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永远的怀念(原)  

2013-06-19 17:39:59|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凄惨的风早已吹干了我的眼泪。望着天空的烟云,我知道,我在无意间已犯下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就在听到爷爷猝然而去的消息时,我就知道,我已经无法挽回这个错了。

那天,阳光异常温暖,依依惜别地送走一位远方的朋友,我穿梭在繁华的都市街头,沉浸在友人温温的友情回忆中,怎么能够想到,我与友人握手道别的那一瞬,爷爷却永远的去了。

我是在第二天才知道这个消息的。我惊讶,不解,甚至不能相信这突如其来的事实。我以为这会是一个梦,然而这却是真的,爷爷倒下的那一瞬,便毫不犹豫地带走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眷恋,他的牵挂和他全部的梦想。

与爷爷的最后一次相见,想来竟让人惭愧。那竟是爷爷离去的八个月前。那时的我正在休产假,爷爷来看我,还慈祥地抚摸着孩子的脸,摩挲着她细小而松软的手,告诉我要多保重,以后带孩子去爷爷那里。不知为什么,我的眼睛涩涩的,涌上一股潮潮的泪,但我也只是敷衍地答应着:等过年吧。

本来在去年的中秋和今年的元旦我都应当去看爷爷的。可我终于错过了这两个机会。我总是说等过年,孩子太小。爷爷是不会计较的,是的,爷爷并不会怪我,他却总是惦着我。就在临去的那天上午,他还和我的爸爸讲起我,希望我能早日摆脱家庭的负重,再提笔写些什么东西。 我知道这是爷爷对我的厚望,因为在我们孙辈中,也许只有从我身上,还依稀可以看到他老人家舞文弄墨的风雅。我知道爷爷是绝不会怪我的疏懒的,可我又怎么能轻易地为自己开脱,原谅我的过错呢?

这沉重的十字架折磨着我,让我在凄冷的风中,一次次描摹爷爷的形象。我又仿佛看到爷爷起舞弄清影的矫健身姿,手中的长剑潇洒地挥舞着,那直指长空的雄风,那仰天长啸的感叹让我看到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壮志。每一夜的灯曾不眠地亮着,他在教书育人,灌溉桃李的同时,也在燃烧着自己,净化着自己。

我又仿佛听到爷爷对我的谆谆教诲。他总是默默地关注着我,我的每一行文字刊出,他都会记在心里,见到我时,又会极认真地告诉我,哪一篇还有灵气,哪一篇又雕琢太甚。我又仿佛回到沉湎热情的多梦时节,那时,爷爷曾以70高龄的年龄与我共磋英语的读音,他准确的发音、广博的学识、强健的记忆,曾令我感佩万分。我以为,因了他的这份博学,因了他的机敏,因了他对生活的热爱,他会更加的长寿。

然而,爷爷真的走了。在冬日少有的温暖阳光中,带走了平生的欢乐与忧愁,安详而平静地合上了双眼。我只有面对过去的回忆,把自己的遗憾和永远的怀念留在心底。

北风呼啸着,把我支离破碎的回忆一点点粘合,已经没有泪水。因为于爷爷,那泪水只是一道望不到边的堤,而于我,重要的是把握未来的每一个日子。 以自己的勤勉和努力去告慰爷爷的灵魂。


(附记:我的祖父郝甦生,字缙云,生于1913年农历五月十二,卒与1995年元月6日。他容貌清俊,气质儒雅,博学多才,毕生致力于教育事业,早年毕业于国民太原师范学堂,曾做简笔画二册,颇有丰子恺先生简洁朴拙之风骨。精通太极,曾拜师山西省著名的形意拳(山西的太极以形意拳著名)大师穆修易先生门下,粗通英文,晚年犹能进行英语对话。由于复杂的等等关系,我早已不去祭奠祖父亡灵了,今天是祖父100岁生日诞辰,本应撰文纪念,因身体原因,故贴多年前旧文一篇,以表悼念之情。爱,永远在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