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站在列维坦的风景里......(原)  

2011-04-29 17:15:49|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的末尾,正是春意渐浓的时候。一场零星的小雨,滴绿了青草,拂开了花苞,空气里有一种香草的味道,来自松软的泥土,来自轻轻走过的风的裙摆。

  今日没有溶溶的落日的余晖,但那心底贮藏了很久的画面还是缓缓地在我眼前铺开。——轻薄的阳光,似微漾的雾,如绵细的雨,包裹着融冰的小河。远处,积雪反射着玫瑰色的天光,与苍穹相衔,一望的黛色丛林,起伏延伸。早春黄昏千形百状色彩浓烈的云朵,在经过岁月的款款行走后,拥入暮春的怀抱......

      站在列维坦的风景里......(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列维坦作品:白桦林)

  听朋友为我描述列维坦,已是很多年的往事了。当时,着实有几分讶异,几分陌生。本没有绘画的天分,对那些业内如雷贯耳的画家的大名也知之甚少,多半也只识得一些欧洲名家的皮毛。但毕竟爱屋及乌,便在寥寥的柜台前搜寻,找来厚厚的绘画册子,寻找利维坦。

  很难说当时的感觉,兴奋,激动,陌生,安谧。仿佛走进了厚厚的白桦林,谛听着落叶的声音。俄罗斯的风情如诗如画地铺排着,我便像一尾鱼离开河水,穿梭在森林的浮藻中。不由佩服朋友的眼光,在浩如烟海的艺术丛林,独爱着列维坦,更加佩服朋友的功力,在落日透过窗子的斑斓里,安静地临摹着《深渊》,依稀诠释着一种宁静及深邃。

  春天到了,泥土松软了,自然处处显出了勃发的生机。于是,会想到《春汛》,想到《三月》,初融的雪堆上空天色暗朗,金黄色的阳光灿烂辉煌,从木板房的台阶上点点滴落的初融的雪水,象玻璃珠似的闪闪发光。仿佛看到树枝间初绽的绿芽,那清新,那可爱,那令人看得心底痒痒的鹅黄的绿,思绪悄悄漫过温暖的颜色。

  在这个春天,我不能拒绝利维坦。尽管,列维坦更是一个秋色风情画的高手;尽管,他笔下的春天景色更象是萧瑟的秋天。

      站在列维坦的风景里......(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风景画大师列维坦)

  短短的不到40年,这是列维坦在这个世界驻足的时间。在这有限的时间内,他把自己的生命,全部的诗意和情愫,都奉献给了大自然。天才的列维坦,用受伤的心经历着大自然的大地、天空、山川、河流、曙光、月色、森林、雾霭、沼泽......他的色彩融入了如此多的悲欢,如梦幻一般宁静,他想带给世界微笑,但那微笑里总有一抹沧桑后的孤独密密匝匝地萦绕着。

  忽然醒悟,我常常在梦中看到的那些画面,原来是列维坦奉献给我的,我常常在脑海中反复描摹的情景,原来是列维坦的心灵绘制的。我曾经并一直渴望的圣地,其实便来自列维坦的灵魂——一抹浓绿的远方,有依稀的小村,河水泛着太阳折射的粼粼波光,篱笆围起一个个温暖的院落,人们在和平地劳作着。当太阳还未落山,轻柔的月就在碧澄的空中出现了,淡淡的一抹羞涩着浅笑。红色的云翳朗照着恋人的背影,月色下的白桦林深邃而神秘......

  想起早年读培根的书时记住的一句话:艺术,就是自然加人。

  列维坦,那个遥远的俄罗斯的画家,一生潦倒而贫穷,却是那样全身心地热爱着大自然,在平凡的景色中,展示着无限的美。他的伟大就在于他在作品中注入了最本质的东西,那就是潜藏在每个人心底的最温柔的诗意,最温暖的回忆,并将这一份独特的情感上升为哲理,从而与整个民族水乳交融地沟通,共鸣。他的笔下充满着沧桑,冷色调的明净的天空凝着铅色的云,白桦树枝条上的积雪沉重而苦闷,一如画家残损的心灵,但是,也许会有那一枚叶片充满朝气地在初春的冷风中颤抖......

     站在列维坦的风景里......(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列维坦作品:深渊)

  多年以后的春日黄昏,再一次回味列维坦,多了几分沧桑与成熟,沉淀了几分平静与安详。远方的朋友已经走过了最好的青春年华,在温暖的爱巢里经营着自己的生活,但我始终相信朋友会记得列维坦,也许就像我一样,会在一个独自的黄昏暮色里,深情地远眺列维坦。

  站在列维坦的风景里,我会发出轻轻的感叹:去过不少风景名胜地,见惯了花红柳绿,青山绿水,明净和风,却没有去过草原,没有畅游过森林,没有亲历过沼泽。我没有见过蓊郁的丛林中暮色渐浓的黄昏,以及横亘在溪流上的圆木小桥和桥脚下破旧的小磨坊,没有见过撕裂的云朵在广袤的空中划出的一份湛蓝的纯色。我生活在喧嚣的都市,一出门就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我吸着污浊的汽车尾气,离那一片地方很远很远。我只会偶尔在心底向往着那一片朗月,向往那个美丽的秋天的湖边,有栅栏的院落和小木屋,还有那深不可测的白桦林——这是一种唯美的情结,它感动我已有多年,但也只是默默的。

  无端地,总会想起那些青葱的岁月,想起那些有诗意,有情感,有灵性的年代,也是在那个少浮夸的年代,我认识并欣然接受着列维坦这个苦难的画家诗人,开始懂得心灵是怎样扇动起激情的翅膀,开始懂得怎样会让心灵的羽翼变得丰满。

  多么希望走进列维坦的黄昏草垛,在那里,枕着一天的星斗,美美地进入梦乡。

  甚至,多么希望走进列维坦深不可测的深渊,踏上那通往沼泽地的圆圆的小木桥,看暮色流云,听松风如天籁般的歌唱。

  其实,人的渴望有时十分简单,无非是为了能和自然一体,回到自己的本色。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