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印象台湾【四】老兵故事(原)  

2013-09-30 20:12:07|  分类: 吟赏烟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故事是在很久后听到的。
  当岁月的尘埃把斑驳的往事轻弹开光阴的缝隙,当那些含着辛酸血泪的日子在时光里被无数遍淘漉冲刷后,那些无论如何都不能抹去的记忆慢慢地浮沉,仿佛在沉睡的冰山下露出一角,而这一角,却湿了多少春衫,绿了几度芭蕉。
  车马、军队、战争、辗转的跋涉,那些只在旧电影里看到的画面是他们心中永远不会褪去的画面,硝烟、伏击、泥泞、血泪、逃亡,那不只是一闪而过的定格,而是心中永远的痛。
  也许,他还是十几岁的孩子,只是流连地贪玩在村口的老槐树下;也许,他是新婚的丈夫,正和妻子携手呢喃于家乡的小河边;也许,他是年轻的父亲,正穿梭在集市卖一筐自己家的鸡蛋养家糊口;也许,他是正和父母怄气的初生牛犊,一次小小的口角负气离家;也许,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推着小车去装秋天的果实......  那是个平常的日子,他们一样迎着日出去劳作,然而,却踏上了漫长的不归之路。
  他们被征兵的队伍生拉硬拽,他们被军用的大卡车飞驰地载去,他们被路边的尘土裹挟到陌生的土地,来不及和亲人道别,来不及再看一眼家乡的茅屋,田野。
  捱过漫长的暗夜,辗转过长长的路途,穿过密密的枪林弹雨,引渡过那一湾海峡,登陆,登陆。
  他们被漂泊在这个小岛。他们用外乡人的眼光打量这个陌生的小岛,他们汇聚各自的方言来喧闹这个孤僻的小岛。虽然回家的路千里万里,但他们不惧,因为,心中的信念是那样坚毅地支撑着:三年,最多三年,他们就可以回乡。那时,他们不是流浪的漂泊者,他们不是一无所有的农夫,肩上的闪闪勋章会让他们踏破铁蹄乘一轮明月衣锦还乡,他们会用身上斑斑的弹痕让父母、妻儿、乡亲们眼含热泪地引以为傲。
  所有的来自上层的消息都告诉他们,快了,快了,等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高高扬起之时,你们便是有功于国家的士兵,你们就可以枕着荣誉享受荣华富贵。于是,他们夜以继日的训练,做着专职的军人,沙坑、弹道、障碍......一次次模拟的演习,一次次鼓满希望的风帆。
  三年,就那样流水般从指缝趟过。中秋了,圆的月饼,圆的月,分离两地的亲人。望过那一湾海峡,还是那样蓝,那样深,那样透着冰冷的温度。家,成了岩石上的眺望,远成天边一朵云。
  然后,三年复三年,再复三年。多少个日月晨昏,多少次潮涨潮落,多少次冷雨敲窗,多少回梦萦魂牵,多少寂寞伴着凄凉剪破心中一点点希望的火苗。腰板不再那么挺拔,鬓上开始生出霜花,额上的纹路开始铭记岁月的印痕。那个曾经温暖的家,那个在手心里捂得发烫的家,那个滋生着相思与牵念的家,依然遥遥。握着那张过期的旧船票,这些滞留在小岛的老兵,你还能登上返航的客船吗?
印象台湾【四】老兵故事(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回家,鬓上的霜花见证我长长的思念,尽管岁月更迭,我心依然赤诚)
  开始忍受不了漫长的寂寞,开始牢骚满腹,开始痛悔人生无常。于是,有人被一夜间的“白色恐怖”蒸发了,有人在这里落地生根娶妻生子了,有人终日借酒浇愁一蹶不振了,有人在难捱的岁月里长眠了,不再醒来。很多时候,他们聚在一起,望着明月清风,让纵横的泪水沾满衣襟,他们抱头饮泣,眼窝盛不下浓浓乡亲,他们挤在潮湿的小屋,听雨打芭蕉,任光阴荏苒。他们在“蒋总统”谢世的日子长歌当哭,——不是缅怀,而是为一个梦的破灭恸哭,他们知道,故乡的泥土终于成了梦中的奢望,他们永远成了无根的浮萍。
  终于,当时光停留在他们旅居的第37个年头时,他们实在无法忍受内心的苦楚,自觉地游行在台北的街头,统一订制的T恤衫上,写着两个醒目的汉字:想家!终于,他们的请愿获得了恩准,在他们来到小岛的第38个年头,他们得到了喜讯,可以回家做短暂的探亲。
  小小的月台,挤满了饱经沧桑的老兵。他们眼含泪水,等待着时光驮载他们回到故乡。他们把38年的积蓄统统换做黄金白银,换做肩上背的电饭煲、电视机、微波炉,换做腕上戴的手表、手镯,换做戒指、珠宝,这一天等得太久,这沉甸甸的回家承载了太多的苦难。
  那个老兵,手里拎了一瓶酱油,在拥挤的人流里清瘦着,他说:离开家时,正在为妈妈打一瓶酱油,我想回家把这瓶酱油送到妈妈的手上,让她做一顿香喷喷的午饭;那个老兵,掌心握一颗圆圆的鸡蛋在回乡的队伍中踯躅着,他说:他刚刚从鸡窝里掏出一枚热乎乎的鸡蛋,准备给正在月子里的爱妻下锅,便被掳走,他想回家看看虚弱的妻和襁褓里嗷嗷待哺的小儿;那个老兵,扛一匹灿烂的花布在流连的人群穿梭着,他说:他答应了未婚妻,送她崭新的花布做嫁妆......
  回家,回家。虽然回家的步履中也重叠着欢欣和喜悦,虽然也有骨肉至亲的团圆,虽然也有满载的幸福,然而,更多探亲的老兵面临着悲剧的延续:不再有故乡的小屋,不再有年迈的双亲,不再有新婚的妻子,不再有膝下绕欢的小儿......一切在风雨飘摇后渐行渐远,“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印象台湾【四】老兵故事(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高秉涵,这个台湾老兵把隔不断的两岸亲情酿成醇酒,让人流着泪沉醉)
  于是有了我们在台北遇见的老兵,虽然他算得上一个幸运的老兵,如今已89高龄,子女或在台北置业,或在美国高就,自己已经有能力安度晚年,但遇见大陆客,就会泪光闪闪,碎语叨叨,就会告诉我们,无论怎样安逸,都会在梦里念着家乡;于是有了2013感动中国人物高秉涵,几十年执著地往返于台湾与大陆之间,把老兵的骨灰罐一一抱回,他坚信着亲情骨血相连,谁也隔不断。其实他抱回的岂止百十个骨灰罐,抱回来的人心啊,成千上万。那情真意挚的颁奖词说得好:“海峡浅浅,明月弯弯。一封家书,一张船票,一生的想念。相隔倍觉离乱苦,近乡更知故土甜。少小离家,如今你回来了,双手颤抖,你捧着的不是老兵的遗骨,一坛又一坛,都是满满的乡愁。”
  行笔至此,我想到了于右任老先生首感人肺腑的诗: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 大陆不可见兮, 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 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天苍苍,野茫茫, 山之上,国有殇...... 
  请原谅我的脆弱,就让我热泪盈眶地祭一坛离别之曲吧!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