,至于歌词,很简单:好吧,问你妈!问你妈!

  由此看来,网络歌曲还真是一块独有的领地。我想,它们之所以总有流行的歌曲飘红,大约因为它们有着浓浓的草根情结吧!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