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吝啬的雪(原)  

2015-01-25 21:21:24|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吝啬的雪(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一】
    甲午年的雪来得很吝啬,直到旧历的年底快要一步步迈过新年的门槛了,才恍恍然地翩翩而至。
  早起看窗外,还只是凝了很重的雾气,似乎与大多数雾霾的天气一样,沉着脸,满心的不悦;却又似乎和往日的霾不太一样,毕竟,那些饱含了水分的颗粒正以沉甸甸的快乐蠕动着,冲破阴霾的胞衣,以一种清新的水灵灵飘洒而至。
  来得迟了些,但毕竟是雪。
  【二】
  上学的时候,记得一个很远的南方的同学对于雪总是那样的惊讶与不解,我们便有一种说不出的困惑。
  和她说,雪是精灵的舞者,她不懂;和她说,雪是来春的信使,她也不懂;和她说谢朗的诗,撒盐空中差可拟,她仍然不懂;和她说谢道韫的诗,未若柳絮因风起,她依然迷惑。直到有一天,漫天的雪花舞白了山岗、枝头、屋顶,她才会充满惊讶,充满感动,充满深情的说,原来雪是轻盈、洁白和空灵的结合体。
  我以为,这个描述很准确,直到多年后,我仍然会记得那时的情景。那大抵是青春年华里的一种铭记,虽然雪于我这个北方女子是冬天里一种司空见惯的生活,但有着青春色彩的回忆却格外的缠绵在脑海中。
  【三】
  于是,会常常想起那些有雪的冬天,穿了厚厚的棉衣棉裤,围了严严实实的围巾,像笨重的小熊享受雪花的轻搔慢弄;那时爱在院子里堆雪人,很大很大的雪球滚在一起,黑炭做的眼睛,红萝卜安的鼻子,斜插着一把笤帚,小伙伴的笑声伴着春风吹瘦了雪娃娃,吹落了雪娃娃的黑眼睛,吹成一滩泥泞的水;那时总在生了炭火的小炉边烤手套,烤围巾,烤袜子,烤鞋子,烤一双圆乎乎的小手,直到小手痒痒地泛起了微疼,像红萝卜般透出水汪汪的晶亮,那暖意便悠然地溢满了全身。
  那时的春节鞭炮声常常是在雪花的翻卷中绽开的。辣椒一样的小红辫,像小蛇一样逶迤着,捂着耳朵,那清脆的鞭炮声也炸开了崭新的日子;还有那窜起两米多高的所谓“胜利花”大约是最奢侈也最好看的“烟花”了。通常会是在晚上,院里的小孩们围在一起,隆重而热烈地请出“胜利花”,端端正正地放在一块砖头上,或者用两块砖夹紧了,手持火种的孩子猫着腰,小心翼翼地点着引线,那像花树一样璀璨的花朵便缤纷地开放了,淹没在欢乐的笑声中。
  我们有时也会悄悄地攒几枚“胜利花”,把这种快乐延续到正月十五或者更长。当年味的余香慢慢地散开后,会欣然的发现,迎春花灿灿地黄了几株,一冬的雪掩不住春天的喜悦了,小脚丫在厚厚的棉鞋里开始痒痒地乱蹭了,这时,枝头有了新绿,小河被鸭子推开了水波。这时,春风便浩浩荡荡地来了,我们背着越来越重的书包,走在了新的季节。
  那时的日子很慢,像丰子恺的画里记录的生活,一个问候,一份思念,要等上好多天;在一杯茶里消磨整个黄昏,在半个梦里看星星满天;年年岁岁,淡淡炊烟谱情味,片片白雪著画意。
  那时的日子很舒展,像是老旧的唱片里流动的旋律,有些沧桑,有些颤音,甚至有些哑,可是却缭绕着岁月的回声,袅袅萦萦,如同低眉的女子,温柔似水,轻捻慢挑地做着刺绣,精致生动。
  【四】
  后来,冬天依然有雪。我曾带着小丫走在厚厚的积雪中,咔嚓,咔嚓,脚印歪歪斜斜地写着岁月的轨迹,雪花爆开了童年的秘密,拖着长长的“雪绒花”的歌声;我曾随着小丫疯狂地从汾河坝堰上沿40度的角迅捷的滑下,一遍一遍,抱成一团,裹在一起,然后,向院里的小孩们炫耀我们勇敢的滑雪行动;我也曾在春天里目睹过一场如唐人笔下大如“斗席”的飞雪,然后,安静地听一段京剧”大雪飘“,在“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彤云低锁山河暗,疏林冷落尽凋残。往事萦怀难排遣,荒村沽酒慰愁烦。”的苍凉唱段中落下泪来。
  现在,冬天还叫冬天,可雪花已越来越少。偶尔星星点点地飘下,却在半空中变成了雨,已没有那种晶莹空灵的感觉。即使也不薄我意的飞舞了许多,但落在街上,旋即便化成了泥泞,污浊不堪,在一辆辆飞驰的汽车轮下,狂乱地溅起泥点,似乎诉说着种种破败的心情。
  或者,只有在公园,还能存储一点记忆里的雪,只是,这种情形也越来越少了。
  雪,曾经是大自然慨赠予北国的风景,如今仿佛也成了冬天的奢侈品,被暖流高挂在岁月的帘幕后,只偶尔探出头,撩拨我有些怀旧的伤感。
  【五】
  这样的冬天很温暖,我们有板有形地穿着漂亮的冬衣,匆匆忙忙地赶日子,唯恐灵魂跟不上脚步;我们很富裕,不愁吃不愁喝,甚至常常借来微信中的至理名言变得很“文化”;我们不再有那么多等待,视频、音频、群聊,地球变成一个“村”,越来越小,我们的日子却变成一个陀螺,月转越快。
  我还在傻傻盼望着飞雪满天,然而,这雪花也越来越吝啬了。
  于是,在吝啬的雪花中,我总会很迷迷糊糊地觉得,这样的冬天还是少了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