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菜.花.草(原)  

2013-04-24 10:53:33|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菜.花.草(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女儿爱吃黄花菜。

  记得那年,她第一次吃到黄花菜,便很惊讶地说:这个菜好香,有花的模样,有草的味道。

  其实,我们吃的黄花菜已经不是带着露珠的刚从地里摘来的那种明艳的黄色花朵了,而是经过风干,夹杂一点土的味道的干菜了,哪里还有花与草的清新。我惊异那小小的味蕾如何有这般穿透风霜的鉴别?

  我想,这大抵是源于幼小的孩子心中总看着一个花花草草的梦想吧,便附着了一道菜美丽的韵味。于是,我告诉她,这黄花菜自然因为她本身就是花朵,而且,这花朵还有两个特别而好听的名字,母亲花和忘忧草。

  母亲花和忘忧草!这温馨而暖暖的别名也许就在那个瞬间植入女儿的记忆,她的小眼睛闪烁着兴奋和幸福:妈妈,那是不是说,吃黄花菜的时候就应该记得母亲,就可以没有烦恼?那我以后要经常吃母亲花,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留在心里了,就没有难过的事了。

  以后女儿便把黄花菜称作母亲花。每次在菜市场看到那一包包封在塑料袋中的已经沥干水分的黄花菜时,她便会伸出小手认真地说:我要把母亲花带回家。

  我知道黄花菜的这美丽名称其实是源于书本。记得读到《诗经·卫风·伯兮》有一句“焉得谖草,言树之背?”一知半解,以为谖草就是一种杂草,去看朱熹的注释,“谖草,令人忘忧;背,北堂也。”才恍然惊悟,原来此谖草乃彼黄花菜。除此之外,它还有好多斯文而好听的名字,比如萱草,忘忧草,安神菜,疗愁花,金针菜,宜男等等,那时,我第一次知道,它在古人的心中,就是中国的康乃馨——母亲花。所以《诗经》里才有这一句发自肺腑的寻觅:我到哪里,才可以采得一支谖草,种在母亲的堂前,让母亲乐而忘忧呢?

  正是那时,我才知道“萱草”不仅仅是母亲花,而且它的花语是:爱的忘却。让人们“忘却一切不愉快的事”。也正是寻着这样的线索,觅得了一些好诗:

  比如孟郊的《游子诗》:“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

  比如高启的《萱草》:幽花独殿众芳红,临砌亭亭发几丛。乱叶离披经宿雨,纤茎窈窕擢薰风。佳人作佩频朝采,倦蝶寻香几处通。最爱看来忧尽解,不须更酿酒多功。

  比如陈子昂的《魏氏园林人赋一物得秋亭萱草》:昔时幽径里。荣耀杂春丛。今来玉墀上。销歇畏秋风。细叶犹含绿。鲜花未吐红。忘忧谁见赏。空此北堂中。

  比如白居易的《酬梦得比萱草见赠》: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借问萱逢杜,何如白见刘。老衰胜少夭,闲乐笑忙愁。试问同年内,何人得白头。

  比如陆龟蒙的《庭前》:合欢能解恚,萱草信忘忧。尽向庭前种,萋萋特地愁。

  比如苏东坡的《萱草》: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

  董必武也曾在1961年写过这样一首诗给他夫人:贻我含笑花,报以忘忧草,莫愁儿女事,常笑偕吾老。想来董老也是极爱这草的,历经沧桑,人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让自己和亲人都乐而忘忧吧!

  许多文人墨客用细腻的情思饱蘸浓墨, 为我们留下了美丽的诗句,寄予着眷眷母爱,惭愧着拳拳孝心。有多少人会记得这小小萱草花身上寄托的情怀和文化镶片,而只把它当做单纯的美味游动在舌尖。

  由此想到我们的母亲,也许她们并不知道普通而家常的黄花菜中有诸多“文化”,但她们却用勤劳、朴实、仁慈、厚爱将自己活成一株无私的萱草,为我们种下欢乐,种下希望,种下爱,种下忘忧的心怀。如果我们不知感恩,即便深谙萱草这母亲花的物语,即便总把它当做梦幻、浪漫的符号,又有什么斯文可言?

  所以,在母亲的堂前种下一支谖(萱草)草吧,不,应该种在母亲的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