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春风十里,不如你们(原)  

2017-02-17 19:56:23|  分类: 世情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风十里,不如你们(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总有一些细腻而微妙的感情停留在记忆的枝头,风一吹,抖落无数的叶瓣。细细闻来,还有清香的味道。这味道一直延续着,在生命的路途中,一路芬芳。比如,我们年年岁岁的相聚。
  走过那个熟悉的地方时,风肆意地飞扬起来。立春后的天依然恋着冬日,只姗姗地捎几许春流。
  我坐在汽车的后座,靠着右边的窗户。前方的红灯拦住了潮涌的车辆,也正因为有了这片刻的停留,我的视线越过车窗,向外望去。
  灰色的马路,醒目而规范的银行,十余级台阶铺出通往玻璃大门的路。街面很冷清,三三两两偶尔的行路人自顾着脚下的路。
  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会百感交集地注视那灰色的台阶和灰色的马路。
  我却在隔了玻璃窗的车内忽然地,涌上一点说不清的伤怀和感激。
  这一份伤感或者和时间有关。打开时光的镜头,会依稀有他们玩耍的童年。很多孩子,在幼儿园放学后的黄昏,聚在这里,最快乐的童年时光自由飞扬着,没有那么多作业,没有那么多兴趣班,也没有那么多的被唠叨。三五成群地跳上跳下,围着那对石狮子,讲着童话故事。
  这一份感激或者和友情有关。曾记得那些个黄昏,席地而坐,一张报纸在手中翻到报缝里的广告都不错过,记不清什么时候,三三两两的家长凑过来,开始搭讪,开始由陌生到熟悉,开始一段终身为友的旅程。伴随着孩子们的成长,这友情没有淡去,虽然彼此的搬家,远离,已不在以前集中的片区居住,但毕竟,还有一年一度的相聚。这相聚浓缩着满满的话语与亲切,又沉淀着丰厚而充实的情感。
此刻,我便是在前往相聚的途中。

  红灯过后,绿灯闪烁,车子一路向南。
  经长街,过小巷,停在那个无比亲切的楼前。
  5楼,一路爬着,一路喘着粗气。是冬天的臃肿还是自身的笨拙,抑或是乘惯了电梯,已不胜爬楼了,其实心理明白,是越过了青春,再没了当年的矫健。
  我们曾经是亲密的5楼朋友,几家都住在5楼,说出来满满的惺惺相惜。
  那时,我的住所毗邻着汾河公园,5楼的阳光真好,看得见艳阳毫无阻挡的朗照,听得见河水哗哗的流动声,望的见刚刚通车的滨河东路,绝没有汽车的蜿蜒蛇行,而是空旷着,长风猎猎。 春天来时,河岸的草泛着嫩绿的油彩,树和花儿都齐齐整整地穿着新衣,别提有多神气。
  那时,不远处有青年宫的游泳场,好多家长都是自行车载着小儿女慕名来学游泳,一池的水,一池的青青的脑袋,一池的欢笑。还有少年科技城,也是好的不要不要的,大的展板上有着城市的远景规划,上上下下的四五层都对孩子们免费开放着,计算机房,图片展览室,磁场实验室,游戏室,等等,等等。科技馆的外围有不小的操场,而不是停车场。我在那熟悉的地方陪着女儿打羽毛球,网球,学自行车,听着她慢慢摆脱了稚嫩的童声, 长成一株亭亭玉立的小树。
  过了迎泽桥不远,有碑林公园。
  他们几家第一次来我家是在一个夏天,幼儿园组织了孩子们去碑林公园游览。那是汀与幼儿园同学的最后一次集体活动,因为那个假期以后,汀就转到了我楼下的青年宫云英学校上大班,所以那一次,我也随同孩子去了。在6月的柳枝下,同吃同住了2年的小朋友们围成圈击鼓传花,刚好传到汀,记得她生涩着小脸给大家背诵“两个黄鹂鸣翠柳...”,公园的活动结束后,我们便浩浩荡荡地“顺路”到我家。两室一厅的家因入住仓促没来得及装修,亦没有高档的家具,但依然明亮的耀眼,最让我得意的是倚墙而立的一组书柜很“体面”地装点出“读书人”的骄傲,真是“客至岂空谈,四壁图书聊当酒;友来无别事,一帘花雨欲催诗”。
  我们于当年的秋天开始了4个家庭的第一次郊游,以后,这队伍算是固定了下来。一起活动,一起聚餐,一起彼此关注,一起陪伴孩子的成长。4个孩子成了最要好的“发小”,两个女生还做了6年的小学同学。他们依依惜别的告别过去,又一同信心满怀的走向未来。

  我们也有暂时中断的几年不曾相聚,那个时候,正是孩子们最忙碌的时候,在告别峰回路转后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光景。于是,渐渐走向中年的我们更开始怀旧,更期待着一年一度的相聚。
  敲开5楼的门,热情的主人早已等候多时,干净而暖脚的棉拖鞋,醇香而隽永的金骏眉,红红的透着节日喜气的红苹果,红酒枣,红橘子,还有应有尽有的干果,鱼缸里的鱼欢快地摆动着,一只叫大宝的英短猫憨态可掬地蹲伏着,男主人热情地沏茶,小主人殷勤地招呼,女主人更是系了花色的围裙,一脸向阳花的模样从厨房奔出,——哎呀,光看着这爱意浓浓的场面,我就已经醉了。
  落座,寒暄,开吃。杯盏里沉淀的是幸福的回忆,话语间绽开的是友谊的花朵,眼角眉梢浮现的是对岁月的眷顾与珍惜。
  黄姐说:一早出来碰到熟悉的朋友问上哪去,我说,去孩子幼儿园同学家,朋友都一脸的惊讶。
  其实,这样的话黄姐几乎年年都会说,说这话时,她满脸都是骄傲的表情,连眼角的鱼尾纹也像枝头的花朵绵延着笑意。也是,从北大街的中段到北大街的东端,从旧小院到新小区,从老朋友到新邻居,黄姐每每会有不同的“炫耀”对象,而这“炫耀”是多么的朴实,多么的诚挚,又是多么的爱意深厚。
  没错,我们是从孩子们就读的幼儿园相识的。我常常想,这真是缘分的神奇,那些年,因为刚刚买了单位的房子,手头拮据着,便把孩子送到了离家不很近但相对便宜的幼儿园,不过是短短的两年,由黄姐眼中牛皮哄哄满脸傲慢的穿着紫衣的少妇,由苏姐眼中才华横溢的还写的一手不差的字的办公室文员,由花妹眼中毫不留情在幼儿园门口责打女儿的盛气妈妈,由刘帅哥眼中沉稳大气不流于世俗的女性,我一路走来,已是接着地气的,磨尽傲气的,能够融入大家的善者。李哥每每尊称我为“老师”,冯哥又每每会在督促我一定要勤写作,出佳作,这言语里是关爱,是赞赏,是我们亲密无间的坦率。
  没错,我们曾经一同赴柳林,上忻州,聚公园,赏景致,我们一同论学习,谈风云,侃西东,我们一同看着孩子们从垂髫之时到总角之年再到豆蔻年华,直至如今二十出头的姑娘小伙,这十几年的风霜雨雪,我们变的渐渐温和,宽容,有了岁月的赋予的安恬,我们也渐渐彼此磨合的如同兄弟姐妹。
  没错,人的一生,总该有几个这样的朋友,他们不在乎你是不是做官了,发财了,不在乎你有没有宝马香车,豪宅深院,不在乎你能带给他多少人脉,不在乎你直呼着他的名字甚至指挥他做什么,他只在乎这一生有你这样以心交心的朋友,不说什么高山流水,无论如何曲水流觞,这样的朋友总是默默地站在你的身后,分享你的快乐,分担你的忧愁,欣赏你的一切。
  尽管我们相聚的筵席已经散去半月,尽管我笨拙的笔触才开始触及这一份永恒,但这一份感情已经滋养我的内心,让我充满感激和珍爱。
  我想说: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