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中的呓语

站在时间的路口成长,生命只是一场幻觉,像清寒的水,轻轻滑过幸福的时光......

 
 
 

日志

 
 

乱弹.清明(原)  

2018-04-05 21:29:08|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乱弹.清明(原) - 雪卉 - 麦田中的呓语

 

昨日的雪下了多久,我不知道。今晨起来,已是草木花朵上的积雪洁白地挂着,空气湿润,道路泥泞。春天的温暖星点不见,只有寒流阵阵,冷风扑面,俨然是冬天的延续。
  这个漫长而执拗的冬天,舍不得离开,舍不得让田野的庄稼早点耕种,舍不得让万物适时的生长,姹紫嫣红。莫非,就只为一年一度的清明来临,莫非,就是为祭扫的人们点缀一分悲凉?
  四月的阳光被多情的雪,捆在九天之外的银河,湿漉漉的空气弥漫着一丝伤感。雪打新枝,似在诉说一腔幽怨的呓语。
  踏着清晨的薄凉,我的脚步从往年的南向而转为东去。是的,随着市区的改造,公园的构建设想,父亲的骨灰已从小城的东南转向了东北——牛驼寨骨灰寄存处。他将在这个新建的新的环境里继续着天堂的日子,无论孤寂还是新鲜。
  那天,我们办理父亲的骨灰迁移时是一个三月的芳菲天。一帘春风,艳阳当空,戚戚天涯路。
  曾记,那年深秋。父亲在本不该离去的年龄溘然长逝,突如其来的悲哀如瞬间而至的倾盆大雨把心路堵得水泄不通。我们四个,还有未曾老去的母亲,一同送父亲远行。
  那个清晨,秋天的霜露浓重地结着厚厚的痂,我们抱着父亲的遗像,看着他永远定格在英年气盛的年龄,看着他嘴角漾过的一丝浅笑,看着他,明亮的眼睛,轮廓分明的脸庞,以及,还未来得及全部变白的灰发;我们抱着父亲的骨灰盒,感受着他的寸寸肌肤在一点点起皱,萎缩,感受着他曾经的体温在一点点地变成冰凉,感受着他曾经沸腾的血液在一点点凝固,然后,成为没有血色的苍白。我们就站在双塔陵园的台阶上,向着西方,一字的排开,以我们风华正茂的岁月写下了那份永远沉重的哀思。
  那一年,我的女儿两岁半。那一年,我亲爱的弟弟妹妹还未走进婚姻。那一年,我中年的母亲乌发浓密,健步如飞。
  曾记,年年清明。我们总会相伴而行,种在心里的哀痛在年复一年的细雨迷蒙中,在年复一年的桃花怒放时,在年复一年细碎的脚步踏出泪痕后。我们渐渐的长大,父亲的气息越来越远。我们渐渐的少了眼泪,更多的是絮絮叨叨的悄悄话。
  我们会告诉他,我们的母亲坚强着,健康着,乐观着,美丽着;我们会告诉他,我们的孩子们活泼着,阳光着,善良着,茁壮着;我们会告诉他,我们温厚着,团结着,相亲相爱着;我们会告诉他,我们的国家,我们生活的小城天翻地覆的变化着,日新月异的发展着......是的,我们总有许多说不完的话,付诸在青烟袅袅的凭吊中,我们总有许多情,化作四月里的春风缕缕,抵达他的国度,环绕他的世界。
  是的,我们的泪水也许不再汹涌彭拜,我们的呜咽也许不再哽在喉间,我们的日常谈论也许不再是满满的父亲的话题,可是,年年清明,春草绿着,春风吹着,我们怀念的心依然醒着,醒在桃花的嫣红中,醒在梨花的雪蕊中,醒在浊酒一杯的感慨万千中。
  曾记,岁岁深秋,月圆之后,父亲离去的日子。我们也会尽可能地聚拢,一次次踏上熟悉的路途,一次次在叶扫秋风的寒凉中站在父亲的格子间。透过玻璃窗,那面鲜红的党旗依然,党旗下站着的父亲依然,白色的衬衫,灰色的长裤,背景是绿色缠绕的青藤。透过玻璃窗,那本专门与他陪伴的《脸谱大全》依然,一千多个戏曲人物脸谱以绝不雷同的形象分明着,那是走在戏曲舞台上的丰满人物,他们与父亲对话,精彩着父亲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活。
  是的,父亲生前爱着文学、历史、戏曲,在红尘纷扰中,总有别样的精神生活丰富着他的内心。它们也许只是父亲虚拟的世界,爱恨离愁交织,生旦净末齐全,但总有正义与善良点亮心灵之灯,总有温情与爱谱写正义之歌。那个世界,不仅仅是父亲虚拟的,也一定就是父亲向往的,永远有着和谐宁静,永远不会有荒烟蔓草。也许,父亲终究走进了他的世界,走在他自己的书中,史中,戏中。
  如今,父亲从熟悉的双塔陵园迁到了牛驼寨。住在高高的四楼,站在高高的五台。那里会有一览山小的风景,会有清澈的蓝天,朵朵白云飘浮,会有高贤圣僧袈裟飘然,精神矍铄,神采飞扬地布道讲学,没准还有玄奘、弘一这样的高标清流。
  我们第一个在牛驼寨的清明,寒流终将留不住积雪,它们慢慢地融化着,融入厚实的泥土中,化作来年春的肥沃。我们告别父亲的新格子间,望尘路漫漫,叹苍茫浮世。人生旅途的风雨、繁华,愤世嫉俗、浮沉,经过岁月的洗礼,让我们多了一份沉淀、成熟、豁然,教会我们且行、且思、且忆、且忘、且惜。
  水汽氤氲的午后,薄阳轻轻的挣脱云层的怀抱,倾泻在大地,以依然透着寒凉的光束抚摸着雪花清洗过的新枝,浅阳下云烟俱净。清新的绿枝,温润的色调,如此舒展。
  四月,告别清明,告别亲人,告别心底怅然的怀思,终将迎来明媚的春光。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