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光阴里,走过六年...(原)  

2012-08-04 12:41:37|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阴里,走过六年...(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一】

这个季节的热浪,被倏忽而来的大雨冲刷得有些疲惫。

街角的楼房,在3年的厮磨中歪歪斜斜地矗立了。灰色的墙身,空着的窗户格,还未就绪的商铺模样,未开张就有些陈旧的痕迹。

手里的一串钥匙,三对。被我们仨随身地带了6年。光阴的水那样汩汩地流着,让记忆在模糊中清晰,又在清晰中远去。

那一年,我们来,我不过是刚刚冒出不惑之年的枝桠。而今,我们走,我却向着半百挺进了。

谁说的:时间是把杀猪刀!

【二】

那一年,是在秋后的8月,阴霾天。单车承载了更多的希望与信心,从风景旖旎的汾河畔到这闹市,只为那个简单的梦想。

屋子阴黑,长长的屋身把阳光隔开两段。西向的那段因着一个小小的阳台有些许光亮,而通向过厅的这一端,沉沉的,如同年迈的妇人。

而那一间东向的房屋只在清晨的10点前阳光普照,屋外的楼群很吝啬地吸纳着太阳的余晖,一扇小窗,不足以让阳光在这个7平米的小屋夹杂着尘屑舞蹈。

那一年,我踏上了这个小城最早的广场天桥,而与这座小桥的重逢,竟已隔了17年。脚下柔软的地毯提醒我记起17年前的光阴,我穿着那年时尚的红黑格子的夹克和紫衣翩翩的妹妹在桥上伫立,每人手里举着一枚暮春里早到的雪糕,——我们隆重地目视着亲爱的大姐出嫁,目睹她从少女走向少妇的岁月。

彼时,我却已经签了12岁小女的手,告诉她陈年的故事。明亮的双眸掠过的是孩童的天真和惊讶:那样遥远的记忆,居然记得那样清晰。

也许,我的记忆太清浅,搁不下那些人间的恩怨,单单摄取了那份明媚。

【三】

搬家公司的车辆在每年的夏季都会在这个小院忙碌,多少和我这样的家庭迁徙着飞来又飞去,又有多少梦想是在开花或凋蔽。总有如愿的人在天井的阳光下看那张红的耀眼的录取通知书,却也有人黯然地收拾行囊,藏起梦想,离开熟悉而陌生的小院。

连看门的工人都换了,我们却安然地出出进进。

光阴翻倍,梦想打折,辛勤却依旧。

像蜜蜂般的采蜜,辛苦着,回报却只是一点点地从缝隙般抠出。

如此煎熬的岁月,似乎只催生我眼角的纹路,两鬓间细碎的历历可数的白发。

我常常会站在阳台衣柜的镜子前,看。看落叶一年年地飘落,看枝头一点点地泛起青绿,看麻雀斜着身子翻飞,看大雁一行行归去归来,看那一场豪迈的雪怎样把枝头压弯,看沧桑渐渐刻在脸上,看嘴角的笑容凝固成无奈......

那一串无情而又无奈的时光脚步,就这样一层层碾碎着心底的梦,让理想不那么单纯,不那么纯粹,让心渐渐沉下去,落入尘埃。

光阴里,走过六年...(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四】

应该是最后一次来这个暂住的蜗居了吧,一如当年阴霾的天气,空气里有细碎的雨水飞掠。

我把窗户擦得透明,我把油烟机清洗得瓦亮,我把床单整齐地铺好,我俯下身刮干净地上的污垢,我把马桶刷的芬芳四溢。——这就是生活,即使是哭着离开,也应该还原清洁的状态。更何况,我们的收获不仅仅是失落吧。

等待主人来验房的时间,也许是填充回忆的短暂时刻。

马路对过的文瀛公园,也曾叠印着幸福的泪水和悠闲的脚步。小女初中的3年,有着最春光明媚的记忆,年年班中的头三甲引来同学的一片赞誉。玲珑的女儿练出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常把自己的名字闪烁在报纸的一角,而且,还写成一篇青春校园小说。

那时候,我亲自操剪为她剪一头碎发,剪刀在手中飞舞着,仿佛修理着青春的叛逆和棱角;

那时候,我们爱逛热闹的海子边,淘各种各样的包包,鞋子,创下了一月5双鞋子的纪录;

那时候,我们爱吃各种小吃,每条街道的美食都成了我们口中的饕餮,直到厌烦了各种风味只求在家中素食度日;

那时候,我们疯狂地到文具店采购,满满一鞋盒的各种书写用笔,两抽屉的各式笔袋,几十本花样叠彩的笔记本、稿纸、信纸,还有一卷卷书皮纸,明星贴画;

那时候,我们一起去踏雪,翘首遥望晴朗的天空,等待一抹彩虹的映照;

甚至,在薄雾的早春,我们会倚在公园的湖边,等待着“春江水暖鸭先知”的小画面;

后来,后来,我和她走在了高中的道路上,有些力不从心,有些疲惫,有些焦灼,甚至,有些麻木。

曾经的光环,就那样被数理化的无情淹没了;曾经的浪漫,就那样日复一日的睡眠不足冲淡了;曾经,开心的笑和幸福的泪水都变得那样吝啬。

我们依然一同逛街,但只是各自怀了沉重的心情,不敢触及那些考试过后的伤口;

我们依然也会去打牙祭,但不复是大块朵颐的豪情,似乎那纤细的筷子里夹着的是一缕忧伤;

我们依然去踏雪,只是总走在白雪融化后的污泥中;

日子没有变,但我们的心渐渐在变。她不再游刃有余,我不再信心满怀。

就这样,又过3年。

尽管她战战兢兢地却还算顺畅地走过了高考的独木桥,尽管鲜红的通知书已经出发,会终究搁浅在我的手掌。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因为,我们还是没有摆渡到理想的岸边,那一片杜鹃花海,曾经触手可及,却还是远离了。

她很平静地和我说,没关系,让梦想在4年后重新起航。

我亦很平静地对她说,没关系,相信自己,梦想终究会开花。

转身,却已泪水涟涟。

光阴里,走过六年...(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五】

交了钥匙。郑重地,或者是永远地走出了这个小院。

雨滴不忍,收敛了飞珠。阳光探出头来,为我送行。

把这6年的光阴幕布轻轻地合上。从此,不想再触及。

先生说,这6年,何必!也许又会到了原点。

谁说不是。只是,酸甜苦辣的过程不同,回忆的竹篓里,又增添了别样的色彩。

这是一段宿命。

【六】

其实,梦想才刚刚上路。

虽然开头不是十分精彩。

但,坚持,一样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