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同是舍子,不同境界(原)  

2017-02-27 10:25:02|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是舍子,不同境界(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前晚,在手机上正随意的浏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听得客厅里先生的电视机旋转到某个台,一阵熟悉的越剧飘过。
  等等,别转台。我的声音未落,人已扑到客厅。中央6台,右上角写着“上海天蟾逸夫大剧院”,竖写“越剧.劈山救母”。哈哈,想来那天涛声刚和我说戏曲台近期要播绍百团庆的本戏《劈山救母》,想不到话音还卷着尘埃,便上线了。
  已经开了几分钟,不碍事,重彩戏应该还在后面。吴凤花饰演的刘彦昌正抱着襁褓中的沉香和三圣母依依惜别,板腔很正的范派唱腔规范有加,突然想,这个时候播这出戏或许是为了悼念刚刚离世的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吧,毕竟,吴凤花是当今被冠为最优秀的范派传人呢。 
  谁知,还没细细品味“花帅”的唱腔,切换到下一场“二堂舍子”时,挂了髯口的刘彦昌已换了演员,成了地道的“张派”老生。呵呵,敢情挂着吴凤花的头衔,其不过是打了个酱油?
  “二堂舍子”可谓是这出戏的重头,可独立成折,且已演成了老戏文。说的是刘彦昌自别圣母后独自带着婴儿沉香终于金榜夺魁,并娶了相府千金王桂英。这刘王氏还真是贤惠善良,一直待沉香如同己出。沉香在后娘的关爱下茁壮成长,转眼已是13岁少年,他每日和王氏所生的弟弟秋儿一同上学,玩耍。结果,摊大事了,某日,在学馆,沉香
失手打死太师子秦官保,归告父亲刘彦昌。兄弟争认行凶,彦昌与妻王桂英共同责问,先是王袒护亲子秋儿,被刘责备,夫妇俩怜沉香无母,乃舍秋儿抵罪,放走沉香。让沉香到华山搭救母亲。这出戏可谓表现了刘彦昌矛盾的内心挣扎,大量的唱段回忆往昔,烘托感情,同时也讴歌了古代“第一好后妈”王桂英贤良识大体,厚德明大义的品格,然后也表现了小哥俩深挚的感情,争着去赴死可谓家教良好矣。
  之前,也看过不同剧种的《劈山救母》,也有叫《宝莲灯》的,多是看的武打部分,小沉香孝顺母亲,救母心切,拜高师,练武艺,小小年纪不惧二郎神,终于救出母亲,一家团聚。对于“二堂舍子”这一折,只是闻其名久矣,却不曾看过,借这么个机会,终于完整地看完了。可是,不知怎么,心里有点疙疙瘩瘩的,一下子对这出戏没了好感。
  想起了另一出传统戏《赵氏孤儿》。无论是吴秀波的电视剧版,还是李树建的豫剧版,看的我总是反复咀嚼,热泪涟涟。那里面也有一个著名的“舍子”情节。说的是医者程婴救下赵氏孤儿后,遭遇了屠岸贾的全城搜捕孤儿,屠岸贾凶残之极,责令全城百姓三日内如不献出孤儿,便屠杀城内所有婴儿。 在这个无奈之际,为了保住全城的婴儿免受灾难,还要保住忠良的血脉不断,程婴和公孙杵臼达成了协议,由程婴告密屠岸贾,检举赵氏门客公孙杵臼私自窝藏了孤儿,并带领屠岸贾亲自到公孙杵臼所藏山中搜捕孤儿,果然,屠岸贾得到了孤儿,公孙杵臼大骂程婴奸贼小人,为领取重赏出卖忠良后代,遂自尽身亡,而“赵氏孤儿”被眼睁睁看着摔死。此时此刻,程婴心如刀绞,因为摔死的是自己的孩子,他通过舍弃自己的儿子而保全了孤儿。从此,程婴背了骂名,人们唾弃他谄害忠良,人们鄙视他见利忘义,人们憎恶他邪恶奸佞,直到十余年后,程婴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孤儿,得以让孤儿与母亲庄姬相认,并报仇雪恨,当庄姬公主与孤儿感激程婴忍辱负重的一生,感恩他能够舍去亲身的儿子,义救孤儿的壮举,欲封其豪宅良田时,程婴却拒绝了,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他要和九泉之下的公孙义士相会了,此刻,豪华的生活,抑或昭雪后的名节对他都不重要,他的被他舍弃的儿子是他心头永远不能抹去的伤痕。
  这出戏演到这里真是让人感慨万千,不胜哀嚎。那种春秋时期士的精神,家国的情怀,忠义的立场,悲绝的内心挣扎让人在痛楚中看到了人性的光辉,难怪它被誉为“中国最伟大的悲剧作品”。
  再反观这《二堂舍子》,我却看到一个极端自私的刘彦昌。沉香打死了人,照理偿命,这是无需争议的,他也的确没有想逃避这个责任,问题是,秋儿与沉香感情好争着要抵死也就算了,刘为什么也会滋生出这样的想法呢?而且居然还利用妻子的善良做通了工作,照我说,这弟替兄戴罪的想法压根就不应该有。没错,你刘彦昌是个情种,13年来,你时时在念着三圣母,时时在怀念着你们纯洁的爱恋,你是在自己一个大老爷们独自带不了孩子的情况下才娶了相府千金的,没有爱情的基础,你刘彦昌和三圣母才是真爱。
  那么,问题来了,这戏里说刘是在离开三圣母后赶考夺魁后被相爷看中选为佳婿的,我也是奇怪了,这厮在赶考期间能把沉香寄养(或托付给父母也未尝不可),做官后工作忙碌,必得给儿找个后妈,就算这都合情合理吧,那么这13年来,王桂英待你如何,待你儿如何?用刘的话来说,王桂英是个极好的妻子,也是个极好的后妈,对沉香视同己出,对老公也关爱备至,这样一个品行端庄温柔贤淑的女子,你怎么就舍得把她本无罪的儿子送去抵命呢?是,如果沉香抵命了,刘彦昌便觉得辜负了圣母,没有带好他们的儿子,那王桂英呢,在你心里算个毛?这样做不觉得辜负了这个贤夫人? 沉香是圣母的儿子不假,那秋儿呢,不应该是桂英的心头肉?刘也说沉香若去抵命了,就不能够救出压在华山之下的圣母了,留着沉香是为了救他娘亲,可你不想想你沉香打死了人呢,就算对方是个恶霸,常欺负你,但也罪不该死呀,作为一个政府官员,准确的说是个长官吧,刘彦昌这心里还有没有公正公平,有没有对错是非?所以,我觉得这刘彦昌根本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家伙,为了这人仙恋的大团圆,彻彻底底辜负了桂英,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了别人的痛苦之上,还有王桂英,也是个封建社会男权制度下的牺牲品,明知道错不在秋儿,单为了成全丈夫的真爱,尽管内心斗争痛苦了好一会还是把自己的儿子舍了,这女人做贤妻后妈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其实,我觉得应该送沉香去官府,可以以理据争是孩子的失手,并非故意或恶意杀人,争取判个活罪,以其刑满释放后再搭救母亲)这也是我对这出戏喜欢不起来的原因吧,我并不是主张文艺为政治服务,但文艺应该为真善美服务,应该

为天地正义服务,应该为良心服务,宣传积极健康的东西,哪怕是纯粹的纯美的爱情,不要损人利己就好。
  相较之下,我就喜欢孟广禄的新编剧《项羽》,那份骄傲跋扈以及英雄末路的悲壮情怀面对滚滚乌江倾泻,那份爱恋那份情深甚至那份“妇人之仁”在剑舞种挥洒淋漓,这种悲剧的美渗透人心;我也喜欢茅威涛的新编剧《陆游与唐琬》《藏书之家》和《二泉映月》,无论是陆游遭遇的爱情的痛,范容身上的执著还是阿炳心灵的救赎,都完成了健全的人格塑造, 健康的人生导向,他们身上体现的悲剧意识体现着深重的人文关怀,他们内心的挣扎构建着纯净的美学理念,我以为这样的戏才是真正的好戏。
  自然,传统戏也有许多让人难以忘怀的,《宇宙锋》《杨门女将》《逼上梁山》《铡美案》《白蛇传》《锁麟囊》《昭君出塞》《红楼梦》《梁山伯与祝英台》《天仙配》《牛郎织女》等等,给人满满的美感,满满的正能量。
  我是不是太挑刺,不就看个戏呗,看人家演的卖力演的出彩就够了,哪有那么多有感而发?
  还真是作!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