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怎么单单我一人老了呢(原)  

2014-07-22 18:45:16|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车还是老样子,蓝底白色的条纹,被司机王师傅擦得一尘不染,在明晃晃的阳光下熠熠地闪着光。
  而车厢内已不是老样子,以前的硬座不知何时已换成了黑色的软皮革面,而且是按照会议室的模式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形状,于是,这时尚又豪华的设置把逼仄的空间挤兑到只有一条窄窄过道的可怜。
  时针停留在17:28分。我在办公室惊讶地看着腕上秒针的走动,才恍觉得今天该是回家的日子。班车会在17:30分准时发车,一阵紧张,还好,我的表通常会以比北京时间快出10分钟的频率行走,所以,当我慌乱中踏上班车时,车上的人还没有坐满,售票的刘老太依然在那里从容地微笑着,花白的头发飒飒飘飞着,那张脸,白皙中透着深深的皱纹,突然觉得有些像李明启的容嬷嬷。
  我为自己的联想暗自笑了一下,顺着那瘦瘦的通道,挤到最后一排。通常,我们的车座都是固定的,留给那些带孩子的年轻妈妈和一些资历较深的老科长们。
  这不,我的对面就坐着产品开发科的邹科长,一个皮肤白净,眉眼弯弯,常常溢着笑容的中年女士。
  她看着我,一丝狐疑写在脸上:怎么,你不是调走了吗,缘何又回来了?
  我是派驻的,刚好在工业科,管咱们这片的企业,就选择来咱们厂了。我这样回答。同时也狐疑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那样的年轻,微胖的圆脸被水润出光滑的细腻,没有岁月遗留的痕迹,即使笑起来,也丝毫没有一丝法令纹的褶皱。
  我也惊讶地问道:那您,是要到60岁才退休吧!
  是呀,前几年的文件,我刚好被划入,你看那几个比我略大的女科长都赶在55岁便退了,我却还得撑一阵。
  好在,您没有第三代需要您看护,上班也不碍事。我说。
  说的是,如若忙上小不点,真不能这样按时按点的上班了。哎,对了,你的女儿今年多大了?
  我伸出两根手指,心里却有一种被刺痛的感觉。满车的人,都还那么年轻,那小马,还带着她4岁的儿子,那小白,绾着高高的发髻才刚刚结婚,那小葛和小陈,还依然一白一黑两朵牡丹般的绽放着,正走在恋爱的季节,那小刘,还是刚刚走出大学的风华正茂样,甚至我办公室的小卢,刚才还和我说,他的儿子刚刚过了周岁,我对桌的何主任,算来是52年的生人,他都应该花甲了,我的美女科长,怎么也大出去7、8岁,缘何还在岗位?最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厂的领导班子成员,居然还是我离开时的班底,而我离开的时间,我能悄悄而嗫嚅地说,那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吗?
  怎么,单单就我一人老了呢?
  霎时感觉头无比的疼痛,一层一层的黑暗压抑着,然后是海的颜色蔓延开来,由远及近,由深蓝到浅白,浪花一朵朵张开着臂膀翻飞着,白色的长练飞舞,划开岁月之门,却又无情地吞噬着一切记忆。
  我挣扎着从漩涡里出来,浑身湿漉漉的,沙滩那样生硬,硌着我的脖颈生疼,很费力地睁开眼,我知道,自己刚刚走出梦境,大汗淋漓。
  这是怎么了, 总有午后这么沉的睡眠,又总是伴着莫名其妙的梦境。而时光,在我的梦里,从来也是毫不留情,飞逝着,让我来不及喘息。
  其实,我那时行走着的光阴是最美的一段年华。单身宿舍的自在,一个人空间的宽绰,我浪费着大把的时间,看电影,逛书店,去厂里的图书馆,甚至,无聊的时候,趁着黄昏的夕阳光景一遍遍走弯弯轨枕,想一些遥远又伤感的心事,然后,把很多诗誊抄在一片片杨树的叶上,在一个冬天的雪后清晨,站在楼顶,哗啦啦地扔下去,告别一个忧愁的季节。
  我也常常在梦境里回去,总是年轻时的模样,孤傲着一颗心,独走在尘埃中。
  捏着梦的尾巴醒来,我总会感慨复嗟叹,然后会庆幸自己在现实的衰老后还能乘一方游枕寻回锦瑟年华。于是,极恋着又盼着那些梦,仿佛穿越的新奇,总把花打开,绽一段还未来得及绽放的芬芳。
  可是,今天,清凉推开窗,引我入梦寰,我却不复有当年的骄傲,那两根伸出的手指分明是两位数的岁月叠加,那依稀的回忆中已是时光哗然的喧响,轰轰烈烈地把美好扔在脑后。
  这一次,是那些梦中人穿越到了我的时代,鲜泽的如同草原上的晞草,薄露清霜,微微地熏染着流年,还原着光阴里的故事,只有我,单单的只有我,一人悄悄的老去。
  其实,我又何必惧怕老去,时间老人会对谁厚爱?纵你有宝马轻裘,纵你眉间泛着土豪的金色,纵你一路高歌谈笑风生,谁能说你有一双推开岁月的手?我又何必惧怕老去,至少,我还有一颗玲珑女儿心,与那些纯净的诗书为友,不改少年心怀,依然植梦于胸;就算单单我一人老了,至少,我还可以骄傲地对着那个行走在红尘中的女子说:爱君笔底有烟霞,腹有诗书气自华。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