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轻罗小扇(原)  

2011-08-17 16:21:24|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走到尽头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扇子。

      轻罗小扇(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其实这么多年,扇子已经渐渐被冷落了。谁还在炎夏轻摇罗扇,谁还在感怀《桃花扇》里的情感,谁还会浪漫而忧伤地吟诵“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那羽扇纶巾背后的风流终究被雨打风吹去,现时的人是如此的现实,我们消暑的方法有多种,空调已经不是每个家庭的奢侈品,谁还会眷念一把月光下槐树底的芭蕉扇?很多和扇联系在一起的名词也无非是空调扇、电风扇这些电子产品了。我却独独想起扇来,而且是那种轻罗小扇。

  记得我们家还只是使用大蒲扇的时候,爷爷已经是手执一把纸扇或是绢做的折扇了,一面是松鹤延年之类的画面,一面是用整齐的小楷誊写的诗句,轻轻地抖落开来,便如同抖落了一身的儒雅书卷之气,也许因为爷爷曾习得一身不错的武艺,便又平添了一丝仙气,印象里的爷爷总定格在那些白衫飘飘,银发闪闪的岁月,白皙红润的脸庞,炯炯有神的双眼,硬朗挺直的腰身,轻轻地摇着扇,便有一种远离尘嚣的悠然。

  后来,我们也侥幸地玩起了折扇,为了显示那种潇洒,在打开前会事先悄悄开一点,然后刷拉拉地抖开,再很飘逸地收起,有时也会学着王心刚的口吻说:“太麻痹了,太麻痹了!”

  记不清什么时候变得女儿味了,钟情那种廉价的团扇,扇边多是黑色的金属包围着,有扣,折起来细细小小的像把直尺,扇面是白纸上印着的牡丹杜鹃之类的花鸟图,做工多半粗糙,也难以用来送凉风,而且一般用不了多久,扇面便会开裂,准确地说,是一种短命的产品。所以,在整整一个夏天,我们还是喜用那种大蒲扇,握在手里有一种踏实的感觉,扇动起来,风呼呼轮转,竟有一中格外的惬意。

  也曾在22岁的时候第一次下江南时买得一把真正的檀香扇,价钱已经忘却,但绝对是货真价实。檀香的木质本色,素面的镂空画面上配着极淡的图案,细细的丝线穿来扭去,最妙的是随时开启时那馥郁的檀香味缓缓地蔓延开来,好像手指间也弥漫着一种古典的情怀。就这么一把最爱的扇,却在我们旅行结婚时被年轻的老公遗落在了泰山脚下,待我们返回寻找时,那里还见这尤物?这最终成了我心中的痛,每每说起,我仍然耿耿于怀于先生的粗枝大叶的罪恶,以至于先生忍无可忍,终于赔了我一把所谓的檀香扇,但哪里能和原先的那把相比?图案,木有。檀香味,也木有。玲珑而古典的情怀,更木有!

  后来和女儿出去旅游也免不了买些扇,印有百家姓的绢扇,画有四大美女的古典团扇,但那把檀香扇,永远成了心底的一道风景,我让它永远住在了我的心里,再也没买过新的檀香扇。罢,罢,伤心的事,不提也罢!

  扇子后面,常常有许多故事,许多人,许多种不同的生活。此刻,我会想起一些古画,画中的士大夫们神定气闲,静坐着对弈或品茶。旁边是几个年方及笄的小丫鬟,打着长柄的薄如蝉翼的扇子,那是一种贵族的做派吧;又有历代深闺中的女子,摇着轻罗小扇,扑花中蝴蝶、捉月下流萤;她们在临水的阁楼上,从雕花的窗里探出头来,也是一把轻盈的明月般的团扇,半遮着曼妙的容颜或斜倚腮边衬出明眸皓齿的二八年华;又或在茶楼酒肆,风流才子将折扇潇洒一挥,谈诗论酒,或将折扇一合,打躬作揖,那应该是茅威涛最擅长刻画的人物。扇,是风流年少不可缺的行头。

  扇也常常被作为爱情的信物。古代女子将自己美好的愿望寄托在自己贴身的物件上。汉班婕妤作《怨歌行》“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圆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这不仅是后妃对君恩短如朝露的感慨,也是在男尊女卑、一夫多妻的社会里对执著爱情的渴望。东晋时的桃叶,对不计名位,深情爱恋她的书法家王献之,写下《团扇歌》:七宝画团扇,灿烂明月光。与郎却耽暑,相忆莫相忘。”那是对爱人朴素而深情的盟约啊。还有那个个秦淮河边的佳人李香君,她的斑斑血迹在侯方域相赠的扇子上染就朵朵桃花,一曲爱情的绝唱,一段刻骨铭心的家仇国恨,“桃花扇底送南朝”,这把扇子,映射出个人的际遇和历史的沧桑,以至于多年以后,我站在热闹的秦淮河边,仍然被这古老的故事熏出泪来。

  至于多彩多姿的扇面,也颇有学问。有用精密的丝绸所做,有用雪白的绢纱缝制,有用洁白、玄色或泥金的纸糊就,是一片铁画银钩、或是青山绿水、虫鱼鸟兽、花草树木、仙人、仕女、孩童……在小小的方寸之间,有着一个丰富的世界。富贵平庸之人爱工笔画的花卉仕女,散淡之人爱泼墨山水,端方之士景仰圣贤画像,高洁之士多在扇面题诗以明志......小小一方扇,其人的审美情趣和境界可窥一斑。

  另一种的洒脱、幽默或辛酸也关联着扇子。诸葛亮羽扇纶巾,谈笑风生。轻轻挥动洁白的羽毛扇就挥来了东风,挥来满船的箭,也挥来蜀国的一分江山。汉钟离坦胸露腹,摇着一把芭蕉扇,怡然自得,大俗即大雅。和尚济公背插着一把破蒲扇,腰悬酒葫芦,似醉亦醒。恐怕,扇子已经成为他们形象的一个特征,彼此不能分离了。最悲情的是唐伯虎,看他的《秋风纨扇图》,在凄冷的月色里默诵着他的诗“秋来纨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那种孤高落寞,无人赏识,自觉不合时宜又不肯俯就的情绪通过秋风里的纨扇和悲戚的美人表露无疑……   

  扇子,在历史的长廊中与人的情感、生活息息相关的扇子,和风筝、茶、书画等物品一样,有着鲜明而深刻的中国印记,如今已被我们遗忘了,只是在偶尔的时间偶尔地想起,仍有一种久违的馨香,只是,这馨香里还有些酸楚……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