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都要和春住(原)  

2017-03-31 20:22:03|  分类: 吟赏烟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要和春住(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仰头,一树桃花,已灿烂地挂在枝头。在春绿尚未蔓延的院中,冷艳着,独自美丽着。
  春色还未满园,但已关不住这蠢蠢欲动的春意。 
  是谁说过:“人读桃花,桃花读人,字里字外,都是明媚。”
  天空晴朗,烟入云天。读着“二月春风似剪刀”,“春风又绿江南岸”,心里一半明媚,一半落寞。
  想象那些美好的景致,总是活在臆想之中,隔着天青色的烟雨,隔着诗意里的朦朦胧胧,恍惚了记忆。
 
  有天,在手机上又看《江南好人》的视频,心随着那伞,那歌,那丝竹声声,一起悄悄地飘着:“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的雨巷,自古以来,淋湿了无数文人墨客颗敏感的心,洇浸着无数女人心中那缕迷濛却又伤感的情。
  是雨巷的身影,还是那把有着印花的油纸伞?是敲响青石板的高跟鞋孤独的私语,还是那份擦肩而过的缘分?枝头香絮凌乱了多年,暮帆点点,却不是那归人的身影。那个忧伤的女子,是不是走着走着就丢失在了岁月的缝隙,让世人为之着迷并流连在笔尖、素稿;寂寞的丁香,撑开了雨季的緾绵,一把小花伞,就那么寂寂的演绎着情长。
   水墨江南,梦里飘摇,如轻柳翠竹,如羞涩的低眉,在烟雨缥缈里兀自染韵。
  竹笛吹醒了江南,笙歌伴醉了相思。在那样一个爱的流年,是谁徘徊多年,寻找着思念的残影?是谁,在江南云水深处,一个人,独行。采一枝桃花,不知送给谁。临街情更怯,只好偷偷的弃在长亭,只等有缘人,看见那一枝曼妙,两眼一亮,欣喜地捧在掌心。
  梦里帆远,渡口依旧。那一串串脚印的念想,凝结为心底永远的霜花。如若解不开丁香的愁结,不妨轻舟渡口的守侯,那是停歇的唯一,安暖在时光的胸怀。 
 
  手机在握的年代,许多年不曾收到书写的信了,想那桃花读信,该是何等浪漫。
  微信里,总有朋友在我的文字下点赞,虽然不著一字,也让心增添了温暖的色彩,远远的,总让这个春天的滋味,变得绵远而悠长。 
  剪不断的寂寞,抹不去的闲愁。也许,江南的竹篱茅舍,总是湿漉漉的,每一个墙角,似乎都蹲着一卷泛黄的诗词。稍不留神,就抽出了芽,绽出了苞,怯生生,有点羞涩,仿佛一个个小姑娘 ,豆蔻年华,满满的装的都是心事,那心事不能与人言说,只能说给清风流云听。也许,不必哀愁天青色烟雨里独自等待,不必哀愁燕子还有用肢翅剪绿了春天,风月薄凉了眉心,光阴淡去了过往,其实,每一个珍藏在心底的故事,都会留下淡淡的痕迹。
  小区里的枝头,打着许多羞涩的小蓓蕾,羞答答的惹人爱怜,无意间看到一个年轻女子用唇轻触那轻颤的美丽,低眉中开着一朵花的风雅,回眸出含着一滴露的轻盈。我想,这无意间的举动里正包含着真正的禅心,心如明镜,事来则住,事去无痕。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
  惬意于时光的馈赠,一杯幸福,总是能尝到香甜的味道。如三月的安稳,总能感受到如蜜般的静谧。偶尔,在红尘深处,目光会穿透时光的隧道,悠长而深远的,过滤着生活的悲喜。安逸于这样一种生活的状态,沉浸在书页的墨香,那些如丝般的情绪,总是不经意般滑过那些绕在指尖的红尘,走过烟雨的江南,却又徘徊着大漠的苍凉。这一程幸福,谁又是轻易能够得到的?
 
  在春日里行走,总是不经意与那开花的树撞个满怀,羞怯的,妩媚的,张狂的花,让这个春天带着或浓或淡的醉意。
  好想寻一个村庄,在酒旗熏风的竹篱茅舍里,要一壶杏花酒,与喜欢的人拼却一醉。抛却了浮名,只须一壶禅茶,一壶淡酒,一张木头的、竹子的或者干脆是石头小桌,几把简单的竹椅,就可以静听花开的声音。
  春雨姗姗的脚步在前几日偶尔掠过,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闲愁。
  几日不来春便老。昨天还还半展还蜷,粉粉的苞羞怯地打着骨朵,今日却开得有点妖了。颇喜欢水墨烟渚,回廊曲径,记忆中那古典清新时尚的女子,眸中流动淡淡的清愁。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终是无处可寻了,只有春寒料峭,春风摇曳,一个半醉半醒的梦。
  情怀如水。那是被春情浸润的水,流着婉转,流着呢喃,流着淡淡的烟云。
  牵着春的手,抚摸春的小脚丫,把她放在我的心尖上,张开双臂,闭着双眼,感受春的心跳。感受春的美与真,享受春的温柔与缠绵,仿佛一场久远的梦,缥缈又真实,灵动又浪漫,满眼都是热烈,满心都是欢喜,蝶儿翩跹,蜂儿轻舞,风含情,水含笑。无心收拾这种浪漫的情怀,只任一条青石小路,远远伸向云水深处,如一支古老的歌谣,来自遥远的国度。
  有鸟鸣自枝头,滴沥而下。湿漉漉的,带着山水的润音。这种天籁,适合隔帘静听,听它的无邪纯正,听它的低眉含羞,如青丝蓓蕾静静悬在枝头,伊人懒困倚微风。
  王观一首词里说“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其实,无论在哪赶上春,都要和春住!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