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杭州西泠,最忆是小小(原)  

2015-05-20 17:27:48|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泠桥畔忆小小(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美丽的杭州西湖,有三座桥是有情人最爱追忆的梦寐。
  白蛇与许仙相会的断桥,倒映着西湖山水还依旧,年年柳色年年新;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故事的长桥记录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生一世一双人;还有一座,是一个人相守爱情的桥,它便是那座连接栖霞岭与孤山之间的西泠桥,斜阳曾照旧时颜。
  年轻的时候,拜访断桥,独步春日的黄昏,想着那些一见钟情的故事,沉醉缅怀着美好的爱情,心已经被蛊惑得颤抖。如今,走过最热烈的岁月,云淡风轻的沉淀
后,我却更倾慕西泠桥。因为,那个叫苏小小的女子从那些久远的传说中破茧而出,以一个人的独守浸染出真实凄美的人生。
  苏小小的墓小而精致,上覆六角攒尖顶亭,也叫“慕才亭”。站在她的墓前,看风中清澈残破的水影,追忆苏小小当年曾经的欢颜和刻骨的痛楚,以及曾经发生在此的凄美爱情故事,你的心底不由会发出一声悠悠的长叹和深深的感慨。
  苏小小是传说中的名ji,史上虽然难以找得到她的记载,然而1000多年来,她始终是人们心目中相守爱情的化身,就像《白蛇传》中默默的爱、《梁祝》生死相依里深深的情,苏小小并没有淹没在平淡流逝的岁月里。
  据说,苏小小家先世曾为东晋官员,从江南姑苏流落到钱塘后靠祖产经营,成了当地较为殷实的商人。苏小小作为独女深受父母的宠爱,因她身形容貌娇小,所以叫小小。小小十五岁时,父母谢世,于是变卖家产,带着乳母贾姨移居到城西的西泠桥畔。她们住在松柏林中的小楼里,靠积蓄生活,尽情享受山水。苏小小玲珑秀美,气韵非常,她的车后总有许多风流倜傥的少年跟随。没有父母的管束,苏小小也乐得和文人雅士们来往,常在她的小楼里以诗会友。
  然而,浮华世象过眼即逝,积蓄花光的时候,苏小小无助地站在这西泠桥,忍受饥饿与屈辱的交相煎熬,纵使有人偶而抬头看到倚在栏杆上的她,大概也会以为是一个深闺小姐在悠闲地看西湖风景,有谁想象得到她内心的苦楚?
  走投无路之下,苏小小以青楼为净土,以歌谋生。这是她人生路上的转折点。她操琴谋生,顿时成了六朝南齐时有名的歌妓。她站在西泠桥畔,看宝石流霞,眺孤山映波,望湖中三岛,赏苏堤春晓,书写着美丽的传奇。
  苏小小貌绝青楼,诗才横溢,令人称奇。据说当时的上江观察使孟浪因公事来到钱塘,派人请她到府中,没想到苏小小架子不小,孟浪决定难为她一下,于是指着庭外一株梅花让她做诗,苏小小从容不迫地信口吟出: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孟浪赞佩不已。
  “燕引莺招柳夹途,章台直接到西湖。春花秋月如相访,家住西泠妾姓苏。”细细品读这温婉的诗句,你不难理解一个北齐少女千回百转的婉约情怀;但是如果你不在西泠桥畔前细细品味,你哪会理解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曾经,公子、科甲乡绅们慕名而来,也曾经,钱塘城内巨富钱万才数次登门,愿以千金娶小小为侍妾,都被小小拒绝。
  传说苏小小爱过一个叫阮郁的豪门公子,两人一见倾心,爱得轰轰烈烈,可是阮郁父亲听说阮郁在钱塘整日与ji女混在一起,非常生气,连哄带骗把他逼回了金陵,不准再与苏小小来往。小小自阮郁去后,整日足不出户,左等右等总不见阮郁的信息。
  “夜夜常留明月照,朝朝消受白云磨。”小小只能吟诗以解愁闷。春去夏至,小小接到阮郁的信。只见她脸色苍白,双手微颤,眼里噙着两滴泪花,入夜,小小独自关在房中,饮一阵酒,抚一阵琴,间或抽泣几声,直到深夜才没了声响。贾姨放心不下,破门而入,小小已醉倒在床上,泪水湿透了枕巾。此后,小小脸上少有笑容,性情变得更为冷峻孤傲,接待客人,言语之间更多调侃的冷笑。不想倒反而传出个“冷美人”的名声。
  后来,苏小小见到一位模样酷似阮郁的青年,却衣着俭朴,黯然神伤,此人叫鲍仁,因囊中羞涩无法赶考。苏小小主动提供钱物上的帮助。鲍仁感激不尽,满怀抱负地奔赴考场。翌年春天,鲍仁金榜题名,出任滑州刺史,赴任时顺道拜访苏小小,却赶上了小小的葬礼。苏小小在疾病和爱情的无望中忧郁离去。鲍仁抚棺大哭,在她墓前立碑曰:钱塘苏小小之墓。
  自古红颜多薄命,情人不归书生去。在思念渐失所望与社会的歧视非礼双重痛苦之中,苏小小不堪其重。面对过早来临的死神,她恬然淡适,对生命的价值理解令人叹为观止,她说这是上苍对她的最好的结局,因为此时她是最美的。如此唯美,绝无仅有!如此认命,千古几人?
  “千载芳名留古迹,六朝韵事著西泠”。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苏小小是名ji中自爱自珍的典型, 苏小小的可贵之处在于她没有随波逐流,更不自甘堕落,而是敢爱敢恨,率真而为,自在而行,山水风流,潇洒自然,乐在其中。 苏小小之所以能够在西湖边如此长久的为人景仰,还因为她对才的珍爱,她不但爱自己的才气,所以她没有选择“老大嫁作商人妇”;她更爱别人的才气,所以萍水相逢便倾其所有。我想,这才是后人景仰她的真正原因。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鲍仁是幸运的,他遇到了苏小小,有情资助而无怨无悔无所求;“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苏小小也是幸运的,她帮助的是鲍仁,金榜题名且得志,有情有义能报恩,为她修墓并建亭。
  如果说苏小小生前是寂寞的,那么入土为安后的苏小小似乎应该不会孤独。因为后人中已有众多的才子佳人、俊杰英雄步其后尘,相伴左右。对岸隔桥相望的是“秋风秋雨愁煞人”的辛亥革命民族英雄秋瑾。小小是至柔至美,秋瑾至刚至烈,刚柔并济的相惜一定会让两人义结金兰。而孤山上,更是雅士云集,往来有鸿儒,俱是性情人,没有一点世间浊气。闲暇时,可拜访梅妻鹤子林和靖,同赏“疏枝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忧郁时,可去看看“行云流水一孤僧”的苏曼殊,同病相怜 “才如江海命如丝”;难过时,可以相约冯小青,诉说悄悄话“人间亦有痴于我,伤心岂独是小青”。;青灯夜深时,可以展卷着近千年后河东君的诗句,神游在灿灿花海,“桃花得气美人中”。
  西泠桥畔,纵然荒烟蔓草,青冢残阳,苏小小犹在。若得青山湖不老, 解得多情是烦恼!
  西泠桥,与其他两座情人桥相比,因为少了圆满,多了静止的永恒而更具有一种现代的冷落。因为无论是断桥的白蛇与许仙,还是长桥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他们都是一种双方的相守与承诺,他们之间是相亲相爱相通的,而不是一种孤独之爱。惟有西泠桥是属于苏小小一种个人的独爱。因此,这里的氛围不是甜蜜,而是失落的凄美,无尽的幽怨。
  在人世间,谁能说这一份孤寂的爱会被岁月流逝会被后人遗忘呢?世上没有千年的人,却有千年的情,千年的爱。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