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行走江南.扬州.别样情深(原)  

2010-09-14 18:43:15|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扬州汽车西站,小小的,被七月的太阳烘烤着,暖意里有着浓浓的水汽。

  我站在太阳下,被华东的烈日暴晒过十天后,辗转在这个小城。

  然后看到她,款款地向我走来,温和的笑意漾满脸庞。很随意的夏衫,很随意的大头拖。

  我们只是网友,相识于2008。

  【二】

  那时,我的博客稚嫩而胆怯,满是她的脚印,蜿蜒铺满孤独的麦田。

  她的目光追随着我的麦苗,走过不短的时日。

  我原本淡然且懒散,本该回复的栏目总爱空白着,任她的絮语被一层又一层的麦浪淹没。

  但我非无情,我在心底记住了她,生活在扬州的快乐妹妹。

  于是,不经意间有了短信传情,有了浅浅的唱和,有了一份悄然的牵挂。

  然后,有了她至诚的邀请,烟花三月下扬州吧,看那婆娑的瘦西湖,赏那烟雨蒙蒙的古运河。

  何尝不想?诗意的扬州总应该留给诗意的心情,留给爱把梦想写在天空的心灵。

  凝聚在笔端的是一篇《烟花三月梦扬州》。只是,听来的美景不管如何美丽,总归是他人的。尽管小女的中考到底阻隔了梦了几百次的扬州之行,但那满枝的琼花竟已穿山越水,在心底灿烂地开放。

  【三】

  终于,又是一年,世博会的魅力让小女蠢蠢欲动,经不住地,早早买了门票,只等这个长长的暑假,这个还没有忙碌起来的高一暑假。

  扬州,在经历过繁华的上海之行后,成了一片安全栖息的鸟巢。

  我被她的短信一路追踪着,几乎是扳了手指的计算:“姐的世博之旅快近尾声了吧?”“姐辗转到无锡了吧?”“乘几点的车来扬州呢?记住要乘来扬州西站的车哦!”“过了润扬大桥给我来信,我会在汽车站门口等你。”......坐在无锡赴扬州的汽车上时,我把她的短信又默默地看了一遍,心里勾画着这个温情而细腻的女子的形象。

  在看到她的当儿,我其实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热情,她的善良,她的坦诚和她的细腻,统统不是猜想。因为她是真实的,——或者没有江南女子的婉约,但那婉约多半有些飘渺,飘渺得有些像梦幻,雾笼纱罩的,让人总是轻飘飘的。她的真实恰到好处,热情却不热烈,细腻却不做作,厚厚实实的,所以,一踏进她的家,我的感觉竟像在自己的家,温情而踏实,弥漫着暖暖的爱意。

  果然,短短的两日行,被她安排的井井有条。

  【四】

  不到扬州以为可以洋洋洒洒笔下生花,真到了扬州,却只有词穷语拙。这是因为有太多的人写过扬州。

  认识扬州,似乎是从李白的诗“烟花三月下扬州”开始,其实,南朝的殷芸就告诉过我们要“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还有我们更加熟悉的徐凝说的“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我以为,最惹人遐思的还数杜牧的“十年一觉场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那些色艺双全的美人,简直令人流连忘返、欲罢不能!于是箫郎夜夜笙歌,“二十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这位小杜同学还大方地给自己心仪的歌妓赠诗送别:“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这样的扬州,让人想着都眼馋。

  如今,生活着的扬州更是以其随意而安宁的诗意吸引着无数游人,

  扬州是宁静的。霏霏细雨的清晨,撑一把伞沿着护城河漫步,河水静静的纹丝不动,让人安静地想着幽静的往事。码头边整齐排开的小船像是揉着惺忪的睡眼刚刚苏醒,穿着蓝布碎花衣裳的船娘正懒散地倚窗梳妆,一张木桌,茶香袅袅让人恍觉这是千年前的扬州,如梦似幻中隐隐约约的孤琴声流水般淌过,让小小的古城越发显得恬静悠远。

行走江南.扬州.别样情深(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扬州个园,修竹亭亭玉立)

  扬州是亲和的。青砖小巷,天井厅堂,少有大红大绿,更像是黑白底片;不见华丽夸张,一切都是那样的朴实,自在,随心,散漫。细微处有不动声色的神韵,漫不经心的优雅。扬州的菜肴也独具特色,不那么浓烈猩红,用的是平常小料,却能让你唇齿留香,回味无穷。比如“大煮干丝”、“烫干丝”、“狮子头”“扬州炒饭”“盐水鹅”等等,吃的是自然,品的是自在。

  扬州是清瘦的。护城河是苗条的,瘦西湖是清瘦的;个园是玲珑的,修竹是清瘦的;吹箫的人是单薄的,二十四桥是清瘦的;秋雨是绵长的,思念是清瘦的;清瘦的街道,清瘦的人流,清瘦的岁月无声无息地走过四季,渐渐消融在历史的长河中。

  匆忙中看扬州,仿佛在弹一阕古琴曲,有着淡淡的忧伤;悠闲中读扬州,感觉是面对着亲人,泛着暖暖的橘红色;喧嚣中品扬州,就像与三五好友品下午茶,平和而悠远,夹杂着吟诵古词的声音,典雅又妩媚。

  扬州是一个梦,一个我无法说得清楚讲得明白的梦。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在诗词与生活之间,在过去与现在之间,也许有一座桥,一座亮着七彩弦光的虹桥,对岸永远是个迷;也许是一层雾,一层迷迷离离飘散不去的薄雾,隔着薄雾看远处永远完美无瑕。

  我不愿看透扬州,只愿她永远迷离在我如诗似词幻梦的浪漫歌赋里,永远隐藏在我如痴似醉癫狂的不醒梦境中,梦里永远风光旖旎……

行走江南.扬州.别样情深(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扬州瘦西湖,泛着古色古香的情韵)

  【五】

  但扬州的友人不是梦。

  我们真实地走在一起,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不必打腹稿,紧一程慢一程的散步,细腻而详细的讲解,不必请导游;

  我们未能免俗地在何园的假山前虚拟地托一轮明月,满怀的开心映成水面商的一朵朵涟漪;

  我们先走在个园幽静的小道,听竹叶哗啦啦翻动着岁月,却把我们浓浓的情谊凝固;

  我们笑语盈盈地在瘦西湖留影,背景是二十四桥,尽管看不到明月,没逢着“玉人”,但纯净的心灵却已放飞得很远很远;

   我们伫立在扬州八怪纪念馆,伸手触摸那些曾经鲜活的人物,体味着那些张狂,自由,个性,率真,饱览着扬州古文化的遗迹;

  我们泛舟在古运河,看水面的霓虹灯把历史与现实对接,看一座座虹桥架起扬州的昨天与今天。突然觉得,纵使远隔千山万水,心灵深处总有一根丝线把我们连接,也许,这根线就是“缘分”。

  ......

  【六】

  仍然是扬州汽车西站。仍然是被暖阳沐浴的七月,却是分别。

  没有多余的语言,只有深情的顾盼。

  期待着重逢,也许是岁月的花慢慢结籽后的秋天,也许是北国飘飘落雪的午后,也许是嫩柳吐翠的春日,一字的雁阵排成思念的队形,也许是同样的七月,暖日下蒸腾着希望的火苗,也许十年八载,也许在很快的未来。日子没有确定,信念却一丝也不会改变。

  挥挥手,我们在汽笛的鸣叫中离开扬州,我知道,这一刻,我的心仍在扬州,仍在这浓浓的情谊着醉着,不想醒来。

  我们是网友,但绝不仅仅是网友。也许,正如她日后给我的邮件中所说:我们是前世的姐妹。我相信。

   其实不愿离去,真的不想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