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梁山好汉排名的玄机(引)   

2010-02-11 10:54:36|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梁山在江湖上影响越来越大,队伍日益扩大,如何整合来自不同山头、不同派系、不同出身、不同职业的英雄,既变FXp9N$得越来越重要,也是越来越无法回避了。

 英雄不问出身,但是聚在一起 ,总要有个前后座次问题。而这个问题,确实既敏感又棘手。

               两层高级摆设

宋江是梁山之帅,吴Fm用是梁山之相,这无可争议,也是任何人无法 取代的。尽管金圣叹先生对此二公多是贬损之 词,但无此二公,梁山群雄就是一群流寇与散沙。正是他们的默契合作,梁山才由一个并不 显著的山头,逐渐成为江湖第一、朝廷惧惮的k组织。

 比较而言,排第二名的卢俊义、第四名的公孙胜,多少有些摆设作用 。卢俊义的最大作用,是提升了梁山武功,尤 其是内阁的武力。河北三绝中,卢俊义占了一 绝,这给梁山企业文化带来的潜在影响,很少 有人做出评估,对卢俊义似乎有欠公允。卢俊义功夫是第一人,如果谋略上再让他有过人处IBd,那宋江的老大真的就做不成了,梁山可能就 是“卢山”。另外,卢家为梁山贡献的财力往 往为人所忽视。

公孙胜对梁山 的最大贡献,主要是主持英雄大排名的法坛。 道人身份与江湖上的神秘传言,使他成为这一 任务的不二人选。要知道,宋徽宗的最大爱好 是崇道并自封为“道君”。当时道士在社会 上的地位高过僧人,这也间接帮助了公孙胜这个不法道人。

梁山的五虎上将 也是高级摆设。董平虽被认为是梁山第一猛将有“董一撞”之称,但加入革命组织时间太短,江湖人望也不高,没办法接排在秦明之后 关胜排在第五,是让很多林冲爱好者愤愤之 事,不过,关胜有个了不起的祖宗,本人又功 夫了得,仪表不俗。加上宋江要干的事情是将 一个黑社会组织改造成可以与朝廷对话、通过 对话走向和解的组织,那梁山事实上的第一将 ,就必须是他真正能指挥得动的。综合上述几 点,五虎上将第一位,非得给关胜不可。

秦明作为宋江心腹第一个猛将,也 是宋江的第二个名将(第一个是花荣),排在 林冲后是正常的位置。呼延灼不仅是名人之后 ,而且是梁山收编的第一个有正规军集团作战 经验的将领,既有本事又有家世,放在第八的  L位置也是合适的。

               政治精髓与利益精髓

大排名的第九名至第十二名,是非常有讲究的。它 既是梁山政治潜规则的精髓,也是梁山利益的 综合体现。

 花荣是宋江的第一 心腹,宋江办公室主任,加上他的神箭功夫誉 满江湖,排在第九可以理解。不过,从燕青作fm为二天王卢俊义的家人排在第三十六位来看 花荣的位置排得太靠前了些。

柴进是皇族,是梁山所有英雄内心存有敬畏的! 柴世宗后代,这使得他先天有血统上的优势。 草根出生的人,可能多少对纨绔子弟很不入眼 但说实话,一旦成为组织,不但很难避开与 这样的人为伍,甚至组织里天然就有这样的人 生存的空间。具体到柴进,对梁山在经济与血 统上还是有大帮助的,尤其是实现宋江的招安 理想方面是不能替代的人选。此外,柴进又帮 过宋江、林冲、武松等人,排在第十位说得过 去。

朱仝救过梁山两代天王, 又有关云长般的相貌。朱仝加入梁山,可算是提升或成全了梁山的义气一面,排在第十二位 也还说得过去。

      第十一位归李应,看似有些勉强。但两点原因很重要,李应是真正打破祝家庄的功臣,也是梁山钱粮最早 的大支柱之一。打下祝家庄,对梁山的发展以 及宋江在梁山的地位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

 

                没有地位的水军

 马步水三军中,在梁山最不受重用的是水军,这从水军的 排名就可看得出来。

   李俊是水军一哥,但排名竟然在没遮拦穆弘之后,似乎 很难解释得通。从加入梁山前的江湖地位看, 李俊(李立、童威、童蛟)、穆弘(穆春)、 张横(张顺)同为揭阳岭三霸,比较而言,李G俊地位更高些,这是一;二呢,李俊是水军老 大,穆弘在步军或马军都是二线人物;还有, 二人都是宋江的人,都是在揭阳岭结识的,穆 家兄弟险些害了宋江。综合这几点来说,李俊 -的位置都应该高于穆弘才对。

当然,穆家是揭阳岭富户,穆太公与儿子一起 追随宋江加入梁山后,在财力上对宋江的队伍 是个绝大的支持,这一点确实为李俊、张横、 张顺等人所不及。

李俊没有排到好位置,阮氏三雄与张氏双雄也就集体排不 到好位置。阮氏三雄对梁山革命组织先前创立 ,也是立下不世之功的,排名居然都很靠后。 不过,比他们有更大创业功勋的杜迁、宋万、 朱贵等人,不唯进不了天罡,就连地煞的排位1都差得多。这样想想,阮氏三雄也就心平气和了。

  说到底,梁山英雄虽生长在梁山泊,但除了接送英雄外,水面上的事情 真的并不多。水军作用小,水军将领也就难免地位低。这是梁山英雄排行的一个基础。

梁山后来也受制于水军这块短板 ,在征讨方腊时,因为梁山水军能力不济,加上 方腊水军又过于强大,让张顺、阮小二、阮小 五等水军大将,莫名其妙地死掉。李俊如果不 是得到太湖上神出鬼没的费保等人的帮助,几乎也是一筹莫展。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梁山 排名时,宋江还算不到这些,也顾不过来。

                潜规则的牺牲品

  比较而言,梁山的组织系统, 在当时还是最先进的。从作战组织上看,梁山 分为马步水三军,每个作战军种都有主将若干 辅将若干,偏将若干,独立作战能力都很强 。而在辅助部门设置上,门类也相当齐全,粮  草、修船、造甲、制装、建屋、酿造、火药等  部门,相当于今天的总装备部。而指挥作战的 总参谋部是个值得另眼相看的部门,包括侦探! 号旗、文书、接应酒店等部门,都在这里。

 梁山的总参谋部是智多星吴用^掌管、入云龙公孙胜与神机军师朱武协助的作战中枢系统。在这个系统之中,除了指挥具体 作战的部门外,有两个工作部门是非常重要的 ,一是酒店接待系统,一是侦察走报系统。前 者管的是加入梁山人才的接待、筛选,兼管通 风报信。而后者,则是各种情报的刺探、特殊 任务的执行与配合,在当时的梁山一类强盗团 伙,分量更重些。作战判断的第一手情报,均 来自这个部门。

 在梁山群雄中 ,真正干得了侦探的英雄,只有两个半:一个 是神行太保戴宗,一个是鼓上蚤时迁,半个是 浪子燕青。在这三个人当中,真正深入侦察, 潜入、刺探一线的,干最脏最累具体活的,是时迁。为什么时迁要做脏累活呢?一是他确实有特殊的才能,盗过墓,有昼伏夜出的本事 ,更有极大的潜伏耐心,属于真正的胆大心细那种。 

  戴宗因为跑得快,老大们自然将功劳往他的头上记,他也乐得往自家身 上贴金。与此同时,因为来去匆匆,戴宗探得 的情报往往并不实,加上军情紧急,时间显得 更为重要。戴宗为什么后来排名时能够排那么 靠前,与那个时代对信息的获得与今时不同、 腿快是硬道理有关;而戴宗又是吴用的嫡系, 在江州伴过宋江,又将自家小弟李逵送给了大 哥宋江,因此他是梁山最重要的两位领袖都喜 欢的红人,进天罡阵容是谁也挡不住的。

 燕青在侦察上是个高手,综合才能 显然是超过戴宗与时迁,语言天赋更是梁山第 一。不过,毕竟燕青的相当重要任务,是陪伴 二天王卢俊义。另外,公平地说,在社会底层 ,尤其是做些偷偷摸摸的勾当,燕青应该与 时迁还有相当距离。当然,时迁特殊的轻功与 潜伏本领,也是燕青不能望其项背的。

也就是说,在侦察与刺探情报上,时 迁有戴宗、燕青等人所不能及的本事。比如:为了破呼延灼的连环马,需要金枪手徐宁,这 条计是金钱豹子汤隆献的,但真正引诱徐宁加 入梁山的关键,则是徐宁家传的甲胄。而偷到 那副甲胄的,则是时迁。再后来,打大名城关 键时放火、攻打蓟州时潜入城中做内应,也都是时迁做的。

   那么,为何时迁 却要排倒数第二?

    这个问题, 还真要回到潜规则问题上去。按出身算,时迁 是个偷窃的贼。一般来说,在强盗团伙中,偷 窃与采花,往往都为英雄好汉所不齿,偷窃尤 其为甚。正因为此,时迁在梁山干活最卖力, 功劳一大把,但位置确实与功劳不符。当然, 从这个角度说是梁山的潜规则冤枉了时迁,多K少还有些不公,应该说是江湖潜规则牺牲了时 迁。       

时迁本来从事的事情低贱 ,这说起来不能完全是他的错。不过,在与杨 雄、石秀等投奔梁山经过祝家庄时,时迁偷吃了店里的报晓鸡,将梁山与祝家庄的战役提前 打响了,以致宋江头两次打祝家庄均以失败告^ 终。如果不是病尉迟孙立等人加入,宋江几乎 没办法攻打下来祝家庄。不唯如此,在杨雄与石秀加入梁山时,晁盖差一点杀了投奔梁山的两位英雄,将宋江与晁盖的矛盾提前挑明了。 这几宗账如果要算,迁怒对象恐怕只能是时迁。(作者:刘亚洲《水浒潜规则》)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