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碎碎念.爱心鞋(原)  

2010-02-12 12:13:44|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历的腊月,我们的忙碌与生俱来,很规律的生活往往被打乱,为一些小事会考虑到烦心,毕竟,一年的洒扫庭除似乎都浓缩在了这几日。

  因为忙着单位的春节前慰问,差先生去妈妈那里送他老家人带来的手工无碱馒头,直到我下班回来,也不见他回来。灶台一片冰凉,早上的碗筷还堆在洗碗池里,我心里一阵暗骂:眼里一点活都没有。

  “喏!”

  一阵风随着推开的门飘了进来,换了鞋子,先生就站在我面前,冷气嗖嗖直冒。

  “给你!”一个红色的塑料袋随着他的话音递过来。

  “什么?”有点狐疑地望着他有些诡异的表情。

  “你妈给你的爱心鞋。”

  “?”上了年纪吗,没头没脑的话总是不能一下子明白。直到打开那个塑料袋。

  竟是一双拖鞋。毛线织的拖鞋!

  “你老妈给你的。”先生拖长了声音有些调侃地说:“只有你们同姓氏的才有资格拥有。”

  就是说,只有我妈妈直系的儿女才有!限量版的纪念,意义非同寻常。

  因为,我一眼看出这是出自妈妈的手。当然鞋底是买的,但鞋面却是千真万确出自妈妈的巧手。暗红色和黑色的毛线混织着,有着分明的突出的脊梁,当然也就有柔软的沟壑,有一种很古典的味道,仿佛是暗红色镶花的旗袍一般有着柔软而细腻的内质,——那都是妈妈穿过的旧毛衣,我想她一定是舍不得扔掉才艺根根线地拆掉又将它利用。因为家里就有妈妈用各种毛线织成的毛毯,我偶尔回去也会见妈妈常拿着棒针用这些毛线给弟弟的孩子织很厚的毛衣或毛裤,或者在织一些手提的小包。

  而让我更为惊讶和感动的是鞋面靠近腿的部分,有一寸的灰色的毛线作边。很正宗的灰色,中粗线,用很随意的平针做边,仿佛是精致的旗袍袖口或裙摆处有几缕牛仔布的猫须,忽然就有了现代的时尚,而那灰色在暗色的黑红色鞋面上时格外的醒目。——那是爸爸穿过的毛衣!记忆中,那件灰色的开口元宝针毛衣爸爸穿了很多年,那些日子也仿佛在我心中驻留了很多年,以至于爸爸留在我脑中的最后形象都是穿着这件灰色的毛衣。

  爸爸穿着灰色的毛衣在阳光下看书,渐渐灰白的头发竟和这毛衣出奇般的般配,在午后的阳光下,着上淡淡的金色。

  爸爸穿着灰色的毛衣在厨房给我们做饭,想不到书生般文弱的爸爸竟能做出转盘剔尖。

  爸爸穿着灰色的毛衣逗我家那只叫着“丽秋”的猫,同样的灰色毛线像蛇一般在猫的面前舞动,猫傻傻的一次次扑去,引得爸爸一阵孩童般的笑。

  爸爸穿着灰色的毛衣站在阳台上望楼下,他在等着他的孩子们倦鸟一样飞回自己的巢穴。

  爸爸穿着灰色的毛衣送我下楼,趁我在楼下厕所解手的时候骑走了我的自行车,害得我惶恐万分,因为爸爸那时已经得过脑溢血,我们是严禁他骑自行车的。

  ......

  所有的回忆此刻仿佛都浓缩在这一寸的灰色鞋边上。曾经鲜活,曾经生动,曾经熟悉,曾经快乐......但这一切,现在却已遥远。

  我也曾经想念过这件被爸爸穿了N多年的毛衣,想着它的气息,想着它的体温,想着它的温馨,但我一直以为这件灰色的毛衣已经随着爸爸去了天国,不给我一点触及它的念想。而现在,这种爸爸拥有的灰色忽然笑吟吟地站在我面前,仿佛打开了所有存在过的日子。

  我一下子便流下了泪。

  念及着爸爸的温情,念及着妈妈的细腻巧手,念及着只有我们兄弟姐妹才有的血脉,念及着这个冬天中别样的温暖。我舍不得穿,把它包好放在鞋架上。

  两天后,我去看妈妈,自然说起了拖鞋和爸爸的毛衣。

  “你还记得呀!”妈妈很惊讶地看着我,有些欣慰。

  “你姐的你我还没给,你妹离得近,先抢到一双,我给彤彤(弟弟的孩子)做了两双,一双普通的,一双包了后跟的,只这样她就可以光着脚穿。你和你弟弟的颜色一样,还有彤彤她妈的一双,昨天小乔(我不便说的关系)来也要一双,瞧,那次买的八双鞋底都用完了。”妈妈喋喋不休的唠叨着,上了年纪的老人总是喜欢听人们的赞扬,听到我盛赞编织的手艺,妈妈的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意。

  我却在心里有了点醋意,只那么一点点。

  哼,我以为是我们姐妹兄弟才有的独家回忆,谁知,13年不曾和妈妈和我们这些大姑小姑说话的弟妹也有,侄女就不必说了,在妈妈的观念里,孙子和外孙可是泾渭分明,有些事情是外孙们别想企及的,也难怪,谁让外孙们随了女婿们的姓呢,话说回来,即使随了我们的姓,骨子里还不是我们家的,因为从女儿这一枝蔓起就已经是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了,还有和我们家还不能算作有姻亲关系的旁人。

  我当然没和妈妈说我的小醋意,我理解老人,她自有她的考虑,何况,笨手笨脚的我有何理由苛责老人?只是,限量版的回忆似乎灌了水,有点不那么纯粹,好在,也只是那么一点点!

  回到家,我便和先生说起我的小杂念,末了,我问他:“我是不是有点坏,难怪我的姐妹都说你比我忠厚。”

  “哪里,我倒觉得你真实,像一个自然的人,有脾气,有牢骚,有杂念,但更有的是识大体顾大局,一切小瑕疵都会统一到一个‘善’字里。我呢,是修炼的有点境界,但有时却觉得很空洞,——是那种虚空的累,这种没脾气根本成就不了任何事业。太求完美其实本身就已经不完美。”

  我傻傻地听着他的宏论,不得不承认先生说的在理,我不能像他一样那样完美的宽容,仁厚,原谅所有事情所有人,包括他的老同学剽窃了他的诗歌他都会假装不知道的仍然和那同学热情地往来,这样的“好好先生”我不要说去做,就让我看着都觉得累。

  我还是喜欢做这样的我,爱流泪,爱感动,有牢骚,有怨言,不那么包容一切,但所有的感性都会归于理性,因为我相信我始终有一颗善心,我会学着完美,但绝不刻意去求完美。

  哈哈,自恋一把咯!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