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爱无绝期(原)  

2010-05-27 16:15:02|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5月2日,是人民音乐家施光南先生离世20周年,谨以此文献给我敬爱的艺术家。】

爱无绝期(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他出身在一个红色家庭,父母声名显赫,思想进步,一生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无私奉献,可以说是共和国的开山者之一。他少年神童,5岁就显示出了自己非凡的音乐才华,19岁便将郭沫若的“雷电颂”改编成交响乐,引起乐坛的广泛关注,在音乐学院读书时,他甚至用一系列外国名字创作了一些优秀的后来被大家误以为是外国名曲的具有异国情韵的歌曲。

  她出身在一个爱国人士的家庭,父亲在南洋创办进步报纸,与著名报人邹韬奋享有“南洪北邹”的盛名。她上的是一所北方的名校,学的是精密仪器,严密得容不得半点浪漫。也许,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一生会和音乐结合。

  缘分不可躲,他们结婚时,他31岁,他25岁。在歌剧院,他们异常浪漫的生活方式被同事传为佳话。比如,他们一起跳芭蕾,有经典的“常青指路”照片为证;再比如,她下班先回到家时通常会把门锁上,他则要门外唱三遍“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方能进门。

  转年,他们有了可爱美丽的女儿,从此,他们三人一同逛公园,上街,散步,一同继续着浪漫的故事。

  他的事业蒸蒸日上,一些广为流传的歌曲飞向大江南北。靠着创作流行歌曲,他也许可以很快地走上富裕之路,但他却惦记着心中的歌剧,惦记着那些根本就难为大众接受的交响乐套曲。

  而现实的女人总要为柴米油盐奔波。也许他们之间曾有过小小的摩擦,毕竟,他们也和所有的夫妻一样经营着锅碗瓢盆的生活,但这不能够影响他们之间笃深的情感。他爱她,她聪明美丽,坚韧刚强,富有修养。她爱他,他才华横溢,学识渊博,善良单纯,对生活充满信心。

  聪慧的女儿是他最忠实的粉丝,他也把女儿视作知音,他会常常在女儿空闲的时间为女儿讲述他的歌剧,他的交响乐,诠释他的音乐灵魂。

  终于,在一个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的晴和的春天,照例,她又在给17岁的女儿讲他的歌剧《屈原》中的“离别之歌”,那应该是婵娟临终时的一段咏叹调,在她一生敬重的恩师屈原的怀里,她的离别之歌仿佛天籁,震撼着阴霾的天空。离别的咏叹该是平静的,却是深情的,离别的情感该是悲伤的,同时也是依恋的,但没有懊悔,以婵娟年轻的稚嫩的生命换得一位文化巨匠的生存,在纯洁的婵娟姑娘看来是一件幸福的事。对,就应该这样处理,在依恋中加入柔情,在柔情中加入刚强,最好,在这个地方加入颤音,音阶渐渐升高,再滑下来,陷入沉思,以烘托人物内心离别却不悲伤的情感......他也许就是这样给女儿诠释着,然后,他弹琴,女儿试唱,这一刻,他全部的音乐浪花冲刺在他的灵魂中,他完全陷入在自己的曲调中,感受着剧中人物的悲欢离合,他微眯着双眼,手指在琴键上飞快地舞蹈着,他觉得他仿佛走在春秋乱世的风云里,与家国命运同呼吸,与剧中人物共生死。对极了,就是这样的感觉,他的琴声抑扬顿挫,他的思绪奔腾汹涌,他周身的血液沸腾澎湃着,他甚至要手舞足蹈了,他必须要手舞足蹈了,——这是一个艺术家的炽情,他无法拒绝。他灵动如飞手指狠狠地砸向了琴键......但是,琴声没有如奔腾的黄河之水流泻,而是嘎然而止,——他倒在了钢琴旁,倒在了正在婵娟的思路里行走的女儿的怀里。

  他就这样以突然沉睡的姿态长眠了,永远不再醒来。

  那一年,他50岁,她44岁,女儿17岁。随他在同一年离去的还有同样优秀的知识分子蒋筑英,罗健夫等,——都是英年早逝。

爱无绝期(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施光南音乐广场)

  他的葬礼简单而朴素,洁白的花丛中,鲜红的党旗下,他安详地闭着眼,他的微笑永远定格在那张黑白的照片上。告别厅里响着缓缓的音乐,不是惯常放的哀乐,是她为他选择的他生前最爱的一首自己创作的歌曲《多情的土地》,深沉浑厚的男中音如泣如诉,讲述着他的依恋之情:

      我深深地爱着你,
      这片多情的土地,
      我踏过的路径上,
      阵阵花香鸟语;
      我耕耘过的田野上,
      一层层金黄翠绿,
      我怎能离开这河川山脊,
      这河川流不息山脊。
      啊!我拥抱村口的百岁杨槐,
      仿佛拥抱妈妈的身躯。


      我深深地爱着你,
      这片多情的土地,
      我时时都吸吮着
      大地母亲的乳汁;
      我天天都接受着
      你的疼爱情意,
      我轻轻走过这山路小溪,
      这山路小溪。
      啊!我捧起黝黑的家乡泥土,
      仿佛捧起理想和希冀。
      我深深地爱着你,
      这片多情的土地。

爱无绝期(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施光南音乐广场)

  她一直不能原谅她对他的一度不理解,她一直自责自己的疏忽,她一直觉得愧对丈夫。于是,她柔弱的内心升起一个强烈的愿望,他要把他的歌剧搬上舞台,了却他的夙愿,也为他们的爱情祭奠。

  她开始四处奔波,筹款,找乐团,游说于各级领导之间,用一个瘦弱的女人的肩头扛起了丈夫的事业。

  他离去的八年,在将近3000个日夜的脚步叠加后,她实现了他的愿望,她实践了她的诺言。

  首演式当天,正是他的生日。党和国家来领导人一同在北京音乐厅倾听他的绝笔之作,聆听他灵魂深处的呐喊,一同缅怀这位伟大的人民音乐家,一同回味他留给世界的华彩乐章。

  她流泪了。八年的辛苦奔波,八年的呕心沥血,足以填平她心中的内疚。但她失落了的爱情却再也不会回来。

  他离去的15年,她受电视台之约,在一档音乐访谈节目中,讲述起他和她的故事。回忆起他生前的点点滴滴,她历历在目,泪光闪闪。或者,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却不能够冲淡情感的绿洲。

 爱无绝期(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施光南音乐广场)

  又三年,改革开放30年。在央视《歌声飘过三十年》的深圳录制现场,她安静地坐在观众席中,听歌手在一首接一首地唱着从他胸中流泻出来的已被广为流传的歌曲。绿色的毛衫,盘起的发髻,慰藉的笑容,她依然高贵美丽,却也依然,泪光闪闪。

  女儿已经振翅高飞,有着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她独守着这块多情的土地,整理着他未曾发表过的作品。——也许,她将为此奋斗一生。

  我被这一份挚情感动着。十几年前,(或者是二十年前吧)我曾为自己敬重的艺术家写传记——一个只有开头却永远没有结尾的故事。如今,我看到了故事的后半部:凄婉,圣洁,美丽。

爱无绝期(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施光南和妻子)

  爱无绝期。

  此刻,我的电脑音箱里正缓缓地播放着佟铁鑫演唱的这首《多情的土地》,就让我在这飘扬的音乐声中,默默地铭记这份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