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生命的重量(原)  

2014-11-21 10:20:38|  分类: 世情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的重量(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1.
    去机关开会,不期地,却听到一个消息,说某某最近自杀了,在不久前的一天,纵身跳进了并未结冰的汾河。
  某某,我不认识,甚至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高堂的父母,也不知道他的妻、儿为他的离去有着怎样的心痛,但是就为那个陌生的正步入知天命的生命的陨落,我还是有一点惋惜,因为他患了抑郁症。
    据说患了抑郁症的人一天到晚琢磨的就只有死亡这个命题,他们像是完成某种崇高使命般地要使行动践约,闪闪烁烁的迟疑其实正是在选择完成这个动作的方式,一旦决定,那种赴汤蹈火的精神便会使其获得“圆满”的成功。
  我不禁有些唏嘘,既为一种无奈,也为一种勇气。
    2.
  想起一个前辈,和我父亲曾经是同事,毕业于一个名牌大学历史系。在我的印象里,他是很谦和且温善的,乌黑的头发有一点点自来卷的意思,一副眼镜平添了斯文,而且常常是眯着眼睛笑嘻嘻的样。
  我小的时候,在居住的院子里每每碰到他,他总会伸开长长的胳膊阻拦我的去路,我左攻右躲,虚虚实实,瞅准了机会,“刺溜”从他结实的臂下逃去,他却快意地笑着看我离去。时间长了,我才知道,那是他和我的一种快乐的游戏方式,在那个单调的岁月,这游戏似乎伴着我的个头蹭蹭地冒到他的肩头。
  他的妻子是一家医院的妇科大夫,看上去稳重而严肃,似乎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话。他的三个儿女个个优秀,或在京津,或在本土,学业辉煌,事业有成。他退职前在一所中学任书记,属一闲职,工作不忙,故而常常在报纸上发一些专业或随笔类的文章,本以为这样的生活多么惬意,安享着天伦,执著着爱好,也算是风雅之士了。然而,他却不知何故地患上了抑郁症,于是,在某个清晨,在妻子送孙儿上学、买菜的不过个把小时内,他独自地以自愿的方式,走上了黄泉路。
  那一段时间,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向和善且笑眯眯的他怎么会归入抑郁人群的队伍?
  曾经有一年,我因为要在单位做一个关于统战方面的讲座,便辗转找到了他。在他那满是书籍,落满阳光的屋中,我们曾快乐地交谈,他慷慨地送给我好多相关的书籍和他的文章,并耐心地指导我这类讲座应该怎样切入主题怎样深入内核怎样阐述观点等等,他还告诉我他的大女儿曾在全国人大工作,好像就是那个被人谋害的李济深之子李沛瑶的办公室。我羡慕他的教子有方,更羡慕他执著地耕耘文字的精神,但他却说了一句:你不懂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孤独。这或者就是一种初涉病症的暗示,可是年轻的我一点都没有察觉。
    3.
  记得曾经和闺蜜讨论过死亡的话题,不知怎么绕到了“自杀”这两个字。朋友说,在她这一生的每一个时刻,从来不曾有过哪怕一丁点点这样的念头。我听得惊讶,这是多么阳光而磊落的人。而我却有过,两个阶段,一个是十七八岁,一个是二十五六岁,抑或是这一段时间内。
  那段时间内,我曾彷徨在人生的两个十字路口。青春的迷茫,探寻路上的孤单让我曾经那样的无助,又是那般地觉得满世界对我的苛责。沉浸在书里的我总是以“自是花中第一流”而傲视群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抒写小女儿情怀。我曾经坚定地相信并希望自己是一个彻底的自由主义者,做不婚的一族,坚守梦想,不踏入世俗的烟尘之中。
  于是,我有了这样的一帧小照:长长的铁轨,荒芜的败草,我孤独地坐在铁轨上,黄色的毛衣衬着年轻却忧郁的脸庞,我拈一朵寂寞的小野花,在秋天的风里凝望远方。照片的背后,有我缭乱的手迹:这个孤独的世界,请告诉我,何处是我的归宿!那时,我爱极了莱蒙托夫的那首诗,几乎是每一个日记本的扉页,我都会工整的誊抄下来,大胆昭示我对生命的理解:
      我寂寞,我悲伤!——没有一个知心的人,
        可以在我心灵痛苦的时刻一诉衷肠......
            希望......老是徒然的希望有什么用?
                而时光在消逝——全都是最好的时光!
            爱,爱谁呢?——短暂的爱情不值得,
                永久的相爱又不可能......
            窥察自己的内心吗?——往事没留下一点痕迹。
                欢乐,痛苦,全都是那么平淡。
            热情又怎么样?——热情的甜蜜冲动,
                早晚会在理智的语言下消失干净,
            只要冷静地观察一下世界,——
                人生的把戏是多么空虚和愚蠢!
  那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是一个伤心的人,有着亲友都不懂的孤独,于是,也有着他们不懂的绝望。因为伤得自我,所以对人生便有了另一种了悟:不懂孤独的我孤独的来到世间,懂得了孤独的我,将带着更深的孤独离开。人生,不过如此。
    4.
  后来,我终于摆脱了那份纷杂的自扰,为人妻,为人母,在安静的岁月厮守简单的幸福。有时候,我也会这样设想,假如有一天,我们走到了人生的某一个阶段,事业成功,家庭幸福,做到了每一件想要做的事,然而在这个自以为圆满的时刻,却剖开心灵,看到了孤独内心曾有的伤口,一层层揭开,如同遭受了凌迟般的刑法,我们是不是有资格和权利绝望?
    我告诉自己的答案是:生命里有太多的事不是我们可以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人世间,有太多的责任和义务要去完成,很多时候,我们必得在世俗之内应对意料之外的事。
  我一向对走上自缢道路的“他们”没有轻蔑和腹诽,比如,海明威,川端康成,海子,顾城,三毛等等,就像对身患抑郁症的“他们”没有嘲弄一样。我想,他们和他们,内心一定已经没有了春天般绿色的希望,——这和物质生活无关,心灵一定有着某种身不由己的痛,——这是一种无奈的挣扎。所以,他们和他们的每一时分,思考和向往的都是另一个没有伤害的安宁的世界。
    但是,我更对那些在伤痕累累中行走的生命肃然起敬。鲁迅先生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 。——这是怎样悲怆又深刻的思想,哀痛后的幸福也许正是一个生命的重生。
所以,我敬重那些承载着人生重量的生命,比如,多舛的东坡终能在命运的造化中笑傲四海,潇洒阳羡;比如,寂寞的云林终能在纸墨间穿行,留得丹青千年弥香;比如,深情的雪芹终能在炎凉的世俗中破蛹成蝶,在残灯的映照下挥洒“一把辛酸泪”;比如苦难的史铁生终能载着泛着许多愁苦的生命之舟,在夕阳的余晖中感悟《我与地坛》的沉思......这些生命,不仅仅是坚强,更有一份责任、沧桑和厚重。
    是啊,年少时,我会觉得“绝望”这个词是浮夸的,而自己是深沉的,而现在我觉得,自己是浮夸的,而绝望是那么的深沉,深沉到我们不能轻易言说。
  所以,我们更应当站在人生的当口,感受生命的重量,站在生的立场,对生命,保持一种敬畏之心。
    因为,绝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快乐,却不难也应当成为我们的选择。 
    5.
  这世界越来越复杂了,人的内心,在这强大的挤压之下,往往薄如蝉翼。那天从网上看到,抑郁症的队伍忽然不知何时,已悄悄地壮大了起来,我心里掠过一阵痛。
  我多么希望他们苦难的内心能摆渡过人生的海洋,看到绿洲,看到花红,看到朝霞满天。可是,我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