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谁动了我的才情(原)  

2011-09-05 17:06:16|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动了我的才情(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动笔记点什么了。以前,逢着这样的情况,爱说一句:江郎才尽。调侃中却有一份不服,有一点作秀的矫情。那个时候,我会悄悄地试试笔锋,写诗。因为诗歌是最能证明人年轻且有激情的一种方式。那时,看着40岁后写成的诗歌,也会由衷地对自己说,还没有到那种穷途末路啊。然后,傻傻地乐着,觉得自己的才情依稀还在。

  可是,这一次,我彻底地被打败。诗歌,已经一句也憋不出来了,往日的灵感如同飘渺在秋日的薄霜,经过太阳的朗照后很快便无了踪影。我亦如秋天的茄子,真正到了蔫落的季节。

  这种感觉起源于一件偶尔的事。

  那是8月份的一天,汀对我说,以后关注一下,给我每期买《看天下》吧,一本厚厚的杂志,10元1本,纵横天下大事的,班上不少同学都在看。我便记下了,转天便买回一本,果真是厚厚的,纸质精良,印刷考究,内容纷杂。卖货的摊主告诉我,这本杂志紧俏着呢,大约每周一期呢。到了下一周,我很适时地又为汀买回新的一本。汀很快乐地表扬我,老妈很有进步啊,把我的话当回事了。那是,虽然我一点也算不上溺爱孩子,但毕竟,学习上的要求我会尽可能满足她。

  接着,又是一个多星期了。那天我去外文书店,奉汀的命为其班上过18岁生日的同学买两本霍金的书。出了书店,便很自然地顺手又买到一期《看天下》。

  回到家,汀还没下学,我便懒懒地靠在女儿的床上,翻起她枕边的书,一本上一期的《看天下》,怎么封面这般眼熟? 我跳下床,从书本里拿出刚买的书,my god !竟然是同一期杂志!我被雷击般定在那,半天转不过弯来。待晚上告诉汀时,汀很悲哀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你居然不会看一下封面或内容?你看看你现在,还在读书,关心天下事吗,没事不是煲电话粥,就是上网在茅威涛吧冯绍峰吧乱转,也曾是一代才女啊,怎么会堕落到如此呢......虽然,小女的话不无夸大的成分,却多半是真话,我被说出一头的汗,密密的,不敢擦拭,更不敢对视女儿的眼睛。

  一夜无眠。我像是重温电影一般闪过各种曾经定格在我生活中的镜头。

  当很多女孩子开始热衷于织毛衣,勾窗帘时,我在如饥似渴的读书,哲学的,文学,历史学的,社会学的,那时,我的内心多么强大,仿佛站在高高的山巅,倾听着先哲的教诲,以超越同时代女孩的傲然姿态孑然穿行于尘嚣之上;

  当很多女孩开始刻意装点自己,进入幸福的恋爱期时,我学着思索。日记本上密密麻麻的方块字记录着我思索的过程,不管是海湾战争还是体育赛事,我都能如数家珍般侃侃而谈,无论是厚重的历史书籍还是曲高和寡的昆曲,我都会写出洋洋洒洒的观后感,那时,我爱用李清照的诗为自己勾勒肖像: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当很多女孩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女人,沉湎于柴米油盐酱醋茶时,我还流连在琴棋书画诗酒花中,我开始认真地写作,不薄的几本散文集见证了我的执著,不多却不算没有分量的诗歌集叠印着我的才情,规范的戏曲创作剧本绽露着我的功底,抒情而忧伤的中篇小说闪耀着我的智慧,那是比陈凯歌《霸王别姬》更早透视男旦演员的辛酸故事。那时,我已经用自己的诗描述自己了:谁说女儿多娇柔,独具风流在此中;

  即使在我步入家庭后,我也不曾那样快的找不到自己,我做着女儿人生路上的第一任老师,给她编许多只属于我们俩的童话故事,启迪她幼小的心灵,引导她也拿起小小的笔表达情感,以至于本来不爱文学的女儿在小学毕业时已经有了不少的作文奖项,以至于在中学的每一个阶段,无论是班里的联欢会,黑板报,还是学校的运动会,演讲会,女儿都成了被老师率先点名的“写手”;

  是什么时候,我变得如此无所事事?是毫无生机的工作环境,每天只面对那些走向夕阳的老人?是寻常生活的忙碌,每天只为着一日三餐而奔波?是日益浮躁的社会,每日上涨的物价,日渐淡薄的人际关系,人到中年的困惑和压力?是本来无一物顿悟后的超脱或沉沦?不再关心频繁下跌的股市行情,不再关注后卡扎菲时代的种种,不再关切被一窝蜂新建在城市南端的新太原十大地标性建筑;

  人们说,女人的幸福是平庸的,也许,我是因为过度享受这平庸而琐碎的“幸福”而忘记了原来的自己?平庸的幸福的确很实在,平庸的幸福的确很醉人,平庸的幸福的确很安宁,但那是属于我的全部吗?

  不想为我贴上“才女”的标签,我只是一个平常的女人,需要享受家庭的安宁,儿女的欢愉,姐妹的眷恋,朋友的关爱,丈夫的呵护;但我又不仅仅是一个只享受平庸生活的女人,我需要有我自己的空间,有我自己的爱好,甚至,应当保留曾有的那份与众不同。

  这被生活历练的20年,是谁,渐渐抽离了我的灵魂,让我不再思考,不再有曾经的浪漫,一切都变得实际,一切都趋向麻木;是谁,动了我灵气四溢的才情,让我爱着这温柔乡,不知秦汉魏晋,不知窗外烟雨,不知书中怡乐,不知梦中情怀。

  有一部很流行的电影,叫《岁月神偷》,它告诉人们,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其实,我想说的是,面对岁月这个最大的“神偷”,顽强不屈的人该如何去抵抗?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