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七夕.蝴蝶(原)  

2010-08-15 21:45:29|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夕,注定是一个流泪的日子吗,那密密匝匝的葡萄架像是一串串晶莹的珠泪。七夕,注定把所有的回忆都沉底在心底吗,那飘飘洒洒的雨丝缝合着多少痛楚的故事。

  他出生在七夕,虽然是宝马香车,锦衣玉食,虽然有赭红色的宫门为他遮风挡雨,但,江南的雨总是细密而斜插着浸入这庭院深深地。

  41年后的七夕,他的生日。淅淅沥沥的七夕雨依然下着,仿佛下了这40多年,像首哀怨缠绵的曲子伴随着他的一生。

  褪去所有的繁华,褪去所有曾经的欢声笑语,他一个人,独坐榻前,眼光落在一樽酒杯前。

  这一杯牵机药,是“赐”给他的,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在这样一个漫着浓愁的北国。不是自己的故乡,不是江南轻盈的雨声,粗犷的雨声噼噼啪啪,豆大的雨点声声急促。他仰脖喝下了这杯“御酒”,带着浑身抽搐的痛苦,带着一江春水之愁,带着他呕心沥血的一篇篇优秀的词章,訇然倒地,化作轻烟。

七夕.蝴蝶(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他是李煜。南唐后主,一代词帝。

  江南的春天,莺飞草长,湖光山色,鸟语花香,桃李催人。才华翩翩的李煜,曾经是灿烂春光里一只俊俏翩然的蝴蝶。但是,公元961年的夏天,当决心南迁都城的父皇李璟幽怨地客死在他乡时,李煜这只快乐蝴蝶的羽翅上便镀上了一层金色。从此,这镶金的蝴蝶便一生有了这一副沉重的翅膀。半年后,李煜在金陵城嘤嘤哀泣地迎回父亲的灵柩。他走上大红地毯,手执南唐国印,坐到了舞台的中央,成为这三千里江山年轻的主持者。

  但自幼长爱深宫中的李煜,似乎更钟情于杏花春雨的文学世界。这个喜欢读书写文章,工于书画,通晓音律的青年君主,翰墨淋漓地挥洒着与生俱来的文学天赋。

  晚妆初了明肌雪, 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间, 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 醉拍阑干情味切。 归时休放烛花红, 待踏马蹄清夜月。(《玉楼春》)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李煜和他的臣子们暂时忘记了虎视眈眈的宋朝,忘记了刀光剑影的战争,忘记了屈辱称臣的不快。酒,一杯一盏,浅斟慢品,歌,一曲一支,依依呀呀;舞,一笑一颦,轻盈欲飞。他们沉醉在石头城的良辰美景中,沉浸在风花雪月的蝶舞翩翩中,沉溺在意念中诗酒繁华的唐都长安。这首《玉楼春》算不得李煜最好的作品,却打破了“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这一传统看法。词中以真动人,以美感人,趣味高雅,纵情而不淫荡,风流而不艳薄。情感丰沛的李煜将他父亲栽植在他身上的文学种子长成了一棵艳词的大树。他依红偎翠,流连酒乡,得过且过,体验着快乐的时光。“一壶酒,一竿纶,世上知侬有几人”,他不想做那个曾经在勾画里出现的江湖渔父了,他绽放着如花的青春,像一只骄傲的蝴蝶,飞舞在江南无边的春色中。

  他的妻子,大周后伴随在他的身边。这对双宿双飞的知心爱人在深宫中品尝着爱情的甜蜜,演绎着令人羡慕的恩爱佳话,此时李煜的笔下常常流淌着青春的溪水,爱情的浓香。

  春光一年又一年,李煜对周边的战争星火置若罔闻,他在失去大周后与爱子后虽然也悲伤了好一阵,但小周后明媚的笑靥填补了他内心的寂寞,他复有跌入更绵长的爱情,笙歌日日,醉舞夜夜,蝶恋江南的日子依然在继续。直到南唐的最后一抹晚霞被宋兵的铁骑踏破,只到朗朗的江南月色下,分明缀满粗犷的宋人的笑语。李煜,终于在歌舞升平中为自己敲响了丧钟。

  公元975年的腊月来临之前,南京的天空下着小雨,刺骨的寒风如刀般割裂着一袭白衣的李煜的内心。在雨中,一步一回首的李煜仿佛看到了那只曾经纵情欢娱的蝴蝶,此时它的翅膀已被雨水浸湿,它就那样在风雨中瑟缩着,被一股来自北方的强大气流裹挟着,跌落到宋朝。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沉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破阵子》)

  回首往事,痛心疾首,今昔对比,无限悲哀。三千里河山只在梦中萦绕。贵为君主的李煜习惯了别人的俯首称臣,而今却成任人宰割的“臣虏”,人憔悴,青丝变白发,内心的痛楚在他的字里行间被忧伤的眼泪洇开。

  曾经流荡着欢情的金陵城,最终成了李煜梦中的回忆之邦,成了他一生的期盼和牵挂。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浪淘沙》)
  梦中的一赏贪欢毕竟是春宵一刻,梦后才是血淋淋的现实,帘外雨,五更寒。潺潺春雨和阵阵春寒,惊醒残梦,心的碎裂在雨季里孤独地响着,被残酷的马蹄声踏碎,清冷的晨,流露着破败的心绪。 毫无疑问,背负着屈辱忍辱偷生的李煜此时有更多的时间来创作。他蜷缩在他国的小楼,眼泪噙着手中的笔,写写哭哭,哭哭写写,尽情抒写着内心的悲凉。他开始明白,失去美人是痛苦的,但失去江山,失去人格的尊严乃是痛中之痛。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

七夕.蝴蝶(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这是李后主的绝笔之作,在七夕的夜里, 诗人身居囚屋,听着春风,望着明月,触景生情,愁绪万千,夜不能寐。

  他终于踏上了他的黄泉之路,用宋太宗御赐的牵机药浇灭了心头曾燃气的滚滚烈火,浇灭了一个并为未衰老的躯体。他像一只疲惫的蝴蝶终于卸去了沉重的翅膀,永远地带着美丽的哀愁安眠在异国的土地,眼里含着愁楚的泪水。

  从此以后,宋词的重门,幽然洞开,一批批风华绝代的才子们在李后主孤寂的吟哦中翩翩登上中国文学的舞台。千百年后,由李煜引起的词坛蝴蝶效应灿然地描绘着文学的天空。

  这只七夕的蝴蝶,可以永远地安歇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