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那年雪花纷纷飘(原)  

2015-11-30 18:14:49|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雪花纷纷飘(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一】 

冬日的雪,在岁末的清冷中悄悄飘舞起来,无声无息,一个夜晚,便染白了山河的容貌。大把的落叶如同听到大地的召唤一样,匍匐着,融入温暖的泥土。
  天,总是这样,在梦寐不醒的清晨懒的亮起来,人,亦是这样,在街灯早早巡视的眼光中踏上温馨的归途。
  雪停了,太阳明晃晃地照着,寒凉的空气便稀薄地硬朗起来,脚下的雪水已经是污浊的泥泞,翻卷着遗留在城市的疲惫,展示出破败的一面。啊,爱着雪花的人多半是爱那飞舞的精灵,圣洁的魂魄吧,不信有谁会恋着这脚下墨染般的雪水。
  公交车右行,右行,复右行。
  曾经这样熟悉的街道,多久没有再走了?3年,不算多的日子已经随着孩子的成长远离了闹市的繁华。我住过的低矮的楼房前终于竣工了“皇后大道”,想那小屋本就吝啬的亮色恐怕早已被遮掩的暗无天日了吧;那一排邮政局的砖墙还是竖着危房的标志,只是,它的附近不知何时,雨后春笋般冒出了许多类似“重庆小面”的店铺,灯光下升腾的炊烟仿佛在诱惑着人们的味蕾;那个百货大楼还在,其实它叫衣帽大楼更合适吧,陈列衣物的橱窗里模特们无精打采着,显示着一种被网络冲击后的无可奈何的萧条。 
  我就这样透过车窗看着曾经熟悉却终于陌生了的街道,任闹市拥挤的人流用它那五颜六色的色彩在我眼前飘过。

【二】

去赴一场约会。一场原来单位姐妹们相约的盛会。
  那年,我从工厂考入到这个小小的机关单位时,还是一个幻想着恋爱与诗意的女生。在那群漂亮的,耀眼的几乎都比我年长的姐妹群里,我始终是落寞而安静的一个。因为没有繁琐的柴米油盐,因为没有形影不离的小宝宝,因为没有机关工作的经验,我甚至有些不能适应那种亲情般的交流,我安静地读书,写诗,抄书,仿佛觉得生活永远是这样镜花水月般的迷蒙和美丽。
  即使,我也一脚踏入了围城,但我从不计量婚姻的意义。在我看来,这一场人生的豪赌更像是为赴一个几世轮回的缘,为一份不可改变的宿命,我们唯有亦步亦趋地行走着,而永远不知道人生的下一个驿站。一位后来成为朋友的小女幼儿园的家长说,你那时真是跩,一辆红色的自行车很耀眼地贴着市政府的标牌,一件青紫色的大衣,一头短发,永远是不屑一顾的神情,永远是目中无人的感觉......真的吗,这还真是冤枉,这冤枉多半来源于我看上去的大眼睛和其实300度以上又绝不戴眼镜的近视。
  我和单位的姐妹们日渐觉得心灵有点靠近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将近分手的时候。
  那一年,由我具体牵头整理档案,几十年的文书、财物档案在泛黄的纸页间熏染着久远的历史。它们那样无声地一览无余地陈列在会议室长长的桌子上,经过我们一双双巧手的分类,标签,整理,书写目录,装订,码册,我们一群姐妹就在那墨香与欢笑的交织中度过了两个多月。
  我还记得那些个忙碌并快乐着的日子,一个个小笑话炸开了冬天枝头的枯叶,一块五香的豆腐干近了彼此的距离,一碗泡馍沉淀了无言的情意;我还记得我们大功告成的时候,冬天的一场雪成为我们欢庆胜利的使者,我们站在枝头雪花尚未消融的大院,集体合影,有矫健攀上树枝的,有挥臂俨然女神范的,有在树梢间娇俏露出女儿状的,有萌呆呆比划了剪刀手的,每个人都是绽开着欢乐的笑脸,让那个依然飘雪的冬天一直有心中的红泥小火炉暖着。
  这是我们最长的一次聚会。我们把合作的快乐整合在同一屋檐下,我们把婆婆妈妈的私房话融汇在楼道间,我们把那些密密匝匝的情意坦荡荡地晾晒在岁月中,任我们小酸过后小美,小美过后大爱。
  这也是一场分手前的最有意义的盛筵。两年后,我们各奔西东,结束了我们作为工业管理机构的使命。

【三】

我们偶尔还会聚在某个老同事孩子的婚宴上,我们偶尔还会在微信的头像下私语,我们也有一部分姐妹还蹲守在老地方,敞开着门等着昔日姐妹们的访问。但真正意义上的以我们轻工姐妹为由的正规聚会或者还是第一次吧,虽然,在忙碌的人行道上免不了少了这个,缺了那个,但一定,请记住这美好时光——有热心的姐妹相邀,有懂爱的朋友捧场,有泛着温暖血潮的红葡萄酒洋溢,有微醺着醉意的桃红脸颊美丽,有一杯又一杯大红袍茶香暖心,还有一只叫做“小德”的狗狗相伴。——请记住这美好时光!
  天色向晚,枝头偶尔停留的雪花偶尔还能摇曳下一两片六角形的花瓣。
  车流漫漫,独自咀嚼夜色,我把太清词改成这样的长短句:
  久别情不旧,欢声语更繁。故人留我饮芳樽,已到忍别时候,窗影渐黄昏。
  拂面北风冷,偶有树摇雪。醉归携带夜来香,一路琼瑶霓虹,妆点心头春。

【四】

    几天后,我在相册里找出了那年我们聚在落雪的松枝下的照片,写下了如上的文字。
  我想,那年,那月,那留在老单位的姐妹们情意,正如那年的雪花,一直飘着,飘着,融化后,成了潺潺的溪流......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