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家园(原)  

2016-04-07 20:32:17|  分类: 轩窗竹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园(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一】
    春天的早晨,阳光很暖。
  因为小城在修地铁,扩马路,好多线路很拥堵。
  但这丝毫不影响公交车上出行人的兴致,老头老太太们,挤着人潮去公园,中年人们趁着热情在闲聊,小青年们,专心致志玩手机,玩游戏,看视频,一切与己无关的表情。
  这时,车载电视在滚动播报大事小情。一则新闻说,五一广场因为扩修马路,拆掉了太原市最早的天桥——广场天桥。随之而来的是广场的西北角,存在了近20年的鸽棚也拆除了。小朋友们恐怕再也不能在广场喂食鸽子,看鸽子翩翩起飞了。但是,新闻说,鸽子被政府关怀着,整体搬迁到了城北的南寨公园。在那里的湖水边,上百只鸽子被笼养着,训练其记性。因为也曾放飞过一些鸽子,但总有几只鸽子越过十几公里又飞回到了广场,为了不让这些鸽子流失,政府专门把培训鸽子的陪师傅也和鸽子安置到了一起。
    【二】
  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最后的贵族》。结尾时,潘虹饰演的女主人公李彤在意大利的威尼斯广场,想念着远方的家园。这时,一群鸽子在她身边飞舞着。她伸出手,让那羽白鸽停留在她的手臂,然后,凝望着祖国的方向,慢慢地,慢慢地,流下泪来。——这是一个失去了家园的漂泊的女人,她在时光的海上孤独着,找不到归途。
  还有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伪装者》,里面有这样的一个情节:明城在画一幅油画,明楼和明府的丫头阿香在一旁观看,接下来大概是以下的这样一组对话:
  ——明楼:你的背景处理的过于淡化了。
  ——明城:我就是要淡化背景,突出色彩呢。
  ——阿香:明城哥,你的这幅画题目叫什么呢?
  ——明城:无题。
  ——明楼:怎么是无题呢?
  ——明城:它就是无题。
  ——明楼:我看它应该叫《家园》。
  ——阿香:《家园》?谁的家是这样的呢?
  ——明楼:我将来的家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阿香:这么荒凉,才不会有人去住呢!
  ——明楼:你们都不去才好,我一个人安静自在。
  我特别喜欢这段情节,喜欢明楼的扮演者靳东用他那浑厚的男低音声线为说出这幅画的名字:《家园》。是的,在明楼的眼里,他未来的家园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远离着战争,远离着尘嚣,安静中一种田园气息,有着淡淡的诗意,有着清幽的静谧。
  这是家园,更是寄托自己的情怀的地方,或者几竿竹,一栏篱笆,远山衔水,夕阳西下。这是家园,在别人看来僻静甚至荒凉,但在明楼的眼里,这是灵魂皈依的场所,它
安放着一份追思,一种过尽千帆后的超脱。我也喜欢这样的家园,有点列维坦笔下的风景,树脂的味道传过来, 自然的情怀一览无余。这样的家园因为有了人的居住而有了淡远的烟火气息,这气息是温暖的。
    【三】
  前几天,随丈夫去河北老家扫墓归来姐姐对我说:我一走进他家的老院子,不知怎么,觉得一种颓废破败的感觉,没有人居住,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一切又不是原来的样子,我突然就忍不住地哭了,很无助伤怀的那种。
  那一刻我特别理解姐姐的感受。按说,姐姐和婆家没在一起生活过,20多年来,回老家的次数几乎是一只手就可以掰算出。从感情的角度讲,真的算不上深刻。但是,善良的本性会让姐姐感觉到一种失落——一种家园的失落。
  没错,老人在世时,尽管他们之间交流不多,但一走进那个院落,迎面而来的是人气,语言,表情,炊烟,树木,家具,甚至小动物,这些都是构成家园的原素,朴素而真实地存在着, 它给予你一份踏实感,一种归属感,你会觉得,那就是一个家,有家,有园。也许贫穷却笑语满屋,也许寒冷却春意浓浓。
  古人们亦是有一种特别的家园情感。陶渊明的桃花源,杜甫的草堂,苏东坡的寂寞黄坡,林逋的杭州孤山,唐伯虎的桃花坞,即便没有像样的院落,古人也爱给自己的书屋起一个名字,楼,阁,斋,室,屋,也许一间斗室,也许一叶孤舟,也许只挡风寒,也许仅够容膝,都不能阻挡他们把酒言欢,临风而歌,寄托情怀,写下千年传唱的诗文。
    【四】
  我想,失去亲人的人或多或少会有一种家园的失落感。微信中有这样的文“父母在,人生尚有去处,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它告诉我们父母就是我们的家园。他们给我们微笑,信任,支持,暖;他们给我们安全,信念,力量,爱。
  记得父亲走后,我很多次梦到他,梦里的他总是在家里,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浑身都是鲜活的气息而无半点鬼魅样,他总是和我说起这,聊起那,甚至唱着他走时唱着的那首歌《九月九的酒》。在梦里,我从不恐怖,害怕,因为我感觉我走在自己的家园中,满满都是温情。
  但是,在每一次梦醒后,那种失落感就会成倍的剧增,就会一下子被空虚袭击似的想流下眼泪。那是一种深沉的失去亲人的痛,也是一种离家越来越远的寂寥感。于是,每一次给父亲扫墓时,我都会和他叨叨念念,絮絮低语,因为那一刻,家园的感觉会再次温暖我的内心。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讲,家园,是一种客观存在,也是一种精神存在。
  再回到那则新闻,那些鸽子。
   
鸽子是美丽,和平,友谊的象征。它有着强烈的识途和归巢感,人们放飞信鸽,靠它传情送意,也是因着它身上的这种家园意识。五一广场的鸽棚不在了,但那些美好的记忆还在,那些鸽子还在,但愿新的家园能让它们生活的幸福安谧。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