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与生命相悦(原)  

2018-04-16 19:22:24|  分类: 吟赏烟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生命相悦(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1.

虽然北国的春天很短暂,但毕竟是春天。尽管有春寒阵阵,依然挡不住草绿的姿态,花红的身影,依然挡不住燕子归来,柳枝摇曳。春天,毕竟是春天,鲜艳,明媚,空气中有蓬勃的力量。春天,不负诗人们热情的讴歌。“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红树青山日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
  想到了《论语》里那段著名的故事。某日,孔子让弟子们谈理想。于是大家七嘴八舌议了起来,有人称想管理一个外忧内患的国家,沧海横流尽显英雄本色。有人比较谦恭,说要管理一个方圆六七十里的国家便好,让国家风调雨顺,老百姓安居乐业。有人更加低调,说只希望做一个祭祀典礼上的司仪就好,端庄典雅唱圣歌传礼仪。老师对这些表述却都不置可否,径直点名说:曾点,谈谈你的理想啊。
  当时的曾点正在鼓瑟,一定是其神醉乎,其态雅乎。听到老师的问话,便铿然将瑟收住,说,我的理想没有同学们伟大呢。老师便说:没关系嘛,但说无妨。曾点于是说:“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段话说的是,暮春时分,穿上为春天新制的春衫,偕同五六个朋友,再带上六七个童子,到沂水边上,沐浴净心,迎着暖暖的春风,去舞雩台下,歌咏抒怀,然后,缓缓归来......
  《论语》的文字很简洁,没有铺排当时的气氛,也没有渲染曾点讲话的表情,但我猜想,曾点一定是微微地扬起脸,唇边笑意浮现,眼神清澈明亮,他的声音一定是平缓而温和的,一句句讲述着,春天的明媚风光便盛开在他的眼角眉梢。那种神往的表情,那份从容的姿态一定是非常动人的,连老师都被深深地感染了,说,我的理想,正和点相同啊!
  这个桥段许多年来被人们反复地谈论,带着某种理想的色彩,某种美感的纯净。孔子算是入世的人,他一直主张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何对曾点这微不足道的小快乐赞不绝口呢?
  我想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曾点的表述。不一定很煽情,但一定很感性,很美好,有着深深的憧憬,有着心灵与身体一起放飞的轻盈和充沛。想想看,挚友并年轻的童子,以自己的方式,沐浴沂水,咏歌雩台,踏着夕阳归来。是时,杏花飘落,桃花含笑,小径深处,炊烟升起,是你的家。二是孔子的内心。孔子的理想是建立美好的大同世界,这个世界是为人们心灵的欢乐而建。作为一个思想深邃的古代思想家,孔子的理想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些世俗上的追求,他必然有超越世俗的追求。他一生的努力其实就是为了能够有从容的心情拥抱生命,与生命两情相悦。就像《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临别茅庐时对他的弟弟说,你把我的茅庐看好了,日后我还回来。当然,一生奔波的孔明没能回去实现“躬耕陇亩”的愿望,但我相信,大智慧的诸葛亮是使命感的驱使让他一生负重,我相信,他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生命担当,而“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是他的生命向往。
    2.
  孔子也罢,诸葛亮也罢,说到底,他们是为社稷而生的人。有了他们,历史有了改写,社会有了推进。他们或者没有充分的时间和心情享受他们心中理想的欢悦,但他们的内心,一定为这和平,为这怡然自得的生命体验预留着位置,尽管,他们还是远离了心中的春景天。
  但是,作为区区小老百姓的我们,就便当了许多,我们不必劳社稷,忧天下,我们只是想享受简单的快乐,享受生命的喜悦。想起《诗经.横门》: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
   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
   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
   岂其娶妻,必宋之子?
  我们不妨这样翻译:
    
横木为门的简陋茅屋下,

  可以让人栖身歇息。

  泌邱那汩汩涌动的泉水,

  既可止渴也可充饥。

 

  难道想要吃鱼时,

  一定要吃那黄河的鲂鱼?

  难道到了娶妻时,

  必须要娶齐国的姜姓贵族女?

 

  难道想要吃鱼时,

  一定要吃那黄河的鲤鱼?

  难道到了娶妻时,

  必须要娶宋国的子姓豪门女?
  诗中所描写的是一个安贫乐道、自守自慰的隐者形象,他支横木以安身,饮清流以充饥,不追求食色之欲,只唯求随缘自适而已,表现了安于贫贱、不慕权贵而悠然自得的闲适心情。 有了这种“从不追逐食色之欲,只求随缘自适而已”的生活态度,自然也就有了淡泊高雅的情趣。诗中的“横门栖迟”和“泌水乐饥”,后世成为了“安贫乐道”的代名词。
  3.
  还有一个相传甚广的寓言:富翁到海边度假,看到一个渔夫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他觉得这种方式很不靠谱,就问渔夫,天气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多打鱼呢?渔夫说,打那么多鱼干吗?富翁说,卖钱啊。渔夫说,要那么多钱干嘛?富翁说,你就可以不打鱼,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了。渔夫说,我现在已经这么做了啊!
  曾经看到过杨澜主持的一期节目,也讨论了这个寓言。显然,杨澜觉得富翁的话更在理,她预设了一个问题:假如渔夫今天不打鱼,明天就可能吃不上饭,因此必须要打到足够的鱼,才有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资格。渔夫的做法是典型的胸无大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那么,问题来了,杨澜你怎么知道渔夫没有备下明天的口粮呢?我想,杨澜们和渔夫们,对明天的早餐很可能理解不同。渔夫的早餐很可能一条小鱼即可,杨澜们的早餐却要用三五条鱼换到的钱买来精致的高蛋白,高营养的早餐,或许再配上几朵含苞欲放的玫瑰来渲染浪漫风情。可以说,杨澜的说法,透着现代人深深的忧虑,这种忧虑的背后是一种不安全感。明天这个词,对于渔夫们可能就是太阳再次升起的日子,而对于杨澜们,却是一个茫茫无限的未来。他们依赖现在的拥有,于是对未来更加的患得患失。他们认为唯有不断的努力,穷尽一生去拼搏,才能时刻拥有令人“羡慕”的生活,比如豪宅,名车,名表,时装,奢侈品。说到奢侈品,我这吃不上葡萄的人总觉得那是一个概念,这种卖的昂贵的概念影响着我们感受生命的质感。
  改革开放的起始阶段,一句口号喊的很响:“时间就是金钱”,于是人们恨不得将自己的时间都换成金钱。我们顾不上反向的想一想,金钱也是时间啊,为什么不可以,把准备买奢侈品的钱换作我们享受生命的时间呢?
  这几年,我们越来越对木心、梭罗等等的感兴趣了,怀念那种慢的日子,向往那种瓦尔登湖的生活。梭罗在其书里这样表述:懒惰是最诱惑人的事业,它的产量也是最丰富的。我这样偷闲地过了许多个上午。我宁愿把一日之计在于晨的最宝贵的光阴这样虚掷;因为我是富有的,这话与金钱无关,我富有阳光照耀的时辰以及夏令的日月,我挥霍着它们;我并没有把它们更多地浪费在工场中或教师的讲台上,我一点也不后悔......
  让每个人像梭罗这样生活当然不可能,但我们仍然需要这样的声音,需要在朝着华服美食豪宅名车奢侈品孜孜不倦拼出“人”样的艰难路上,停下疲惫的攀登,问一问自己的心灵:怎样的生活才是与生命真正的相悦?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