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珠圆玉润,梅韵流芳(原)  

2016-05-12 18:35:53|  分类: 吟赏烟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珠圆玉润,梅韵流芳(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一】
  4月25日,京剧艺术梅派传人梅葆玖去世。5月3日,北京八宝山,送别了京剧艺术大师梅葆玖先生。至此,梅派直系艺术传入已画上了悲凉而优美的句号。
  那些天,看到网络上许多悼念梅葆玖先生的文章,我心里也不由的泛起潮湿的酸楚。
  玖爷已乘黄鹤去,空留梅韵成怀想。想要写些什么,却又觉得凭着自己对京剧乃至对梅派艺术的了解,着实惭愧,而我,又所谓“高冷”的不屑做搬运工,借别人哀思抒己之悲情。于是,就这样沉默着,在沉默中,抽出家中书柜里的《梅兰芳演出剧本选集》《京剧谈往录》《梅兰芳唱腔集》《我的父亲梅兰芳》来,掸去落在书籍上的灰尘,思绪仿佛停留在久远的时代,慢慢地翻阅着,窥寻着梅派艺术的精髓,觅得年轻的自己。
  【二】
  记得那年,我通过了机关公务员的初试进入复试,在面试的环节,抽到了这样的试题:京剧舞台的四大名旦分别是谁,试着说出他们的代表作。这绝对是我的长项,我口若悬河地回答着,甚至把相关的行当等等知识也嘚瑟的令评委刮目。是啊,那个年龄,那个戏曲荒芜的年代,能够“发烧”地爱着戏曲,我以为,那必是妥妥的加分项。
  其实,在入机关之前,我曾费力地写了部三万余字的小说《戏梦》。讲述的正是一个男旦演员的悲凉,因为这个很不成熟的小说,翻阅了许多戏曲资料,翻阅的结果,是爱上京剧,爱上梅派。爱上京剧爱上梅派的结果,就是常常会傻傻站着影像书店的柜台前,关注最新出版的磁带,就是跟着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跑到离家很远的并州剧社听戏,就是忽然和工厂的爱好京剧的行政长拉近了距离,很方便地解决了单身宿舍问题,就是痴痴地从报上剪下一角,按照那个遥远的地址填写汇款单,买书,买盒带,买资料。
  那些日子过得特别充实,单身狗的我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在红灯牌录音机里俨然一个封建遗老般摇头晃脑地听京戏,哼京腔。然后,以超越年龄的老迈写戏曲小说,再然后,或者就凭借着这份老沉,闪进了机关。
  后来,一脚踏进围城,这些美好似乎就成了蹲伏在墙角的回忆,慢慢地积上灰尘。没有功夫去现场赏戏,也没有功夫去参加剧社的活动,忙碌的生活是快节奏的,忙的我少了这份悠闲自在的心。还好,有网络,纵使隔了很久,还可以关注京剧,甚至可以看梅兰芳先生的老旧的影像资料。这种感觉真好!
  【三】
  大家说起京剧的四大名旦,爱给梅先生做出这样的定义:梅派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初听到这样评价,我真有些愣怔,也有些不平。没有特点的梅派唱腔却是代表中国京剧的顶峰水准,没有特点的梅派风格却是超越着所有名家风格在梨园成为传奇。这些辉煌,这些声誉,难道仅仅因为没有特点吗?
  说说京剧的四大名旦,倘若说风格的话,我以为程派可得这样一个字:悲。悲凉,悲戚,悲壮,悲怀。藕断丝连的程腔永远包含着人生的悲苦,命运的多舛,生命的低吟,无奈的挣扎,飘零的哀叹,这是程砚秋先生最拿手的表现。他创作的角色,悲情深重,离合聚散,恰如霜天白菊,有一种清峻之美。老人们,尤其是老妇人们,爱听程派戏,抹着鼻涕泪花,一块手帕湿漉漉,感叹着人生的际遇,悲苦着世事的炎凉,甚至散场的时候也会久久地沉浸着,给予最热烈的掌声。
  荀慧生的荀派呢,则是另一个字:俏。俏皮,娇俏,俏丽,俏媚。一副短打的小梅香模样,一方洁净的手帕,小腰身扭着,三寸金莲轻移慢飘,张口是地道的京白,连珠炮般的语言,善于使用上滑下滑的装饰音,听来俏丽、轻盈、谐趣具有特殊的韵味。活泼泼的身姿,多半是泼辣辣的性格,热烈地爱着,愤世嫉俗着,让人疼,让人怜,让人喜爱,当然,有时候,也会悄悄地烦一下,这多事的小丫头! 
  出身王族的尚小云是四大名旦中除了梅兰芳之外的另一颜值担当,他的武旦戏演来活色生香,大约押了这样的字:飒。飒爽,飒然,飘飒,英飒。 他的表演风格大开大阖,大起大落,棱角分明,抑扬顿挫, 唱腔高亢刚健,节节攀高,气力充沛,一气呵成, 于旦角的妩媚多姿中又见阳刚之美,特别适于表演巾帼英雄人物。 
  现在回到梅兰芳,他好像的确如行家们的评论,没有特点。他没有程砚秋一唱三顿的腔韵,没有尚小云英姿飒爽的鲜明,没有荀慧生俏皮诙谐,可他的梅派表演却被推为"世界三大表演体系"之一,成为享有国际盛誉的表演艺术大师。外行的人或者会觉得不解,凭什么呀!我来告诉你,不要对梅派说NO,这里说的梅派无特点不是你理解的那样,而是强调中国美学中的中庸之美,换句话说,梅派艺术是博采众长,集中国京剧艺术的精华为一身,其表演完美录了中国京剧一个值得骄傲的时代。
  其实,要我说,梅派艺术不是没有风格,而是涵盖了各种风格,他的多元化表演其实可以凝练为这样一个字:美!

——貌之美。曾经有这样一句俗语:“讨老婆要像梅兰芳,生儿子要像周信芳”。表达出一度时期男性的审美。得天独厚的外貌条件大约让梅兰芳一开始就站在了优越的起点,也是,明眸皓齿,体态轻盈的梅氏甫一登上舞台就以其绰约风姿开启了男旦的新世界。
  ——舞之美。无疑,梅兰芳先生是借鉴昆曲戏最多最好的大师。他完美地将昆曲表演中唯美的元素吸纳到京剧中来,比如舞蹈,于婀娜出更见妖娆,于端庄处尽显典雅,于大气处更出风流。水袖,台步,身段,服装,眼神,表情,浑身是戏,处处留香。
  ——韵之美。梅派唱腔不高亢,不沉婉,不悲怆,不尖刻,不沧桑,梅兰芳的嗓音是甜美的,却不甜腻,是温和的,却不温吞,是圆润的,却不圆滑,是乖巧的,却不乖戾,是柔美的,却不柔媚,是沉稳的,却不沉闷。高音处,他会不留痕迹地顺着音节自然拔高,低徊处又会婉转滑翔,一切在自热而然中完成衔接。
  ——手之美。 一位俄罗斯的艺术家看了梅兰芳的表演后曾对他的演出团队说,看了梅的手势,真想把你们的手都剁掉。这是对梅兰芳手势多么佩服的膜拜。也是,唯有梅氏的手那么多姿多彩,或怨怼,或伸萼,或吐蕊,或陨霜,或迎风,或并蒂,或弄姿,于繁妙的变化中更见其细腻。
  ——神之美。正是基于这种优于他人的美貌,长于他人的舞蹈,美于他人的韵律,别于他人的手势,梅兰芳完成了京剧最华丽的转身,他要的是那种优雅,绵密中透着雍容的牡丹之气;他要的是那种华丽,平稳中尽显王者风范;他要的是那种圆润,人生历练后的平和与温润;他要的是那种悠扬,从容中的淡静深远。
  【四】
  我们这个年龄,离梅兰芳是很遥远的,甚至梅葆玖,也无缘看到他现场表演的本戏了。但就在其一招一式中,亦可表现出梅派艺术的精髓。
  记得看过一次梅葆玖先生的现场演出,在名家新年演唱会上压大轴。是那段业已非常熟悉的《贵妃醉酒》,只见小梅先生眼波流转,体态慵懒,唇微动,韵悠扬,唱出了以四平调为主的 “海岛冰轮初转腾”, 说实话,那台演出荟萃荟萃了京剧界年轻的名,有嘹亮嗓门的袁慧琴,有莺声燕语的李胜素,有闷滞低沉的迟小秋,有高拔脆爽的王蓉蓉,可是,小梅先生却以年近八旬的沉稳赢在了韵味的深厚,以灵动的表情赢在了代入感。他绝对不是拼嗓,而是拼的悠长与回味。那一刻,对于梅派的唱腔,我觉得用珠圆玉润来形容,真是最贴切不过了。
  去年冬天,我曾去梅兰芳大剧院观看一出昆曲。闲暇的时候,我专程冒着北京的雾霾到了报国寺胡同梅兰芳先生的旧居参观。寒冬中,彳亍在那个著名的四合院,想象那一片平整的土地该是梅先生练功舞剑的地方吧,想象那一间堂屋该是梅先生精心授艺的场所吧,想象那些个熠熠生辉的女性形象就是在这里经过熔炼走向舞台的吧。寒风中,我凝望着入口处梅兰芳先生的塑像,敬上我的崇敬与缅怀。 
  是的,我深信,梅兰芳是把京剧做到最完美的大师,他引领着京剧走向了世界,走向了艺术的殿堂。梅派艺术是中国京剧的代言人,也是中国戏曲文化的代名词。
  【五】
  梅葆玖谈起父亲的唱腔艺术时曾这样说:梅氏唱腔从中年时的华丽柔美的小腔到晚年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后的刚蓄于柔而柔蕴于刚,委婉其外而刚健其中,刚柔已融为一体,学其柔则太软,效其刚则太硬。小梅先生还说:我父亲的唱腔艺术,和我国的书法、绘画等高度的艺术菁华一样,都具有一个绚烂归于平淡的境界,而这正是符合艺术的规律和辩证法的道理的。——我想,这可以称之为是梅派艺术的特点吧。
  如今,梅兰芳先生最疼爱的小儿子梅葆玖也走了。最近,故去的大家很多,话剧皇后朱琳女士,词作家闫肃先生,陕西作家陈忠实同志,还有刚刚故去的京剧程派传人李世济老师,大家都说,天堂没有病痛。他们或者可以相聚在天堂,谈笑风生,论戏曲,论人生,论人间沧桑了。

人间红蕊已纷落,天堂梅枝正吐艳。温和儒雅,热衷机械,发烧音响,喜爱猫咪的梅葆玖先生能和他的父亲相聚天堂了,愿他们仍然传唱着梅腔梅韵: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哇)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