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一座小亭的感动(原)  

2013-07-27 17:31:11|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座小亭的感动(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每年到了暑期,心就有些想外出旅游的蠢蠢欲动。
  近年来,随着孩子学业的紧张,竟有两年不曾外出了。
  但每每外出,却苦于写不出旅游日志,就忍不住内心焦虑。
  想想20多年前,下江南游苏杭,却是一路绝句相陪。甚至八年前,半岛之旅也还携带着款款海风和血腥边上的回忆。而在四年前的庐山之行,文字便渐少了起来,比如那张五老峰下的休闲小亭的照片,也只是淡淡雅雅的“待晴亭”三个字。若不是亭旁那块石碑上的文字记载,恐怕在我多年后的记忆里,只会沦为时某个住宅小区老头们围坐在一起博弈的寻常小亭。
  那块石碑上的文字有中英文对照,是牯岭美国学校校长罗伊.奥尔古德1935年撰写的。大意是这样的:1933年,福建龙溪客人林尔嘉与友人游狮子峰,至峰顶突遭大雨,无处藏身,事后,林先生染上一身风寒。为避免未来同行遭遇同样尴尬,林先生捐资修建了此亭。
  原来,这个风雅名字的小亭背后有着这样一段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林尔嘉(1875—1951),原名陈石子,是厦门抗英名将陈胜元五子陈宗美的嫡生长子,6岁时过继给台湾板桥林家。 生长在商绅家庭的林尔嘉,自幼聪敏好学。民国建立后任国会议员、福建行政讨论会会长、华侨总会总裁,是民国年间在闽台两地负有声望的人物之一。林尔嘉对故乡的教育事业也极为关心,由他创办或支持下兴办的有厦门师范学堂、漳州师范学校、华侨女子学校,林尔嘉还是香港大学的捐创人之一。 林尔嘉向往李白赞赏的五老峰景色,约罗伊.奥尔古德一起登山后遭遇暴雨。为使后来人不再遭受同样的痛苦,尽管山高路陡,造价昂贵,他还是毅然决定在山峰上建一座避雨亭。

    七十多年来,庐山与历史一起成长,五老峰与时代同辉,独有这座小亭和那日渐斑驳的石碑在风风雨雨中书写着爱的接力和传奇。记得当时一位当地的老人说,在庐山,年年均雾日有195天之久,即便在庐山其他地方晴空万里,五老峰顶也几乎每天都会被雾气笼罩,也不时会有突如其来的风雨将亭外的风景侵袭。所不同的是,自从有了“待晴亭”,便如同一个神祇在默默地护佑着来客,没有人再偶感风寒,没有人会因这狂风疾雨而隔离了眼前的美景,相反的,雨中庐山在“待晴亭”的视野中分外妖娆,在观光者的心间种植着泼墨彩画愈加妩媚。

  虽不能自诩为人间游客,却也积半生之阅历去过不少风景点,天雨待晴的经历也有偶遇,多半是就地买一件透明的雨衣或油纸伞遮挡。只有那一次,在“待晴亭”,留下了纯粹的感动。
  我们所处的是一个激变的多元的年代。搬进了高楼,却难免人情冷漠;腰包越来越鼓,却发现精神家园在荒芜;有着稳定的收入,却怀着无法驱散的焦虑感。在生活的道路上匆匆忙忙,既有信仰又有怀疑,既有希望又有失望,逐渐忘记了自己。

    林尔嘉从遥远的异乡走进庐山深处,用一己之力,扛住了突至的暴雨,扛住了疾病和孤独,扛起了本来不属于他的责任。

    有一种胸怀叫宽广。庐山待晴亭,让我们心生敬畏。

  喜欢这个“待晴亭”,让游客的心在小小驿站中停留,抖落风雨的洗礼,捋干眼角的潮湿,最终等来明媚的晴天。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