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诗心悠悠,琴语翩翩(原)  

2010-05-14 18:26:02|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因为我一直爱着诗歌,因而在默默的臆念里,总会有灵感的诗行在飞,尽管每一个梦醒时分,曾经用心记了很久的诗会飘然而去,但总会,在梦的星空留下一道浅浅的轨迹。

  也许因为我一直恋着琴声,因而在每一次对诗歌的缅怀中,都会认真地谛听琴声曼妙地响起,仿佛让诗心放逐任凭琴弦上的音符来洗涤。

  于是我会固执地以为,诗,是行走在灵魂间的长风,飘飘然,贯彻一生。而诗歌里的琴声便如秋天飘下的落叶,叶瓣上静静地流淌着长风掠过的情怀。

诗心悠悠,琴语翩翩(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看新版《三国》,周瑜纵横论琴,不由感上心头。其实自古以来,许多文人都通晓琴理,琴技高超者也不在少数。在传世的大量诗作名篇中,有许多直接以琴、琴歌、琴赞等为题。尽管曾经对诗中琴韵收集了不少,但一路的品读越发觉得诗海茫茫,琴韵难解,只得就枕边几首诗,撷来几瓣琴语诗心,与朋友分享。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可谓典型的才子佳人的传奇,一曲凤求凰,千古意缠绵,引得无数文人雅客竞讴歌。杜甫晚年在成都凭吊司马相如遗迹琴台时,就作有一首以“琴”字为题的诗——《琴台》:

茂陵多病后, 尚爱卓文君。酒肆人间世,琴台日暮云。

野花留宝靥, 蔓草见罗裙。归凤求凰意, 寥寥不复闻。

司马相如晚年退居茂陵,在这里诗人以地名指代相如。“茂陵多病后,尚爱卓文君”,是对晚年相如与文君始终不渝的真挚爱情的赞颂。暗点他们当年琴心相结的美好爱情。“酒肆人间世”是对司马相如和卓文君蔑视世俗礼法勇气的赞颂。“琴台日暮云”出自江淹“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眺望暮霭碧云,感慨今日空见琴台,文君安在?“野花留宝靥,蔓草见罗裙”两句,是诗人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一笔,琴台旁美丽的野花和嫩绿的蔓草仿佛是文君当年的笑靥和所穿着的碧罗裙。最后一句“归凤求凰意,寥寥不复闻”,是对相如、文君反抗世俗礼法、追求真情至爱的赞颂。

再看唐代诗人王昌龄以《琴》为题的诗:

孤桐秘虚鸣,朴素传幽真。仿佛弦指外,遂见初古人。

意远风雪苦,时来江山春。高宴未终曲,谁能辨经纶。

 如果说王昌龄的诗中琴音平缓疏简,不见表情,朴素无华折射出一种琴之淡然,使听者有神游太古,与天地初开之人相会的天真纯正之感,表现出一种“技”进乎“道”的“琴境”。那么,另一位不太著名的唐代诗人隐峦的琴诗在赞颂了琴的丰富表现力的同时,也发出了“琴意”艰深,知音难寻的感慨:

七条弦上寄深意,涧水松风生十指。自乃知音犹尚稀,欲教更入何人耳。

诗心悠悠,琴语翩翩(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以《琴歌》为题的琴诗少补了要说到唐朝诗人李颀的诗。李颀性格疏放超脱,厌薄世俗。他善于用诗歌来描写音乐和塑造人物形象,当年诗人奉命出使清淮时,在友人饯别宴会上听琴后,诗心萌发,遂作《琴歌》一曲:

主人有酒欢今夕,请奏鸣琴广陵客。月照城头乌半飞,霜凄万树风入衣。

铜炉华烛烛增辉,初弹渌水后楚妃。一声已动物皆静,四座无言星欲稀。

清淮奉使千余里,敢告云山从此始。

在月明星稀的夜晚,饮酒和听琴同样醉人。琴人初弹《渌水》,后弹《楚妃》,高超的琴艺使四座无言。全诗由酒、琴、曲、人几个部分构成,步步深入,动人心弦。

诗心悠悠,琴语翩翩(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无独有偶,唐代三大诗人之一的白居易,也有一首以《琴酒》为名的七言绝句。白居易晚年放意诗酒,号醉吟先生。《琴酒》诗中以酒咏琴,以琴醉人,悦耳的琴音与飘香的美酒同样使人陶醉,描绘出一幅超然、脱俗的心境:

耳根得听琴初畅,心地忘机酒半酣。若使启期兼解醉,应言四乐不言三。

还有李白的《听蜀僧濬弹琴》,则充分体现了太白风骨,飘飘乎,行走在广袤空间,曵曵乎,畅意于白云之上。

 诗心悠悠,琴语翩翩(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蜀僧弹琴令李白之心生汹涌之松涛,澎湃於群山之间,是已超於七弦之上,一室之内。 李白是由万壑群松,长风振荡所得。在时间和空间的扩展中,其心神相合,如出一脉, 既如山之峨峨,亦若水之荡荡。绵延浩淼的琴声,有时如听万壑之松,有时如亲国士之风。

诗心悠悠,琴语翩翩(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王维也是我深爱的一位诗人,他的音乐造诣无与伦比,一首《竹里馆》更是我多年的钟爱: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诗人独坐幽篁,抚弄琴弦,一曲终了,情有不足,不禁掷琴而长啸。这样的情致,颇有些魏晋名士的味道。 弹琴也好,长啸也好,都是诗人独自所为,在这深山茂林之间,连声响也难以传出,自然不会有外人知晓。然而,随着时间不知不觉地推移,明月突然跃出,照亮了诗人独坐的丛篁,就仿佛一位知音,倾听着诗人的心曲。人不知而有日月知,此刻的诗人,脱略了俗世,却融入了自然,进入一种与自然同体、与大化同在的境界。这正是诗的妙处,以弹琴长啸,反衬月夜竹林的幽静,以明月的光影,反衬深林的昏暗,表面看来平平淡淡,似乎信手拈来,随意写去其实却是匠心独运,妙手回天的大手笔,实为千古佳品。

写到这里,不禁感叹,琴语诗心,不是寥寥数语可以道尽的。想起早些年随手拾来的几句碎语: 

——随风隐去的那轮淡然红日,却在不经意间离散。 昨日徘徊在痛的边缘,今日将又如何? 怅然凄凉的黄昏,迎着阵阵琴声消弥在岁月之中。 曾经的追忆,化作那些渐渐老去的云烟, 夜归的鸟儿,曾去向何方,望穿了多少风景? 晚风依旧,如你如我,一一在岁月中梦游。

但愿,我爱的诗语琴韵一生都会在我的岁月中漫游吧!

 

  评论这张
 
阅读(78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