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情深且寿(原)  

2011-10-29 17:35:27|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深且寿(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秋天的黄昏来的早,群山总是把夕阳早早淹没在背后。

  黄昏的光线总是透着阴霾的晦暗,让人的心情昏昏欲睡。

  坐在公交车上,仿佛手机是唯一的排遣方式。

  可我旁边的那个女人,却在认真地看书。一本厚厚的书,貌似被翻过多遍,边沿泛着隐隐的粗糙的毛边。

  我就纳闷了,这个时代,在车上看书的人无非是手捧漫画书的孩子或是翻看那些不能被称之为书的广告册子的闲人,而这个女人,年龄不会比我年轻,也不潮,也不是那种学者的气质,什么样的书能让她如此着迷?

  偷偷瞥去,昏暗光线下的字极其模糊,但还是有几个熟悉的名字飘进眼睑,一拍脑门,哦,敢情是金庸的《天龙八部》!这位姐,想来是个资深的金庸迷了吧。

  说起金庸,那真是一个烂熟了的名字,“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自己这样概括他的作品。

  可是在那个金庸的纸质书漫天飞的时候,我却很少眷顾其作品。记得那时,父亲曾为我们抱回厚厚的《天龙八部》《鹿鼎记》《白马啸西风》《倚天屠龙记》等,姐妹兄弟们看的前仰后合,他们大谈韦小宝、张无忌、段誉、乔峰、黄蓉、赵敏等等,我却往往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说来惭愧,一向自喻为李清照般的才女却总跟不上时尚,啃着艰涩而高雅的哲学艺术书,自然就少了生活的活泼。也曾试着拜读金大师的作品,但可怜的《天龙八部》只让我啃了半部,精彩而诙谐的《鹿鼎记》也只开了个头。现在想起来,这一切,大约源于我骨子里缺少那种浪漫的侠士气质吧。

      情深且寿(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但也有一点小小的意外,那就是,我一直以为我吃的是草,吐的是奶。虽然读书不多,却善于消化,有些优秀的章节片段只浮皮潦草地掠在心底,却终身难忘。比如,我记住了金庸的《书剑恩仇录》的一句话,那是乾隆送给陈家洛的一块玉佩,上刻:“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当时看到这句话时,有着小小的吃惊,如此说来,用情不必过深难道是爱情的真谛了?那时候,正是相信爱情渴望爱情的年纪。

  后来,从小女孩蜕变为小女孩的母亲,从单纯的固执蜕变为圆通,不能说经历了太多坎坷,却也穿越了不少春秋寒暑,不经意间再次回味起这句话时,才觉得格外的寓意深刻。

  古往今来,伤人最多的到底还是一个情字。宝玉的红楼一梦被潇湘妃子的多情泪水惊醒,梁山伯爱之深情之切,少年时光便葬在青草离离的坟冢,香君的纸扇叠印着桃花片片遁入空门,陆游把深巷的杏花只掩进沈园的记忆里......多少人为情所伤,为情所困,太深情太执著,伤人伤己,大多以悲剧或遗憾的方式终结。这样的爱情悲剧,在戏曲、小说、诗词中轮番上演,让后人洒下感慨的泪水。

  或者爱情中最不需要的就是“聪明”二字,太聪明的人往往太苛求,太苛求的人往往太高傲。就像人的年轻时候,总是傲然的喜欢较真,喜欢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节。其实爱情有很多种,每个人心里的爱情分值也不一样,有的人口味重,喜欢热烈的刺激,有的人清心寡欲,喜欢细水长流的温婉。

  记得看过徐訏的一部小说《盲恋》,被书中的一句话惊得不小:只有盲目才配有真正的恋爱。后来小说中那个美丽的女子恢复了明媚的视线,却因为情与爱的纠结而逃离了尘世。所以在那段时间,我突然明白,生活中不是只有爱与不爱,不是谁都笃信一生只爱一个人。看看我们周围的朋友,有多少人相信爱情不老,有多少人信奉一往情深,又有多少人还用纯净而简单的心灵固执地厮守着童话的梦境?

  有个恋爱中的女孩和我说 :男人的承诺是玻璃上的糖纸,轻轻一吹,就会脱落,所以是不能相信的,爱情也是如此,不能用情过深,这样的爱情往往会早夭。其实,我想和这个姑娘说,为什么不去相信呢,那一刻,也许他是真心的。如果都用虚晃的态度对待生活,又怎能尝到生活的滋味?

      情深且寿(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或者,我是相信情深且寿吧。相信那种岁月中磨砺后的爱情,醇厚而绵长,不需要火热激烈,不需要朝三暮四,不需要用不断演变的新情感来填补,就那样生死挈阔,与子相悦,就那样静水流深,人淡如菊。这样的情感,也许的确不寿,却熠熠闪光,这又何尝不是一种长久呢?

  推崇“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境界,将世间悲恸蕴藏在一袭青衫之下,将终身所爱凝聚于翩翩风采之中,一如冯喆、茅威涛、冯绍峰们演绎的古代公子 ,当心灵的碎片被时光打磨得不那么锋利,当流转的月光把额头的皱纹挑染出沧桑,依然深情而静默地爱着,不在乎时间的长久,只在意曾经而永远的美妙,然后,让眼泪学会微笑的语言,如沐春风般和煦明媚。

  从此,尽管苍苔露冷,东篱霜重,尽管今朝的容颜,已老于昨晚,又何妨?

  情深,情浓,情重,情切,都不会老。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