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春节.流水账(原)  

2014-02-09 16:15:19|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不觉的春节,流水的日子,风轻云淡的飘去。
  仿佛不着痕迹,又仿佛隐隐藏匿一丝难以言传的感觉,走过。
  细细碎碎中,念想,流连,回味,夹杂着鞭炮的红色碎屑,收卷起来,放在来年的日历中。
  某天,终于和汀一起平躺在床上,放纵着四肢,耳边放一曲《卷珠帘》,把年的感受收拢着碾碎。
  然后,说起这几个家庭的聚会,到底是从哪一年开始,又是每每在谁家放肆笑容,竟然觉得很遥远。遥远到记忆模糊,流年渐远。
  于是,汀说,不知你的日记记载了什么,为什么生活的点滴被忽略成一抹淡定?
  我的日记?是的,在那些忙碌的日子,我总是让它饱满地盛开花朵,每一页,都有密密匝匝的墨香。
       但是,的确,这些聚会,这些生活中最寻常的过往,这些弥漫着柴米油盐的日子,我总是忽略它的存在,我也许会偶尔的提起,绝不着太多的笔墨,我只是某一年会在隐隐涌起的感动中记取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细节,但来年,绝不会以重复的笔调描述又一场盛宴。
  我的日记,更多的时候,记录心灵的成长,记录内心的感触。比如,一段音乐引发的联想,比如一幅画带来的伤感,比如一首诗后岁月的沧桑,一段时光后惋惜的嗟叹......我把这些称之为我的“三气”,一股飘飘仙气,一腔铮铮傲气,一缕潇潇清气。这仿佛是生命遗留给我的财富,在滚滚红尘中,我一直追求并向往那种遗世独立,羽化成仙的精神品格。我说,我是用诗的笔触记录生活,而不是把本该诗意的生活还原成太过市井的篇目。
  其实,日记本该是流水账,记录最寻常的吃喝拉撒,聚散分离,这才是生活的方式,也是生活的内容。汀说。
  我不能够反驳汀。没错,每次看到悬疑或破案的影视剧,都会交代出一本日记本,顺着这些日记的藤蔓,便可以追寻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段事件的开始和终结,每个流水般日子的日出日落。
  而我的日记里没有这些蛛丝马迹供人探幽。我的情感断断续续,我的青春葱葱茏茏,我的怀念沉沉郁郁,它们很清晰很明朗的走着,安放着我对时光的祭奠,对青春的追忆,对心灵的纠结,对生活的游移,以及对生命的触摸及追溯。唯有那些最应该接着地气的炊烟生活,被我演绎成最无意的一瞥,静默如云烟般散落。
  所以,我徒扳着手指,也未能还原一次次聚会的时间、地点及细节。
  真的是老了,老到我聪慧的记忆不能捡拾一地旧光阴里的一幕幕回放,老到我深信不疑那句老话的道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好吧,不再矫情的记录心灵的成长,就让这春节后的第一篇日志记录一段流水的日月。
  除夕:一觉醒来,已有起伏的鞭炮奏响新春的凯歌,收拾家,挂灯笼,贴对联,以最简陋最便捷的午餐果腹,午休缩短到一小时内,然后,随他回家。一路的大小店面基本打烊,挂着红灯笼,贴着新对联,昭示着一年忙碌后的休整和新日子的启程。包饺子,羊肉的,吃年货,年夜饭,全家8人加肥猫1只,话少,沉默的饭桌无人贪杯,甚至无人喝饮料。汀的压岁钱上浮了100。晚饭后和汀回家,公交车如同出租,只我们俩,从头坐到尾,间或有3人上下车,最终我们全程打公交的回家。春晚已经进行到穿爱马仕居然像穿工作服的黄渤的独唱节目,感觉是,我们走在大路上。
  初一:女人出行的费事和磨蹭尽显,赶在中午到了火车站附近的“匹夫涮肉城”木舍包间。初一的午餐多半在饭店,多半是他家门口的小饭庄,多半是我们和小四家轮番主动埋单,不知哪年在金汉斯的烤肉馆,开始接触洋玩意,皆因侄女朵朵的喜好。其实,铜火锅很热乎,滋滋的热气泛着,经济又实惠,加上小四媳妇带来的新鲜猕猴桃,山竹水果,清淡爽口。只是,汀说没吃饱。单由捷足的身为某站长的小四媳妇抢付。饭后,各自散去,只留两个儿子回去陪伴老人。
  初二:总算抢了头筹,最早赶到妈妈那里,拜年,小坐,然后,姐夫来车接妈妈与从青岛远道而来的大舅妈一同到年前打紧定的桃园二巷唐府庄宴酒店,顺便说一句,姐姐因其婆婆公公的相继离去被“讲究”为一个正月女儿一家不得回娘家,“守孝期”两次合并为五年,今年大约是第二年吧。大舅妈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最近抱了大孙子,颇为春风得意,一家人在并过年,种种原因,舅妈初二随我们。席间,依然秉承我们家热闹非凡,风卷残云的特点,觥筹交错,笑意融融。只是妹夫小金点的菜被妈妈直呼荤多素少,难比其子点菜功夫,呵呵,这甚不合口的一桌宴恐怕会成为日后聚会餐桌上的谈资吧。饭毕,因是否在酒店门口照“免费”团圆照小有摩擦,不表。
  初三:晚上回到妈妈那里陪夜。正在疑惑弟弟没有音讯不知归期之时,弟弟和妹妹相伴推门而入,只见弟弟眼睛里飘着眼泪花儿,歪斜了右半边脸部。询问后得知是由于病毒性感冒引发的脸部面瘫,他是在大年初一晚上与朋友相聚时发现脸部不适的,初二一早又驾车回弟妹老家武乡,感觉渐重,当夜赶回。现由其“私人御医”称江湖郎中的韩大夫扎针治疗。韩大夫与弟私交甚笃,一年来为其治疗痛风、病毒性皮肤病,效果甚好,现在同时给妈妈开中药方,固本清源,增加体质。
  初四:陪妈妈在家包饺子。性急的妈妈昨夜便煮菜、和馅,忙碌不停,至九点半已准备妥当,只等两个女儿女婿中午吃饭。不得不说,年龄渐渐老去的妈妈行动已经开始迟缓,虽在日常生活中并不明显,但包饺子的速度已大不如从前,我一个人擀皮儿居然让她应接不暇了,这在以前似乎不大可能。与此同时,妈妈做饭的水平亦有下降,调制的凉菜除了醋味甚重外,颜色也颇像旧菜,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已渐渐失去新鲜的色泽,现出枯萎的本色。不过,饺子还是蛮香的。下午,两女婿护送老妈到姐姐家酣战麻将,这已经成为每年重大节日的必备节目,由贤良的大姐夫引进,发扬光大成为妈妈的最爱。
  初五:相识17年的老朋友在我城乡结合部的家中小聚,是我年前主动请缨的结果。不敢也没有资本炫耀自己的厨艺,比起深谙主妇之道,更具主妇贤良本色的紫烟、大熊猫、一片云来说,专注于文字间华美人生的奢谈,总是在自己的麦田中忘记炊烟人生的我绝谈不上厨艺的长进,所以,我的口号是,友谊第一,吃饭第二。为此,接下任务单的第一个晚上,我竟焦虑的夜不能眠,直至凌晨四点东方将白。昨夜,更是扳着手指一一计算,最终越来越乱。就是在这样的“丑媳妇”心态下,战战兢兢地奉上一桌,当然,我知道大家的夸奖是尊重大于赞美,不过,我照单全收了。这桌聚餐的尾声是,汀们游泳去了,冯先生呼呼入睡,杨老师醉话连篇并伴呕吐,我烹饪兼洗涮,累到小腿酸痛,难进梦乡。结论是,以后在不敢如此豪饮了,毕竟,廉颇老矣!
  初六:雪花下了一夜,空气中终于泛出水汽。安安静静地呆在家中,读书。看史铁生的磨难人生,看王世襄的肆意滋味,心中感慨难述。这两个人都是我敬重的前辈,一个为苦难而生,一个为享乐而造,一个是世上最励志的榜样,一个是人间最会玩的大家,一个一生以生病为职业,不停挑战惨淡的人生,一个一生提笼架鸟,不断挑剔舌尖上的享受,上天何其公平!
  初七:假日走到尾声,本想去踏雪,却不忍看雪下的污泥世界,于是仍然是安静地呆在家中,仍然读书。然后是各种洗涤,准备明天去上班。
  这样的流水日志,是不是格外的啰嗦,格外的平实,又格外讨巧喜欢做流水账的朋友?只是......我还有些不适应。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