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此情不关风与月(原)  

2010-01-07 19:02:37|  分类: 心语低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寞的午后,一如还没有喧闹起来的旧历年底,有点慵懒的味道。

  呆呆地守着一屋的温暖,被电话叫醒,慌慌张张的出门,为女儿收取邮件。

  昏灰的街面,扬尘的马路,院子里匆忙跑过的野猫,一楼人家的护栏上挂着的风干的大葱,院内传达室的小火炉上滋滋冒着热气,炖肉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平实而普通的生活,有着浓重的现实的烙印。

  我又为何郁郁着?是因为一月里的思念格外沉重吗?我几乎要把头摇到破碎,否定着自己,否定着已被时光搁浅了的回忆。

  那个时候,我真小啊。刚刚跨过人生的第一个十年,梳着小丸子那样的娃娃头,懵懂的眼睛总在流浪,空白的心灵却开始慢慢地着上颜色。

  那些年,在我的小手里,攥得最多的颜色就是眼泪的颜色,人们说是透明的,在我看来,却分明滴着血红色,凝重而忧伤。

  我在那一年开始长大,有些过早地长大。也许,那是一个催人长大的年代。

  还在小学的我开始学会给异地的妈妈写信,满纸都是铮铮的豪言壮语,有眼泪滴在粗糙的信纸上,顽强地残留着痛苦的印痕。

  无意中偷听到过爸爸妈妈的谈话,听到他们对中国命运的担忧,对一些奸佞小人的咒骂,于是,每天在院子里和煤泥的时间就成了我和姐姐锻炼意志的时间,我们轮番着相互拿铁锹打着对方,忍着棍棒触及皮肤的痛,坚强地闭紧嘴巴,一副决不做叛徒的凛然形象。到夜里,我和姐姐看着各自腿上淡淡的紫痕,心中却是无比的自豪。幼小的心灵盛开着正义之花,也许,正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具备了超乎自己年龄的成熟思想,有些老气横秋呢!难怪多年后,我总是能够和比自己长出许多的人实现心灵交流,体会着他们的苦难,理解着他们的思想,认同着他们的经历。

  也是从那时起,我懂得了思念。

  几年后,在每年的一月八日,我都会写下一点感受,也许会是长长的诗句,也许只是短短的几个字“想你了!”,但情感的天平却没有减少砝码。

  后来,这种思念就被绵延成一条河,潺潺流走时光,流走青春,却唯独把一份深情留在心底,淤积成沉甸甸的泥沙;这种怀恋就被演变成一种悠扬的乐曲,汩汩漫过激动,漫过冷漠,却把持久的咀嚼留在记忆深处。

  很多年了,我不在乎以往的崇高风气被金钱淹没,我也不在乎人们怎样用庸俗的眼光品评一个鞠躬尽瘁的伟人,我的脑海里,永远定格在一张坚毅的脸上写着的忠诚,定格在一袭灰色中山装的胸前别着的“为人民服务”的纪念章。这,是留在10岁记忆中永恒的影像,——真的无产阶级,真的公仆,真的闪光的灵魂。

  常常会想,自己已经长大。是的,不再是30多年前扎着小辫挺着一方聪明的大额头的小女孩了,也不会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女,总为杯盏里的清茶无端落泪。长大了,长大的过程却是心灵蜕变的过程,世故多了,狡黠多了,圆润多了,热情少了,梦想少了,棱角少了,或者,这才是现实的人,成熟的人,才不是另类的人。

  只是,心灵仍残留着正直的种子,让我常常在一月的清风中,洒一抔祭奠的眼泪,默默地告慰英灵,然后起程,在红尘中做别样的自己。

  我当记着,什么是天地间站着的大写的“人”。

  呵呵,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何必笑,此情不关风与月。

  不关风与月!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